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五问互联网医疗,新一轮战事又起?

“这个赛道很大,也许我们真正的对手都还没发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靠谱二次元”(ID:kpACGN),作者:靠谱ACG编辑部 哈士柴,36氪经授权发布。

“电竞入亚,《舞力全开》比《和平精英》有优势。”

2020年不是电竞最热的一年,而是电竞最有意义的一年。经历了资本大年、冠军之年、和一个个电竞元年,2020年底电竞成为亚运会正式项目为这个行业又多了一分底气。

12月7日,杭州亚运会的亚奥理事会全体代表大会中,亚奥理事会同意增加电子竞技和霹雳舞两个项目作为竞赛项目,作为“智力项目”之一的电子竞技所产生的奖牌将被正式计入国家奖牌榜,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电竞与亚运结缘背后,是2个厂商、3个协会在4年时间里交替登场的故事,先后推动电竞入亚的阿里和腾讯,一个通过多点赞助把控入口,另一个聚集各界专家摇旗呐喊,产生的结果和收益也不尽相同。

值得期待的不仅仅是中国电竞代表团的成绩,还有在电竞入亚的项目选择,版权划分等问题上,游戏厂商、各方协会、亚组委及亚奥理事会的决定会给电竞行业带来哪些可供参考的规范和标准。对于玩家来说,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在电竞赛事里宣泄国家对抗的情感。

电竞入亚暗流汹涌,协会+厂商交替登场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曾经介绍,要成为国际奥委会承认的运动项目,就必须有承认并遵守奥林匹克宪章、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有协议的、唯一的国际单项联合会组织。

电竞与杭州亚运的缘分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电竞与奥委会各有各的圈子和规则。电竞想要入奥入亚,厂商与协会需要结盟一同出击。

两个厂商、三股势力在这四年来上演了一出电竞入亚的“三国演义”,电竞入亚每近一步,奥委会对电竞的态度也缓和一分,入亚的进展成为电竞与奥运的晴雨表。

阿里是最先推动电竞进入杭州亚运会的厂商,借助提前“官宣”、大额赞助以及独家报名的三板斧阿里体育也曾在电竞市场掀起很大声量。

2016年7月,阿里体育与韩国主导的(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成为全球独家战略合作伙伴。2017年1月,阿里体育推出的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WESG)刚结束没几天,阿里巴巴就成为IOC国际奥委会顶级赞助商。

2017年4月,阿里体育宣布与OCA亚奥理事会达成合作,亚奥理事会将电子竞技加入2017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雅加达亚运会,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阿里体育积极参与亚奥理事会各项赛事的市场开发工作。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记得当时,电竞进入杭州亚运会的话题也像几天前一样在微博成为热点话题。至此,阿里用大型赛事赞助+合作的玩法,将许多厂商望尘莫及的入亚大旗扛在肩上。

理论上,亚运会项目的选择只需要亚奥理事会和杭州亚组委决定即可,阿里是两者的合作伙伴,还是国际奥委会的顶级赞助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

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一直举棋不定的态度,让电竞入亚之路充满波折。17年4月底,也是阿里体育“官宣”几周后,国际奥委主席巴赫认为:“一些电子竞技项目实际上与‘奥林匹克的规则与精神’是相悖的。委员会还没有100%确定电子竞技是否真的是运动。”

同时还提出了几个问题:

  • 电竞没有全球公认的管理机构来统筹(没有组织)

  • 不确定电竞中会包含体力活动(没有体力运动)

  • 也没有组织给奥委会足够信心保证以奥运精神、规则来执行(没人给我们讲讲电竞是什么)

经过阿里的努力游说,2017年9月4日,到了阿里杭州总部的巴赫松了口:“希望吸引年轻观众,并愿意拥抱电子竞技,当然,是在没有暴力项目的前提下。如足球或篮球这样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体育类电子竞技项目,可以考虑加入奥运会。”

