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宏嘉信资本:用创业经验做投资,要保持能吃苦的“乙方心态”

资本造新加速,盘点2020年食饮行业112起投融资事件

哪个品类赛道最热门?

文|黄祝熹 姚雪蕾

“SIG的王琼投头条、高榕投拼多多这样的案例,一辈子能够有一次这样的投资经验,我就觉得此生无憾了。”国宏嘉信创始合伙人马志强毫不避讳地告诉36氪。

相信在2015年双创大潮之下成立机构们,无一不是被如此业界传颂的“经典案例”所驱动着。

时间飞速转至三年后的2018,资管新规影响下的募资环境堪称寒冬。顶级机构超募比比皆是,肩部机构勉强完成募资,大量的情况是募不到钱的机构逐渐消失于市场喧嚣之下,一级市场的“强者愈强”、“马太效应”成为行业共识。

国宏嘉信恰恰是一家成立于火热2015的VC机构,成立之后,他们马不停蹄地投资了超过30个的项目(包括:蔚来汽车、纵横文学、Blued、Kika、恺兴文化、奇树有鱼、明星动画、菠萝斑马等),还迎来了蔚来汽车(NYSE:NIO)、BlueCity(NASDAQ:BLCT)等项目的IPO。

趁热打铁地,国宏嘉信从2019年开始募集第二只基金,最终在2020 年携手深圳天使母基金、福田区引导基金及中手游等,成立了一支专注于战略新兴行业投资的早期基金,主要围绕深圳战略新兴产业和深港澳青年创业项目进行重点布局。目前,国宏嘉信天使基金已经完成了9个早期项目的投资,标的分布在AI、物联网、视觉识别、工业无人机、区块链、机器人等领域。

在投资逻辑上,国宏嘉信总结出了他们大道至简的原则——项目须要具有以下两个重要标签:第一,项目必须是能长出“鲨鱼”的行业,成长在广阔的“海洋”(足够大的赛道或者业务模式);其次,创始团队要拥有顽强地自我学习能力,创业韧劲和创业决心——这一点偏好是基于国宏嘉信核心管理团队的创业经验而形成的。

国宏嘉信资本三位创始合伙人:冼汉迪、肖健和马志强,都曾参与过港股上市公司中手游科技集团(00302.HK)的创业过程,并在公司成功上市后转型成为投资人。创业者的身份,使得三位合伙人在做投资过程中,始终保持有对投资和行业的敬畏感。

国宏嘉信资本:用创业经验做投资,要保持能吃苦的“乙方心态”

国宏嘉信三位合伙人(从左到右为马志强、冼汉迪、肖健)

创始合伙人马志强告诉36氪:“投资是一个竞争差异化手段很差的行业,本质上就是拿着资金去找好项目,但优质项目是稀缺的。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拓展自己的能力边界?如何吸引优秀的团队?怎么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让自身对于项目来说更有价值?“

 用创业者的心态做投资,我们一直是同路人

中手游科技集团(00302.HK)创立于2009 年,在2012年成为国内首家登陆美国证券市场的手游公司,上市时主要股东包括中国两大主权基金(社保基金和中国投资)、 联发科技和香港新世界等知名投资者。2015 年 8 月,中手游从美国私有化回归,三年后登陆香港主板,引入包括快手科技、 Bilibili、阅文集团微博、三七互娱、掌趣科技、香港恒基地产主席李家杰等优质基石投资者。

国宏嘉信资本三位创始合伙人正是基于在中手游丰富的创业经验和人脉资源,在基金“零PR”的情况下获得了中手游,联发科技及广达电脑控股股东家族成员等多位LP的认可,进而快速完成首支基金的募资。投资初期,国宏嘉信主要将资金支持于那些他们熟悉领域、熟悉团队的创业项目上,在“能力圈”内做项目的价值判断。

“对于早期创业者来说,创业本质上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过程中会不断遇到、分析、解决大量没有面对过的问题。”国宏嘉信创始合伙人马志强告诉36氪,“我们创业时期也是从0开始发展,不断地克服困难,才能成为一支在整个全球资本市场都具有丰厚经验的团队的。创业途中的艰辛和不易我们完全理解。”

毫无疑问地,“从0起步”的创业积累成为国宏嘉信团队区别于其他机构的“能力差”所在,这天然决定了对创业者的包容心和共情力。在帮助创业者跨越企业发展障碍的碰撞跟交流中,能够转换到创业者视角,与创业团队更加惺惺相惜——全方位的给到支持跟辅导。

马志强向36氪表示,简单地“赚一二级市场信息差的钱”、“做纯粹的财务投资”从来不是国宏嘉信所认可的机构长期生存逻辑,国宏嘉信的目标是要投出头条、拼多多一样的案子来。因此,他们始终保持着难得的“创业者心态”,一方面将资金投资到那些具有创业初心、惺惺相惜的同路人身上;另一方面,用创业心态做投资,时刻拥抱变化、实施变化。

“作为曾经的创业者,我们深知「对未来勤于思考」的重要性,这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在甄别创业者时的标准——去找到那些能够发现、拥抱和实施变化的团队。”

就地过年最高奖5600元,苹果代工厂纷纷放出留人大招

今年过节不回家,留厂就有奖金拿。

当然,国宏嘉信自身也是如此实践的,从TMT、文娱、消费跨界到新兴科技领域,从VC阶段前往早期阶段,正是他们在投资创业过程中的拥抱变化的新尝试。

步入早期投资,做投资要有吃“苦”的“乙方心态”

