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帽子城”从何而来?

  北京的“帽子城”从何而来?

  郭京宁

  今年年初,金中首都墙遗址考古取得主要功效,首次发现金中都外城护城河、城墙、马面、顺城街门路等外城城墙系统。历史上,北京自辽代以来,经金中都、元多数,至明清北京城,外城的位置和款式一直在转变。北京外城的历史演变,反映了古都北京的计划建设理念。

北京的“帽子城”从何而来?

金中都外城回复示意图

  辽南京城

  基本沿用唐幽州城

  《管子·度地篇》云:“内为之城,城外为之郭。”《尔雅·释名》:“城,盛也,盛受国都也;郭,廓也,廓落在城外也。”内城叫“城”,外城是内城外围修筑的又一层城墙,名“郭”。多重的防御系统,对于焦点的内城来说,倍觉平安。

  城郭之制是我国古代都会计划建设的主要形制。“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漫长的古代社会,险些所有的中国都会,都是由那一重重的墙和一道道的门组成的。犹如瑞典学者喜仁龙语:“城垣是中国古代都会中最基本、最引人注目而又坚硬耐久的部门。”

  辽南京城主要位于原宣武区西南,基本沿用唐幽州城,只是把城墙重加修筑。现在城墙的踪影已不见,凭据史籍推断,其北城墙在白云观北侧东、西一线;南城墙在白纸坊东、西街一线;东城墙在烂缦胡同与法源寺之间;西城墙在会城门至莲花河东岸。《辽史·地理志》载,南京“城方三十里,崇三丈,衡广一丈五尺”,一共8座城门,周围各2座。

  金中都外城

  向三个偏向各扩三里

  金代海陵王完颜亮为了进一步钻营向中原扩展,并脱节旧势力的控制,决议迁都燕京,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根据北宋汴京(今开封)的规制加以改建。

  中国的首都生长到了北宋,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结构上,北宋以前首都内的皇城多偏在一隅或一方,如唐长安城中的皇城偏居城北、辽南京城的皇城在西南隅。而北宋开封,皇城则居于城的中央区域。金中都若是要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学汴京,必先改变“子城就罗郭城西南为之”的款式,改成犹如汴京三套方城那样的款式,就需要扩展外城的局限。

  金中都是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将东、西、南三面外城墙各自向外扩展三里而成。建成后的中首都,位于今北京城区西南部,呈长方形,由外城、皇城、宫城三部门组成。

  外城北城墙仍沿袭辽南京城的北城墙未变,长4900米,东城墙在今陶然亭南北一线,长4510米,南城墙在今右安门外凉水河以北一线,长4750米,西城墙在今丰台区高楼村南北一线,也就是此次遗址考古有重大发现的地方,长4530米。城墙周长共18690米,所有为夯土版筑而成。

  历经八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厚重的城墙在时光中颓垣,外城至今只有三处夯土城墙仍巍然屹立,诉说着昔时中首都的绚烂与壮观。位于丰台区凤凰嘴的西南角城墙,看起来只是一个矮矮的土丘,上面长满灌木和杂草,但已经是三处城墙中最大的一处,器械长二十余米,高约3米,凭据这次考古可知,宽约24米。

  元多数外城

  城方六十里,门十一座

北京的“帽子城”从何而来?

  明清北京城凸字形款式示意图

未来网评:“冷清”春运背后是浓浓的家国情

春运数据看似冷清,实则是一种冷静与理性,是面对抗疫和团聚,亿万中国人民做出的抉择展现,无不彰显出浓浓家国情。从春运初期数据清晰可见,有近千万旅客或是因家中老人年事已高,或是必要公务出差等原由,而不得不“刚性”出行。

  元世祖忽必烈于至元元年(1264年)八月,改燕京为中都,作为陪都。由于旧城受战火焚烧及都会水源缺乏等缘故原由,三年之后另建新都。至元九年(1272年)二月,改中都为多数。今后,多数城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闻名于世。

  元多数的建设始终贯串皇权至上的头脑,在平面上采取了中国传统的“面朝背市,左祖右社”的设计原则。至元四年(1267年)动工,历时16年城内修建工程基本完成。一座雄伟壮丽、举世无双的首都耸立在华北大地上,并随着今后都会经济的繁盛而成为驰名天下的首都。

  多数由外城、皇城、宫城组成,其总体设计模式虽然严酷遵照传统的儒家学说,但营建规模却远超过“城方九里”的旧说。据《元史·地理志》纪录:“城方六十里,门十一座。”平面略作长方形。经由考古勘探,多数外城周长为28600米,东城墙长7590米,西城墙长7600米,北城墙长6730米,南城墙长6680米。周围辟门十一座,南面三座,分别为文明门(今东单南)、丽正门(今天安门南)、顺承门(今西单南)。北面二门为健德门(今德胜门小关)、安贞门(今安定门小关),东面三门为光熙门(今和平里东)、崇仁门(今东直门)、齐化门(今朝阳门),西面三门为平则门(今阜成门)、和义门(今西直门)、肃清门(今学院路西端)。南城墙在今长安街稍南。