此后的阿里可以说是国内国际两开花。

2017年9月28日的阿什哈巴德亚室会,中国代表团在《炉石传说》、《星际争霸II》、《拳皇XIV》和《DOTA2》四个项目获得3金2银1铜。

时任阿里体育战略合作副总裁刘勇称,“整个亚室会电竞项目的比赛由阿里体育提供技术支持。”最显著的技术支持,就是亚室会电竞项目的报名注册网站是阿里的入口。这还引发了韩国电竞协会kespa的不满,宣布弃赛。

17年9月7日,第二届WESG在苏州开赛,12月WESG还把欧洲决赛搬到了巴塞罗那。阿里体育相关负责人曾多次提到,WESG可以做到5年不盈利,光2017年电竞上阿里就投花了3亿元。

实际上,WESG主要功能是打样,给奥委会和亚奥理事会展示阿里的电竞运营能力。

阿里体育负责人曾提到“WESG赛事的选拔标准是根据国际奥委会IOC标准进行”。阿里体育CEO张大钟还在18年的采访里透露,“国际奥委会成员将会出席观摩WESG。”

可惜的是WESG从2018年开始漏洞百出,赛事规则朝令夕改,赛事奖金拖欠,赛事队员酒店座椅设备差、选手签证、直播事故等多种问题被频繁吐槽。甚至原定于2020年初要举办的亚太区决赛因为“承办方无法达到标准临时改期”,后因为疫情搁置至今。现在关于阿里电竞的消息主要为3条:阿里电竞早已解散、阿里电竞负责人去了字节跳动、电竞粉丝催WESG什么时候发奖金。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阿里不懂电竞,亚奥理事会自然看在眼里,电竞入亚与阿里渐行渐远。3年前,当时鼓吹“电竞入亚”声量最大的他们,在电竞真入亚时竟没了声音。

不过阿里也不是完全花了冤枉钱,技术支持亚室会,举办WESG,阿里体育在电竞项目选择上都很好的绕过了腾讯。

亚室会的竞赛项目是《炉石传说》、《星际争霸II》、《拳皇XIV》和《DOTA2》,WESG项目则是在这几个基础上加入《CSGO》《PES2020》,虽然获得了几个地方政府的支持,但从头至尾阿里系里唯一撑场面的国内T1级别的电竞项目只有《DOTA2》。

加上阿里自己也没有游戏傍身,直到今年才出来《三国志》系列,但这跟电竞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更令人不解的是,亚室会电竞项目公布时,不仅kespa等亚洲电竞协会不知情,甚至国内体育总局都没有提前得到消息,显然阿里对电竞入亚的推动上不够八面玲珑,但至少,在最早期推动电竞入亚上,阿里付出了一部分努力。

电竞入亚的江湖从不缺少大玩家,阿里之后是郭晶晶老公,霍英东长孙霍启刚带领的亚电体联。

2017年10月,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亚电体联,AESF)横空出世,霍启刚出任AESF主席。一度在电竞入亚事宜指导过阿里体育的魏纪中也多次为霍启刚站台,AESF顺理成章获得了亚奥理事会的认可。

有媒体报道,霍启刚带着AESF在2017年10月的奥林匹克峰会上做了科普报告,随后这个巴赫主持的会议上峰会成员一致认为,“具有竞争性的电子竞技,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体育运动。“

2018年电竞进入雅加达亚运会成为表演项目,也是AESF在积极推动和协调。霍启刚曾介绍过AESF的职责:把厂商、亚奥理事会和组委会结合到一起;说服各国奥委会派队伍支持;以及场馆搭建、衣食住行等多方面工作。

关于雅加达亚运会,大部分玩家一定还记得UZI等电竞健儿身披国旗握手的场面,中国电竞团队获得2金1银。那届表演赛的竞赛项目是:《传说对决》(国际服王者荣耀)、《部落冲突:皇室战争》、《炉石传说》、《英雄联盟》、《实况足球2018》、《星际争霸II》。其中腾讯系游戏3个,暴雪系2个,科乐美1个。AESF的官网则显示他们是接受赞助的。