双创的潮水从2019年开始逐渐退去,创业项目不似过去那般铺天盖地,大量机构处于没有“子弹”的生死存亡期。就是在这个时候,冼汉迪、肖健和马志强三位合伙人作出了将投资阶段往更加早期的科技项目迈进的决定,并在2020年完成了规模5个亿的早期基金筹备。

创始合伙人冼汉迪接受36氪专访曾提到:“在整个数字文化行业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发现促进行业不断发展的底层基础还是要回归到技术的变革。过去4G网络等基础建设为网络内容、传播和营销提供了实现的可能,科技的进步大大提升了内容创作的质量和效率,技术提升不仅是产业发展升级的基础,也拓宽了我们想象的边界。”

投资新兴科技领域是国宏嘉信在充分预判外界变化和评估自身能力边界之后,顺势而为的决定。

正如当初智能手机还未完全普及就大胆尝试手机游戏创业、移动互联网崛起便前瞻性地看到国内文娱赛道和业态的新变化一样,国宏嘉信团队意识到:过去20年的模式创新已然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中国未来的创新将进入长达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的科技创新深水区。

另一方面,扎实的理工背景和行业实战经验给了他们覆盖科技领域的底气——创始合伙人冼汉迪斯坦福大学工程经济及运筹学双硕士学位、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数学、经济及工业管理三个理学士学位,至今任是中手游科技集团副董事长、共同创始人及执行董事;创始合伙人肖健也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工程取得硕士学位,现任中手游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共同创始人及执行董事。

创始合伙人马志强同样毕业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计算机应用学士,中山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有着超过10年的代码的经验,他提到:“就像我们今天不会轻易选择去投资生物医药领域一样,我们的转型必然是基于合理的能力边界判断的。

谈及到投资回报周期较长、优秀项目头部化、大PE机构凭借规模优势杀入早期、项目高估值前置等早期创业投资的难点时,马志强坦承:“竞争的加剧是行业成熟的必然规律,我们有很清醒的认识。现在早已不是王刚投资滴滴赚几千倍回报的年代了。大家都在聊优质项目被抢得多厉害,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立足之本。”

做投资绝对不是一个甲方摆谱的角色,这需要从认知上和心态上先想明白这个事情,把自身定位于一个乙方角色,用sales的心态去做项目——怎样去更早的接触到好项目?怎样快速理解项目价值?怎样争取到这个投资机会?要怎么样去说服创业者?如何能够让你参与,能够跟你合作?这是我们非常强调的一个意识。”

2020年12月,国宏嘉信天使基金与深圳市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联盟旗下的12家创新创业基地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这次合作是在深圳市统战部和海联会的支持下,以搭建深港澳青年交流、合作、互动桥梁,促进三地青年融合发展为目的而促成的,合伙方式覆盖了项目投资与孵化、咨询及创业辅导、深港青年互访交流合作等。

合作的促成不光使得国宏嘉信所投资的早期项目能够获得更为全面的创业服务,也成为了国宏嘉信连接香港的优秀项目的特殊重要渠道。“我们看到了一些香港的优秀的年轻人,他们掌握了先进的技术,然后投身在大陆来创业,有非常成功的案例,比如说像大疆、商汤都是这样的背景。”马志强解释道。

在大家都没见过carry的年代,我们采用了“carry终身制”

2020年底,国宏嘉信对外发布一则投资经理招聘信息,其中自上而下的“carry终身制”在招聘群里惊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意味着,你只要加入国宏嘉信,无论是否是管理层、是否离开国宏嘉信,只要参与到项目的投资中,就能够在项目退出时拿到业界“传说中”的carry

“招聘广告一发出,同行投资人群里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一种反应是来自于投资经理们的欢呼雀跃,甚至有人说希望这成为行业的标配;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大量的行业投资机构的老板,几乎清一色保持了沉默。”国宏嘉信告诉36氪。

一般情况下,投资机构的薪酬Package由base(固定薪酬)+bonus(项目的奖金)+carry(超额收益分配)组成,carry一度是年轻投资人进入行业的“奔头”所在。但事实上,介于投资人中途离职、级别不够高等多种原因,不管从短期还是中长期来看,在一个机构里真正拿到Carry人是极少的。

大胆地向优秀人才表明纳贤姿态、实行全员“carry终身制”,无疑是国宏嘉信在吸引和激励人才方面充满魄力又极为诚恳的创新举措。

“这个决定是我们团队非常引以为豪的事情。”国宏嘉信三位共事十余年的最佳拍档,在机构的长期运营迭代和投资收益分配机制上展现出了高度一致的理性和豁达。马志强告诉36氪:“我们认为投资是一个高度依赖人的行业,最朴素的逻辑是——再优秀的事情一定不能归功于一个人,而是一支优秀的团队。”

马志强进一步向36氪说明其中缘由:“过去创业成功的企业家做投资,往往会选择那些身边熟识人的项目,这种项目的成功率相比广撒网的sourcing要高得多得多,但这种模式的最大问题是它并不可复制。”国宏嘉信团队在机构成员组成上有着清醒地认知:“机构核心创始成员终将渡过旺盛阶段,机构的细胞血液需要不断地更新迭代才能保持旺盛的战斗力。” 

“曾经的创业经验时刻提醒我们,只有付出和回报合理挂钩才能留住人才。有一句话直击人心的话叫做「好汉不赚有数的钱」,Carry作为投资过程中巨大的变量,恰恰是最好的最客观的最公平的反映大家投资业绩贡献的一个机制。”

外卖巨头团餐梦难成?谁能掘得写字楼里的团餐「新动力」

大半年过去,巨头们拓展万亿团餐市场,并不如意,两大外卖平台似乎低估了企业团餐场景的复杂性。但另一方面,定制化非驻场办公室用餐,如今已是门「爆单」的好生意。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9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