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作者|脚麻吗  来源|AI蓝媒汇(ID:lanmeih001)

阅文掀起的风浪还在继续,资本化的进程正在搅乱网文的半壁江湖。

但坦白讲,将阅文的动荡上升至整个网文圈的动荡多少夸张了,从起点到盛大再到腾讯,爸爸的名字换了无数个;从崛起到融资再到IPO,每一次主体的变更都在推高这个网文老大哥的声量……

但阅文变了吗?并没有。

18年的江湖沉浮,玩的依旧是那十万种马文的生意,整合了20多家网文平台,
从起点进化来的阅文,还是只能掀起网文江湖的半壁腥风。

剩下半壁,是六大门派千万侠士都围攻不下的光明顶——晋江。

1

其实,现在的晋江和阅文在声量上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前者是背靠资本折腾到上市的“中国版漫威”,后者却依旧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私有化企业,员工人数不到100。但我敢保证,声量的差别并不影响公司的运营,
晋江不说话,但从未停止闷声发财。

或许,从创始人团队的属性就可以看到这两个公司写在基因中的差异。

阅文的创始人是以吴文辉为代表的六人兄弟帮,听听他们的网名——宝剑锋、藏剑江南、黑暗之心、意者、黑暗左手、5号蚂蚁。不用说也能知道这里充满了江湖上的快意恩仇。

而晋江则是彻底的夫妻店,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黄艳明(网名iceheat)与刘旭东夫妻的爱情结晶。

所以无论戏里戏外,阅文的故事都写满了厮杀、决斗与热血,晋江则只关心爱情、爱情和爱情。

年轻人,你对爱情的力量一无所知。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夫妻是受法律保护的利益共同体,分手容易分家难(没错说的就是当当);而兄弟一天不打架就浑身难受,最容易搞出分赃不均的帮派斗争。

这一点在晋江和阅文身上投射得极其明显。

18年来的沉浮,兄弟帮轮流拜了多少个资本山头?曾经的“爸爸”盛大文学有过无限接近一统网文江山的可能性,起点、纵横、潇湘、榕树下……散落在各地的番邦小镇全被100%收至麾下。
唯独晋江,只让渡了50%的股权,成为了盛大得到了身也得不到心的美人白月光。

而随着吴文辉这个关键人物在资本局中的来来往往,晋江又回归到了黄艳明夫妻二人掌权的时代。
在这场持续了17年势均力敌的较量中,晋江以不变应万变,光看对手喊打喊杀地自己折腾自己了。

2

如果说晋江曾为自己的商业化做过什么努力,或许只有一件事——
哄好作者。

虽然,晋江在作者圈内的口碑也是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但还是那句话,
不是它做对了什么,只能怪对手做错了什么。

“江湖”平静的时候,总有人大骂晋江黑心压榨,而一旦“江湖”掀起风雨,晋江作者一水儿地握紧合同乖乖闭麦。

没什么秘诀,全靠同行衬托。

就像这次阅文轰轰烈烈的“五五断更节”,归根到底还是收益分成引发的矛盾。根据新版合同的规定,阅文与作者要评分订阅销售净收益,但要刨除渠道费用等成本。也就是说分成比例还是5:5,但跟你分多少是我阅文说了算。

且刨除的这部分成本并不透明。日前阅文在补充声明中强调,所谓的净收益不等同于财报公示的净利润。

而对于头部作者更看重的版权收益,阅文的胃口更大,合同规定,包括电子销售、音频改编,阅文与作者的分成比例为5:5,纸质图书收入分成为3:7。

听听,这都是什么厥词?翻译过来就是,
版权大头都是我的,至于付费收入,鬼都别想知道我究竟分走了多少钱。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相比之下,晋江的胃口就小多了,根据网传2016的一份签约合同可以看到,在付费收入方面晋江与作者依旧平分,甚至web端的收益平台会让利为4:6。