18年8月,阿里体育曾在采访时提到了电竞进入杭州亚运会,但只字未提打得火热的雅加达亚运会。雅加达亚运会后,AESF的高管出席各种电竞&体育的会议、论坛,据AESF官网介绍已经有45个成员国加入该协会。

这其中的权利转换,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魏纪中为AESF站台,就会注入一部分亚奥理事会的力量,亚奥理事会和奥委会高级委员的支持逐渐成为后来厂商+协会组局的关键。

不过,各方面都很成功的雅加达电竞表演赛的闭幕仪式上,巴赫又提出“无法确定电竞能否及何时入奥,前提是电竞项目移除暴力元素,否则一切免谈。“

就在这次发言的一个月前,奥委会举办的瑞士洛桑电竞论坛上,国际奥委会(IOC)和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GAISF)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电子竞技联络小组(ELG)。

比起入奥不易,奥委会想在电竞入奥多点话语权已经算好事。一年后,奥组委对电竞的态度更加开放。

2019年4月,杭州亚运会公布的比赛项目中并没有电竞,一度让不少从业者捏了一把冷汗。与此同时,又一个厂商+协会从AESF中接过了电竞入亚的大旗。

2019年12月初,电竞成为2019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DOTA2》、《星际争霸II》、《炉石传说》、《传说对决》、《无尽对决》(上海沐瞳研发的类dota手游)、《铁拳7》共七个游戏入选,最终东道主菲律宾获得3金1银1铜。

与东南亚运动会同时开始的,还有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国际奥委会宣布,对电子竞技与游戏采取“两种速度”的合作方式,将电子竞技区分为“模拟体育类项目”和“非模拟体育类项目”。

对模拟体育类项目,奥组委建议体育与厂商合作探索。

对于其他类型游戏,峰会认为要关注单个项目对个人推广体育的参与度有多少,对各个层面带来的益处与健康生活的模式,还提到从身体和心理健康两方面为精英电竞选手建立一个健康管理模式。

一周后的12月16日,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lobal Esports Federation,以下简称为GEF)正式成立,腾讯成为GEF全球首席创始合作伙伴。

在GEF的高管名单中,我们又看到了熟悉的名字:新加坡奥林匹克委员会秘书长当选GEF首任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担任协会副主席,加拿大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担任GEF副主席,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担任GEF副主席。

GEF的定位是作为全球范围内的国际电子竞技单项组织,促进电子竞技在国际体育官方组织更大程度的认同,助力于更加规范、严谨、健康的国际准则制定。

在电竞入亚入奥的蛋糕里,腾讯虽迟但到。到了2020年,巴赫对电竞的态度已经转向正面:

2020年1月,巴赫提到电竞入奥只是时间问题,奥运必须进入年轻人的视野并配合新的传播平台来宣传,和一些运动模拟游戏的跨界合作也十分有必要。

2020年4月,巴赫致信奥林匹克运动,鼓励所有利益相关方更急切地“考虑如何管理他们的电子、虚拟形式的体育运动,探索与游戏出版商合作的机会”。背景是一些单项组织已经创造性地组织起了远程比赛。我们应进一步加强这些举措,并鼓励我们的联合工作组应对这一新的挑战和机遇。

氪星晚报丨B站回应“被约谈10次” :将持续加强内容审核;谷歌与Facebook或将进行合作,以应对反垄断指控;2020年中国数字游戏市场规模超2786亿元

快手仍未开始聆讯,预计估值450亿美元;携程回应网友大数据杀熟质疑:如怀疑请提供截图

电竞也终于在2020年12月初确认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而且比起雅加达亚运会开幕前几个月,电竞项目完成“绝杀”。杭州亚运对电竞的接纳要更早,这说明还会有更多筹备工作进行。

