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万工伤赔偿90万给律师 这收费合理吗?

  180万工伤赔偿90万给状师,这收费不合理

  ■ 来论

  打赢讼事,本是好事,可到了支付状师费的时刻,胜诉获赔的一方却怎么也乐不起来。

  据报道,2016年7月12日,来自贵州惠水县的杨昌茂在广州某工地工程车上卸货时,被吊车钢绳撞击摔倒,造成颈6椎爆裂性骨折,颈脊髓损伤并全瘫。其家族委托广州某状师事务所的状师解决工伤赔偿。今年9月6日,杨昌茂获得一次性赔偿款180万元。凭据协议,律所从中拿走90万元作为状师费。杨昌茂支属感应难以接受,多次找当事状师,试图拿回一些钱却无果。此事曝光后,引来热议。

扫黑除恶境内目标逃犯全部归案 496名境外逃犯到案429名

  这场由状师费引发的争议,反映出了状师行业对工伤赔偿案件“违规”执行风险署理收费的潜规则。所谓风险署理收费,通俗明白,就是状师打赢讼事才收取状师费。如若只从执法角度来讲,对工伤赔偿案件执行风险署理收费,本就不合规——《状师服务收费管理设施》明确克制状师对工伤赔偿案件执行风险署理收费。

  现实问题是,农民工群体许多经济条件本来就较差,遭遇工伤更是雪上加霜,事先可能给不起足够的状师费,就会选择风险署理。而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对工伤赔偿案件风险署理,反而给他们提供了实实在在的辅助。但其收费比例,执法明确规定不能超过30%。该案中,涉事状师的风险署理收费比例高达50%,难免给人不择手段、不分工具“吸金”之感,也无助于律所良好形象的维系。

  而且,虽不容于执法,但此举客观上起到了维护农民工权益、为其伸张正义的作用。思量到工伤赔偿案件囿于农民工没有条约与证据意识等因素,胜诉率不算很高,律所或状师署理也会冒不小的风险,一味对此举行道德苛责,无益于从根本上解决此类征象。

  更努力的设施,则是正视农民工维权和状师的双重困局,如某些专业人士指出的,不妨修改相关执法,思量将工伤赔偿列入收取风险署理收费范围,并明确收取比例。另外,加大对工伤赔偿类案件的执法援助,通过由政府购置执法援助服务、工会执法援助及状师公益性执法援助等方式,为工伤赔偿案件打开一条“绿色通道”。

  □吴真晗(执法工作者)

【编辑:李赫】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5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