而同样是面对头部作者,晋江和阅文的态度几乎是天壤之别,前者规定纸质图书收入分成为2:8。
是的你没看错,占8的是作者,不是晋江。

影视化、动漫化等特殊版权收入在晋江是白纸黑字的5:5,在阅文则需要另拟合同因人而异。

阅文和晋江,谁有良心并不好说,但谁没良心可是一目了然。

3

大概是因为兄弟的江湖里要的就是“大家一起发财”,
阅文担负的是股东的收益与市值的想象空间,必须不断书写新的增长点,所以网文写作早就不是这里的核心,新的故事属于版权运营。

阅文不是不要兄弟了,它只是不要这帮码字的兄弟了。

晋江不一样,大部分女孩子都(装作是)小鸟胃,我只分“一点点”收入就够了。所以,17年来,晋江始终维系着这种与作者之间微妙的平衡,无论阅文如何崛起,总能凭借这股平衡保持着蛇随棍上的纠缠。

呵,女人,还真是难缠。

女人最擅长哄女人,从创始人哄作者,再到作者哄用户,屡试不爽。这一点体现在晋江对题材的把握,无论面对多大的政策与舆论压力,
晋江从未放弃耽美,甚至给予了它足够的生长空间。

这么多年来,晋江对耽美题材最过火的打压,大概就是给它改了一个“纯爱”的名字,并将这个货真价实的“头牌”,藏在了“言情”这个挡箭牌之后。(耽美/纯爱=同性之间的爱情故事,以男男为主;言情=异性之间的爱情故事)

直至耽美成长为晋江、甚至是整个网文生态下“女频”的代名词。

年轻人,你对男人和男人之间爱情的力量,一无所知。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2019年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江南、天下霸唱已经让位,榜单中第一次出现了晋江耽美作家Priest的名字,名列17。

十年前,在晋江写耽美还得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呆在小众圈子里,出版都要担心政策风险,影视化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多数作者抱怨自己写到死也不如言情版块挣钱。谁知道十年之后,时代不一样了,男人和男人也能在屏幕上搞对象大谈“社会主义兄弟情”了。

如今打开晋江首页的各大排行榜,多数是蛰伏了十年以上的耽美作者在吊打言情。

差距有多悬殊呢?
晋江作者积分榜前20名中,只有一位言情作者,排名17,其他全部是耽美。如果按照作品积分排名的话,
言情总榜第一的作品在耽美总榜中大概只能排到30名开外,且差距是数十倍的量级。不仅如此,言情榜里还总是能混入耽美大神“玩票”的身影,你说找谁说理去?

举例来说,截至5月8日言情榜第一的《敛财人生》字数达到1000万,
作品总积分为87亿,而耽美榜第一墨香铜臭的《天官赐福》字数只有100万,
作品总积分超过了327亿。

而这些积分,都是靠粉丝的点击、收藏、购买、打赏刷出来的,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谈到墨香铜臭和《天官赐福》,或许多数人并不熟悉,但这位作者在去年有一部“小试牛刀”的作品名为《魔道祖师》,
被改编成网剧名为《陈情令》,直接将肖战和王一博捧上了超级顶流的位置。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年轻人,你以为这就是晋江耽美文的全部实力了吗?图样图森破。

再提几个经典IP吧,刚刚扭转了晓明哥油腻口碑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只是榜单之外的一个“小透明”;前年捧红朱一龙的《镇魂》在这个积分榜上排名44;上述那位送作者Priest登上富豪榜的《默读》排名20;以及远销海外的《琅琊榜》,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该作者出走晋江,将写了一半的小说搬到了起点……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但晋江,依旧是对手翻不过去的耽美大山。

当然,在耽美大幅崛起之前,晋江的言情也是能打的,《甄嬛传》《步步惊心》《琅琊榜》《何以笙箫默》《欢乐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均出自晋江之手。

只不过这其中某些作品因涉嫌抄袭、融梗以及更多利益问题最终出走。不得不说,在这方面“阿晋真的很严格”,
谁让他们敢抄耽美作品呢?

