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缪斯夫人(ID:Ms-Muses),原题目《印度、女人与IT》,作者:孙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流传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责编:黄雅兰,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写在前面

2019年7月21日,我拖着两个行李箱,最先了计划已久的关于印度IT产业的野外观察。飞抵德里,出租车一起颠簸,扬起灰尘。司机小哥们永远都在按喇叭,三车道的机场路被硬生生地开拓成六车道,还要不时逃避往来的牛羊。

这个有着近乎6000年历史的古老国家,在浓重雾霾和嘈杂声中蓬勃生长,活色生香。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印度街景

1. 关于女性与IT的野外观察

印度对于女性的不友好似乎人尽皆知。有趣的是,临出发之前,专门跑来忠告我注意平安的不是中国同伙,反而是我的印度同伙。他们的严肃认真搞得我很畏惧。厥后的履历告诉我,这样的担忧确有需要。

2019年8月,我在海得拉巴(印度中部的一座IT都市)举行野外观察。薄暮时分,天色渐暗,我出门买菜,走着走着却发现,放眼望去,街上已变成了男子的天下。除了我,周边没有一个女生,我最先变得紧张起来。经由一处建筑工地时,可能是由于我的长相差别,一群工人朝我“噢噢”地叫;我很畏惧,低头小跑起来。所幸超市就在前方,我一头扎进超市,发现满身已经湿透。

事实上,印度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友好很大水平上来自夜晚。对于女性而言,第一准则就是:不要一个人在晚上外出;若是一定要外出,需要男性与你偕行。在印度乡下,“女性是男性的附属物”的看法依然存在。除了衣饰着装、言行举止、种姓习俗的约束之外,女性在夜晚一个人外出,会被看作是对男性的极大冒犯和挑战。若是夜晚的街上泛起穿着随意、独自一人的女孩,许多男性可能会将其看作一种“表示”,并对女孩造成人身威胁。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印度夜间的水果摊

从学术视角界说印度的女人极有意思也极其庞大,种姓、阶级、父权、同等、妆奁、城镇化等因素交织勾连,形成了一张富有张力又相互慎密连结的性别生态网络。其中,印度的IT女性是透视这张性别网络的有趣截面。

众所周知,IT产业是天下上性别就业比例最不平衡的行业之一,男性比例跨越90%。而凭据印度软件和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OM的统计数据,印度IT产业中女性占比跨越30%,西欧发达国家仅有20%左右。凭据联合国2019年12月公布的《人口生长讲述》,印度的性别不同等指数在18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130名。

这些看似冲突的数据带来了有趣的问题:为什么在男女生长严重不同等的印度,会泛起近1/3的女性IT就业人群?她们若何在竞争惨烈的IT产业存活?又若何应对随之而来的事业和家庭问题?

2. 女性程序员:选择与被选择

在印度人眼中,最适合女生的事情有两个,IT程序员和医生;这就好比在山东人眼中,最好的职业是公务员和西席一样。为什么是程序员和医生呢?很简单,由于这两个职业相对而言“更平安”:女孩子不用在室外事情,经受风吹日晒;同时,她们的同事也多是友好礼貌型,少有冒犯女性的行为发生。

相当比例的印度女性选择软件编程专业,是由于“父亲要我这么做”。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疼爱,也可能是以为IT事情环境好、收入较高以及女儿在该行业未来会有更好的“归宿”,印度父亲在女儿的几件“终身大事”上,拥有不能置疑的决定权。

好的职业选择需要教育做基础,而印度教育的竞争猛烈水平,比起中国的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点在《三傻大闹宝莱坞》中有所体现。号称全天下最难考上的“印度理工大学”(IIT),凭据地域的差别,录取概率在十万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

为了打破种姓阶级的限制,印度各邦政府会给“贱民”(The Dalits)留有定量配额。而在野外中,我不止一次地听到否决的声音。有人说这是一种“虚耗”,由于贱民们“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来学编程,她们需要嫁人”。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 就读于尼赫鲁大学软件编程专业的女学生