在电竞入亚这件事上,与IESF合作的阿里体育,霍启刚带领的AESF,腾讯参与的GEF都在不同时期起到了推动作用。就在这次确认电竞入亚的会议中,AESF出席并提交了对电子体育的发展分析与介绍。阿里巴巴依旧是杭州亚运会的官方合作伙伴。GEF则有各种亚奥理事会和奥委会资深人士任职。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确认电竞入亚的亚奥理事会全体代表大会

电竞成为亚运会正式项目,意味着一些统筹工作很可能由体育总局来进行,杭州亚组委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厂商与协会、亚奥理事会的三角关系还将继续在项目选择等问题上参与谈论和游说。接下来哪方势力成为主角,或者又有哪些新的势力诞生,都还是未知数,电竞入亚的故事才刚过序章。

电竞项目选择的可能与不可能

电竞入亚确认,项目悬而未决。可以肯定的是,最终项目一定是杭州亚组委,亚奥理事会都认可,同时还要遵循奥委会的标准。

最终的6个项目会具备这几个特点:至少得是亚洲几个国家都有人玩+绝对不能是暴力血腥+最好是中国优势项目+巴赫多次提到了并认可的体育模拟项目。

有哪些项目曾经被亚运体系选择过?

  • 2017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亚室会的竞赛项目是《炉石传说》、《星际争霸II》、《拳皇XIV》和《DOTA2》;

  • 2018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项目是《传说对决》(国际服王者荣耀)、《部落冲突:皇室战争》、《炉石传说》、《英雄联盟》、《实况足球2018》、《星际争霸II》;

  • 2019东南亚运动会的电竞正式项目是:《DOTA2》、《星际争霸II》、《炉石传说》、《传说对决》、《无尽对决》(国内厂商mutoon研发的类dota手游)、《铁拳7》。

如果按照奥委会的分类标准是:

  • 模拟体育类项目:《实况足球2018》1次

  • 其他类型游戏项目:

    卡牌类:《炉石传说》3次、《部落冲突:皇室战争》1次

    RTS类:《星际争霸II》3次

  • MOBA类:

    端游《DOTA2》2次、《英雄联盟》1次

    手游:《传说对决》2次,《无尽对决》1次

  • 格斗类:《铁拳7》1次

巴赫曾称赞国际奥委会成立的电子竞技和游戏联络小组与虚拟单车游戏Zwift举办电竞世界锦标赛,是体育和电子游戏合作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虚拟单车游戏Zwift

按照奥委会标准和巴赫的喜好:《和平精英》《CSGO》《CF》这些涉及暴力血腥的射击游戏无缘亚运会,反倒是《QQ飞车》《2K》《FIFA》《实况足球》等体育模拟类游戏很有机会,同时一些体感游戏如网球、高尔夫、自行车甚至VR游戏其实很有优势。

6个项目中,体育模拟类的入选项目有可能要比其它游戏还多。这会让厂商的竞争更激烈。

先看体育模拟类:足球有科乐美的《PES》,EA的《FIFA》;赛车有《QQ飞车》《一起来赛车》《跑跑卡丁车》还有《极品飞车》等等,任何有机会的厂商都不会错过竞争。

其他游戏上,MOBA端游无论选择《DOTA2》还是《英雄联盟》都会有一方玩家不满意,而且中国队的实力在全球来看都差不多,但6个项目选2个MOBA端游又会显得太多了,而考虑到两者的游戏画面,《守望先锋》似乎在全球化并不逊色,绿色程度还更胜一筹。

甚至如果杭州亚组委鼓励自研,那《英雄联盟》和《DOTA2》其实都没有优势。

手游类MOBA,以靠谱二次元推测的杭州亚运评选标准,自然是《王者荣耀》>《传说对决》>《无尽对决》。沐瞳曾在2017被拳头与腾讯先后起诉抄袭和违反竞业协议,却并不妨碍这款游戏在东南亚市场站稳脚跟,然而没有国服意味着这款游戏进入杭州亚运会难度较大。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无尽对决》放大了玩家的国家对抗欲望

卡牌类的竞争同样激烈,《皇室战争》与《炉石传说》虽然在玩法上有差异,但似乎很难两个都当选。这两个游戏的国内电竞选手竞争力在亚洲相当,但背后的国内电竞运营方可是腾讯与网易。

亚运会与电竞各有各的标准,最后选择哪六个都不会意外,不过靠谱二次元相信,有媒体提到的无人机项目,实际可能性应该还不如《舞力全开》。

电竞行业该如何迎接?