所以,这份过度保护也伤了不少言情作家和读者的心,公认的说法是耽美板块的崛起最终让传统言情作者在晋江没了立锥之地,一时间各方谣言四起。

无论如何,“晋江三千小吊带,起点十万种马文”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如今耽美才是女频中的王者。

4

晋江维护耽美,也是有理由的。无论从版权化还是日常运营的角度来看,
腐女的消费能力都无法想象,甚至形成了一种类似饭圈流量的“脑残”逻辑,成为了晋江和耽美作者的提款机。

在晋江写耽美究竟有多赚钱?随便挑一个上榜作者算算她的打赏收入就可见一斑。

在晋江纯爱总分榜(原耽美总分榜)排名第六的一部作品中,作者每章都会统计虚拟礼物,也就是打赏的赠送名单,以示感谢。

在随机挑选的一章中,虚拟礼物共计562300点晋江币,折合人民币5623元。这部小说共计84万字,161章,粗算下来打赏收入就接近100万元。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而这个数字,只是基于连载当天的统计,完结后的长尾收益并未算入其中。

那么这位“躺着赚钱”的作者有多少部作品呢?
24部,仅打赏收入就超过千万元。

当然,这还是在线收入中的一部分,比打赏更大体量的订阅数和订阅金额并不公开,无从估量。

众所周知,对于头部作者来说,无论是订阅付费还是打赏数字都只是收益中的小头,真正的大头是版权收益。

这位躺赚的作者11年间的24部作品中,版权签约情况为:
影视剧7部、广播剧8部、漫画5部、游戏4部、动画1部、有声读物4部、实体书出版8部(不含再版次数)、音乐签约1部。

你看到人民币闪耀的光芒了吗?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而在晋江,以这样的吸金能力,放在“收入金榜”中,充其量算个中位数。

与之同级别的竞争者共计14个分榜,336部作品,这份金光闪闪的榜单,少说也能给晋江带来几亿的收入了。

336个每日刷新的变动席位,为晋江种下了一片名为“摇钱树”的森林。

再强调一遍,上述计算的仅是在线收入,也就是阅文财报中是主营但增长乏力的那一部分。这样回头再看后者一年37亿元的营收,仿佛也就没那么耀眼了。

除此之外,由于体量只是阅文的四分之一,且在版权收益上只管卖了分成绝不自主运营,晋江肉眼可见地省了下一大部分行政开支和运营成本。晋江的官网页面,除了把“耽美”改成了“纯爱”,十多年来都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

APP端也只是象征性地维护了一下阅读界面,除此之外的UI设计看起来仿佛上个世纪的产物。

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躲在暗处的晋江正在闷声发财

公开资料显示的融资进程,还停留在2014年的天使轮。
天使轮,恐怕还不到一部榜单级作品的打赏收入吧?这条信息是开玩笑的吧?

富从简中来,论鸡贼谁也比不过晋江。

我们几乎可以想象黄艳明和刘旭东夫妇在日常谈恋爱的间隙,背后偷偷数钱的身影。但一位不愿具名的热心网友提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看了十年晋江文的我和我身边所有小伙伴,从未在晋江充过一分钱,始终没底线地靠盗版资源“白嫖”。

晋江真的如想象中那般赚钱吗?

答案细思极恐:数钱数到手软的人是没空管盗版生态的,因为他们的付费用户足以支撑整个生态的运行。

十几年大规模的盗版泛滥都没有让这些作者放下手中的笔,相反可看的网文越来越多,头部作者的坑品不降反增,可见晋江已经构建起来的网文生态有多牢固了。

夫妻店发展而来的晋江没有复杂的股东结构,不存在资本化的套现需求,就像国内另一大资产成迷的夫妻店德云社,赚钱是肯定的,但数钱的工作就不需要吃瓜群众操心了。

胃口小一点、投入少一点,对手折腾的动静再大一点,不出意外晋江这种闷声发大财的日子至少会比阅文更久一点。

能够打倒晋江的,可能只有扫黄打非办了,但据说现在阿晋在这方面变得愈加严格,已经到了脖子以下都不能裸露的程度,作者们为了讨好读者,只能暗搓搓地找到更多新的途径“炖肉”、“开车”。

具体是什么?我不说,我得积德。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9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