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超标超前培训,开出“负面清单”后的行动更主要

  小学低年级不能学习汉字生僻字、繁难字,也不能举行英语誊写训练,整个小学阶段都克制解说国际音标——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试行),为各地查处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提供了依据。(见5月10日《北京青年报》)

  长期以来,校外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征象十分普遍。新闻中的负面清单为违规培训划出了硬杠杠。

  不外,有了负面清单并非一劳永逸。此前虽然没有这样清晰的红线,却也有界限。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生长的意见》,要求“培训内容不得超出响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工具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跨越所在县(区)中小学同期进度。”但有媒体观察发现,许多培训机构依然在举行违规培训。

让电子证据新规助力劳动者依法维权

司法意义上的电子证据,是指在案件发生过程中形成的,以数字化形式存储、处理、传输而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期待各级法院能够在电子证据新规下,为劳动者依法守住应有的权益。

  从某种意义上讲,停止超标超前培训,不缺礼貌而是缺执行。一直以来,超标培训几近成为公然的隐秘,却很少听说有哪所培训机构因此受到处罚。与负面清单相比,我们更需要的是加重处罚。增强巡查监测,流通举报渠道,严肃查处并实时向社会转达,有助于以儆效尤,形成震慑。

  校外培训机构在现实中异化为应试教育的“急先锋”,一方面由于家长们的“起跑线焦虑”,希望通过超标超前培训让孩子领先身位;另一方面,教育资源不平衡也在推波助澜。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培训班,希望在择校考试中脱颖而出。

  停止超标超前培训,不能是教育部门“剃头挑子一头热”,要害还要赢得家长们的明白认同,形成协力。首先要让家长认识到违反教育纪律的超标培训,加重学生学习肩负,反而容易使其发生厌学情绪、逆反心理,造成后劲不足。其次,更主要的是加速推进教育资源供应侧结构性改造,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合理设置。当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正、有质量的教育,抢跑就失去了意义,超标超前培训也就失去了生计土壤。

  张淳艺

【编辑:李赫】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8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