  外城的每座城门内,都有一条笔直的干道。两座城门间,加辟一条干道。

  外城的城墙系用夯土筑成。城基宽达24米,墙体略收。为了使土城牢靠,在夯土中使用了“永定柱”(竖柱)和“纴木”(横木),其作用相当于现在混凝土中的钢筋。北京城被称为“哪吒城”的说法之一,即是城墙好像被穿上了“荷叶裙”;同时开有十一座门,犹如三头六臂两足。

  多数的外城现仅存北墙和西墙的一小部门,为防止雨水冲刷等问题,城墙顶部设有半圆形瓦筒,用于排水,并用苇草自上而下将整个城墙遮盖起来,称为“蓑城”。

  城墙虽为土筑,但城门脸处则为砖面,门楣上方镶石质匾额,标其门名。外城的四角还设有角楼,今开国门桥南侧的古观象台,就是元多数东南角楼旧址。《马可·波罗游记》载:“每门之上及城角之上,均有宏丽之殿一。”城墙外部等距离建“马面”,其外有护城河围绕。

  元代末年,政治日益溃烂,阶级矛盾加剧,广大人民纷纷起义。元室临危,为了牢固多数城防,至正十九年(1359年),元顺帝下诏“京师十一门皆筑瓮城,造吊桥”。1969年拆西直门箭楼时,发现了元多数和义门瓮城城门遗址,印证了史籍的纪录。

  北面城墙位于现在德胜门外祁家豁子一带,并向器械两侧延伸。现在仍保留有土丘遗迹,俗称“土城”。器械两面城墙的南段与明清北京城的器械城墙是重合的。

  明清内外城

  凸字结构 南北相接

  明代朱棣称帝后,从永乐四年(1406年)最先营建北京城,到永乐十八年(1420年)基本完工,前后达15年之久。这时的北京城,依然采用了元多数的款式,又参照明初国都南京的形制,汇集了我国历代王朝首都修建的精髓,集中体现了封建时代“普天之下,惟我独尊”皇权统治的威严。

  明清北京的外城和之前的外城,不是统一观点。明清的外城与内城,不是包罗关系,而是南北相接。明初的北京城为防止元朝残余势力的南侵,将北城垣向南推移五里,另建新的北城垣,重加修了东、西、南三面城垣。明正统年间,城墙升级了,内外所有改为砖砌,并加厚加高,北城墙甚至高到四丈。这座城被称为内城。

  从成化十二年(1476年)最先,不停有人提出增修外城的建议。嘉靖年间,蒙古军队的威胁依然存在,这一提案被许多官员跟帖。可是国库空虚,嘉靖天子不是不想修外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那时北京城郊尚遗存有金、元土城故址“周长百二十余里”,如能“增卑补薄,培缺续断,可事半功倍”。兵部尚书聂豹亲自度量了京城外的地形,以为可利用土城遗迹修筑外城,以省工省时,天子委曲赞成了这个方案。

  最初设想在元多数旧址基础上,向东、西、南、北周围睁开,将内城和先农坛、天坛围绕起来,并在城之四角修建角楼,以利警戒和防守。可正式施工后才发现人力、财力的支出比原来设计的要大得多。朝廷财政拮据,内阁首辅严嵩受天子的嘱托,到工地巡视,实地检查后提出,应先筑南面城墙,限期完工,其余分期施工。说白了就是有钱再干,没钱暂停。

  于是,北京城南已经筑起的一面城基,东折转北,接城东南角;西折转北,接城西南角;把南郊住民及商业浓密区域包了起来。筑城时,就地在墙外挖土夯筑,每隔四五层土加夯一层土与碎砖瓦的夹杂土,外皮包砖。同时,护城河也在开挖,城成河就。

  此时北京外城东城垣稍外凸,南城垣稍内凹,形似内城之冠帽,以是外城俗称“帽子城”。外城从东到西有8公里长,南北宽约3公里。

  在都会功效方面,外城与内城区别很大,外城的性子是拱卫内城,以是其城墙、街道与住民修建规格都比内城低,居住者也多为普通百姓和寻常商人。外城的门楼比内城的矮小,最高的永定门通高才27.1米。

  至此,北京城共有城门二十座,即“里九外七皇城四”。外城共有七座门,南面为永定门、左安门、右安门,东为广渠门,西为广宁门(清代因避道光帝爱新觉罗·旻宁讳而改为广安门),东北和西北隅还各有一门,分别叫东便门和西便门,各建门楼和月城。东便门外的残城墙是迄今保留下来的惟一明代外城城墙。

  由外城和内城组成的北京城,平面呈“凸”字形。这座巍峨壮美、气势恢宏、千姿百态、金碧绚烂的明清帝都,堪称历史文化名城、天下修建之瑰宝。 (作者单元:北京市文物局)

【编辑:姜雨薇】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50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