事实上,就算是程序员这种相对平安的职业也潜伏着风险。上文提到,印度的夜晚对女性很不友好,因此,IT公司无休止的加班给女性程序员们带来了伟大的困扰。有些公司没有交通补助,许多女性只能选择结伴乘坐夜班公交或打车。我在班加罗尔乘坐优步时,发现有些司机的车座上挂着“平安司机”(Safety Driver)的标志牌,底下则是一连串的有关该司机遵纪守法、珍爱女性的证实。

3. “好女人”与家务外包

若是问哪个国家可以把外包营业做得炉火纯青,一定非印度莫属。在这个拥有海量劳动力的国家里,上至代码编程,下至洗衣做饭,已经形成了一个由种姓款式夹杂着经济资源的周详外包系统。

在IT产业,许多女性手艺人员从事着来自西欧国家的外包对接事情。在事情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们与普及全球的甲方“爸爸们”开会,讨论产物要求和事情进度。“女生更合适(做交流),由于她们巧舌如簧,也不会给客户造成压力,”我的访谈工具——一家外包公司的部门经理伊施法克告诉我。

而在家务劳动市场,许多女性手艺人员选择把家务外包给更低一层的女佣们。由于事情忙碌,外包家务险些成为印度女性IT事情者的普遍选择。只要不跟婆婆一起住,她们都市绝不犹豫地外包家务活。这极大地减轻了IT女性的社会再生产压力,这也从一个侧面注释了为什么印度IT产业可以有相当大比例的女性就业人口。由于家务外包的强力助攻,许多印度女性甚至可以在娶亲生子之后继续从事IT事情。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负担外包家务事情的印度女佣

那么,在印度雇佣家务女佣的成本是多少?凭据事情时间和范围,一位家务女佣的薪酬大约在每月300~600元人民币左右。我的访谈工具曼妮什在微软公司的班加罗尔分部事情,天天早上6~7点钟,女佣索丽莎会来做早餐、摒挡屋子、洗碗筷,在7点前辅助曼妮什把两个孩子送出家门。没有休息日的索丽莎每月人为是300人民币,而这样的事情,她天天要跑六家。“太廉价了!若是我在印度,应该活得像皇太后一样平常快活!”我的一位中国同伙这么评价。

然而,将家务外包并不相符印度社会对于“好女人”的界说。尤其是当IT女性把做饭、洗衣等照顾丈夫和家庭的劳动外包之后,她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称职女人。尼斯塔是一家IT公司的高管,她的人为是丈夫的3倍,但下班回家后,仍旧是她一人在厨房卫生间忙里忙外。“我的丈夫回家会看电视或者跟孩子玩一下。我太忙了,找了女佣协助。(婆家)许多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但我不管他们,我真的没办法兼顾!”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泉源:网络

在高科技行业的高薪事情并没有带来印度女性社会地位的完全逆转,固有的家长制关系似乎依旧岿然不动。在印度,女性可以争取的话语空间许多,掌握IT手艺自己也带来了诸多自我赋权,但令我感应唏嘘和无奈的是,一旦落归到一样平常生涯的琐琐碎碎,男女性其余差序款式依旧壮大到不能撼动。“由于印度从来没有一个领导人,像毛泽东那样,去强调女性解放,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印度的一位教授这样跟我说。

我在野外中也有幸遇到伟大而顽强的灵魂。阿妮莎,40岁,在微软IT部门事情了10年之后,毅然辞掉了事情,在自家四周一所破旧的公立女子小学义务教书。她曾经对着穿着破旧的女孩子们留下泪水。“我想知道自己可以走多远……我一度很绝望,班上55个女孩子,从来没有一起泛起过。她们会被怙恃叫去买菜、吊水、做饭,就是不被允许做作业。然则,若是印度不从现在最先培育女孩的性别意识,印度的未来又在那里?”

当印度女性涌入IT业

▲作者和在IT公司实习的女学生们

古老的文化沿袭和种姓传统让印度这个国家在现代化的席卷下步履繁重,而性别同等的愿景依旧路漫漫而修远。在靠近班加罗尔自由公园的一面墙壁上,我瞥见有人用红色的涂鸦歪歪扭扭写了一句话:“请不要危险她。由于她可能是别人的姐姐、妈妈和妻子。”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缪斯夫人(ID:Ms-Muses),作者:孙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流传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责编:黄雅兰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8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