电竞进入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相信会比雅加达亚运会有新的变化。比如战队选拔基本不会像之前出现部门不放行的情况,在训练保障,衣食住行,参加其中的电竞选手相信会有更强力的支持。

雅加达亚运会因为版权问题,国内无法观看夺金一幕,成为一大遗憾。据了解央视内部其实有人推进直播电竞表演赛,但也有人反对并最终扼杀。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不过成为正式项目之后,国内玩家看到直播问题不大。有意思的是,按照阿里体育当初的标准,厂商入奥的前提是要分享知识产权——这里可以理解为直播和转播的版权。

亚运会奥运会的直播授权,国内只有央视有资格获得,同时央视具备分销权力,即可以把直播版权卖给腾讯等平台。想象一下如果腾讯游戏免费给出去的版权,再让腾讯体育和斗鱼从央视手里买回来,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届时版权问题如何化解,相信将会给后续电竞赛事与游戏内容版权划分提供新的标准。

除了这个标准之外,电竞行业还需要的是借助入亚给电竞整体版权内容增加更多品牌效应;

需要通过亚奥理事会的项目选择,对每个电竞项目本身的国际化、全民参与度,甚至益智和激励运动程度形成大致的参考标准。

需要借鉴体育赛事的规则和经验,对选手的身体护理,心理辅导,人才保护,假赛甚至言行举止上给出指引。

此外,电竞入亚还将全面补齐,电竞赛事中国家对抗的情绪闭环。虽然以往的S赛,TI等赛事,玩家能感受到民族/国家荣誉。但这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跨国家层面电竞赛事出现。厂商的赛事跨区域对抗多以战队为单位,类似亚冠和世俱杯,赢了固然可喜,但毕竟还有外援这层因素,情绪发泄总是缺了一环。

成为正式项目,意味着真正全面的代表国家出战,玩家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呐喊+吐槽。

实际上,电竞赛事本身量级足够,比如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每年都有稳定的观赛数据:

  • S8的同时观赛人数峰值为4400万,平均每分钟观赛人数1960万;

  • S9同时观赛人数峰值4440万,平均每分钟观赛人数2180万;

  • S10同时观赛人数峰值4595万;平均每分钟观赛人数2304万。

DOTA2的TI赛事等也有奖金作为噱头,关注度并不逊色。甚至《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都在国内有一定程度的赛事观看量。

入亚/入奥对厂商游戏背书意义重大。

一直以来电竞承担了厂商为游戏正名的作用,以竞技之名对抗舆论对游戏污名化的误解。一旦厂商的项目成功入选亚运会,相当于游戏有了亚运会正式项目的背书。更不用提游戏用户收入的刺激。

需要警惕的是,入亚消息释放后,会有更多的地方政府给予电竞赛事和电竞企业补贴支持。但比起刺激行业,更有可能诞生许多毫无意义的赛事,和拿到补贴烧钱暴死的电竞公司。

看完电竞入亚的故事,我们该期待什么?

各地政府对全球大型电竞赛事十分热情

毕竟电竞生态完整度不高,养不起中下游的公司,而市场份额领先的赛事联盟,战队,赛事执行和制作公司都有了固定的业务模式和办公地点。

入亚并不会帮助电竞行业在市场收入上飞跃,也无法解决许多底蕴不足的问题,更无法帮助各个项目一朝夺冠。电竞与亚运会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各有各的标准,比起“假惺惺的拥抱”,和“没必要的碰撞”,我们更应该期待的是,两个体系和标准的融合共生,会给行业带来新的帮助。

生鲜电商,劫后余生?

易果只是第一个,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5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