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的教育梦

印度综艺,大开眼界

印度或许才是未来中国文娱出海的强劲对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桃李财经”(ID:xiaozhangcaijing),作者:卡娅整编自互联网,36氪经授权发布。

丁磊的教育梦

导语:

丁老板最近又了,在「2020网易未来大会」上,他屡出金句,不知道高出那些开口IPO闭口涨停的老板们高到哪里去了。

丁磊:让游戏成为让人尊敬的行业

丁磊:不要去白菜萝卜里找机会

丁磊:可以打科技战,不要打补贴战

……

尤其特别非常想和大家一起,温故而知新这段——

首先,科技公司缺的不是“上天”的勇气,而是一种追逐星辰大海的创新氛围。大家要做的是,从学习和模仿,转向真正的创新为王。

其次,科技公司除了“上天”,也要能“下地”。要转变心态,从乘风而起,转向真正脚踏实地。“不是鼓励大家要去白菜萝卜里找机会,而是要脚踏实地,寻找落地和应用的场景,真正关注对用户、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

第三,科技不能只关注效率至上,还要关注人心。数字时代,要形成自己的数字智慧。数字的鸿沟长期存在,数字化生存的尺度和温度要如何把握?这其实是一门艺术。

在丁老板的熏陶下,网易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真是一股清流的存在,网易邮箱、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网易文创……每一个独立品牌都有一批忠粉。

对于以游戏起家的网易和丁磊而言,教育曾是个未知的领域。

然而,从2006年的搜索业务开始,网易却误打误撞进入了教育赛道,并在教育领域不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网易有道亦成为网易四大核心业务支柱之一,并成为网易系中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公司。

通过科技手段,填平教育鸿沟,实现教育公平,曾是丁磊的梦想。

如今,随着网易有道业务的高歌猛进,丁磊似乎也在一步步向着自己的教育蓝图梦想靠近。

丁磊的教育梦

让知识实现无阶层流动

2018年底,中青报的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刷了屏。这篇报道让人们看到,贫困地区的学生通过一块小小的屏幕,与城市名校学生同步上课,从而提升了成绩,改写了自身的命运。

这篇报道引起了网易创始人丁磊的关注,他当即决定捐出1亿元来支持更多学校落地此模式。

是不是有点中国传统士大夫们,“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味道了。

2020年9月22日,网易公益“一块屏”教育扶贫试点落地湖南省邵阳县。网易公益将把软硬件结合的智能化教育内容和设备捐赠给当地10所中小学。网易CEO丁磊表示,未来,AI+教育将真正意义上在中国实现教育公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从2019年起,网易公益教育网课班大范围落地,目前已经进入全国10多个县、超过300所学校,上万名学子获益。

利用科技填平教育鸿沟,推动实现教育公平,改变人的命运,是丁磊希望给网易教育添加的一个最好的注脚。

丁磊的教育梦

为什么丁磊如此看好教育领域?

丁磊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提到,这源于他个人的教育经历。在他看来,一个人遇到一个好老师,是一生的幸运,可以激发好奇心、学习热情。假如不幸运遇到不好的老师,则很容易厌学。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教育资源分配天然不均衡,好老师难求,这导致中国大部分学生,都是“学海无涯苦作舟”,学习既不快乐,效率也不高。

因此,丁磊希望解决教育资源不均、教学低效这些问题。而近年来,网易在教育领域投入越来越多,也越扎越深。

早在4年前,网易便推出了“同道计划”,宣布计划在2年内投入5个亿孵化20个联合教育工作室,并与发展较好的工作室进一步深化合作。

近日,网易有道又将“同道计划”升级,在原同道计划基础上,将合作范围、开放程度全面放宽,致力于以更开放的心态和诚意寻求与教育行业人士合作共赢。

作为互联网基因出身的网易,本身较为欠缺教育基因,而网易也希望通过和外界合作的方式,来弥补互联网公司做在线教育之处在教学教研上的经验不足。

找个靠谱的人来实现

缘起命中注定的一封邮件

尽管网易在教育赛道已摸索了14年的时间,但最初踏入这个赛道,却源于一场偶然。

2005年,百度搜索和搜狗的成功,让丁磊忍不住尝试搜索业务,丁磊在网上查阅资料时,发现周枫发表的一篇论文正得芳心,而周枫也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正确人选。

于是,一天深夜,刚从伯克利大学毕业的周枫收到了一封丁磊的邮件:我是网易的丁磊,找你有事。丁磊想请周枫来网易做搜索业务。

经过漫长的跨洋沟通,周枫被任命为网易搜索业务高级副总裁,负责搜索业务。然而,商业战场本就残酷,商业世界里并没有那么多美好的“逆袭故事”,经历种种困难后,网易搜索业务于2013年宣告终止。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网易在做搜索业务时积累的业务量,却为其打开了另一扇窗。

当时,网易一位程序员觉得市面上的英语词典不好,于是希望通过搜索引擎技术开发一款英语词典产品。没成想,有道词典一经上线便脱颖而出,2013年安装量突破3亿次。

这成为有道深入教育领域的关键节点。

2014年,网易推出在线教育课程平台“有道学堂”,包含考研、雅思、GRE、四六级等四个重要考试和实用英语课程,2016年更名“有道精品课”。

2015年,不断在教育领域探索的路途中,网易有道CEO周枫发现了一条让课程更有效的出路——直播。在周枫看来,直播有时间限制,能够提高听课率,同时更有临场感,老师可以使用自己的表演能力、语言能力、交互能力,同学们也更愿意留言互动,提高了学生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有道在应用方面也开发了一系列AI学习硬件产品,如词典笔、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翻译蛋、有道翻译王等。

丁磊的教育梦

2018年,网易有道提出“All In K12”的战略,并宣布获得首轮融资,估值达11亿美元,这意味着有道直接晋升为在线教育领域的独角兽。

同年,有道营收增长60%,K12的用户量增长5倍,K12业务营收翻了3倍,有道精品课报名人数达到2000万,营收首次超越广告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丁磊在2018年Q4的财报电话会上,还将教育列为公司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

2019年初,丁磊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公开提出。这次战略目标的确立和业务调整,被看作是网易押注教育的决心。至此,网易有道也实现了从量变迈入质变,在网易内部的地位不断攀升。

2019年3月,网易有道宣布,原网易公司教育产品部运营的产品“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产品并入网易有道。自此,网易有道成为了网易教育业务的核心布局。

丁磊的教育梦

2019年10月25晚间,网易有道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网易系中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公司。彼时,人们发现,有道已经成为了一家从学龄前、K12、大学生到成人教育,从工具应用、课程产品和教育硬件的全链条的教育科技公司。相较于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的在线教育公司,有道构建了一个教育“生态”。

丁磊在当日IPO记者会上,提到“有道”名称的来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有意思的是,根据网易有道提交的招股书,网易公司持有其66.2%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网易有道CEO周枫持股20.6%,为第二大股东。这就意味着,网易有道的上市让周枫身价达到十亿美元(当前估值)。

36氪首发丨蜂窝物联网芯片公司「智联安」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加速NB-IoT芯片推广

凭借全自研NB-IOT基带、协议栈、射频技术拿下运营商大单

丁磊给出了答案:“主要是要让有能力的人对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更有参与感。物质上还得有表达,要有利益共同体,要让他们能分享到商业模式上成功的喜悦,这样能鞭策他们更好的为股东、为社会创造价值。”

还有个小事值得一提,2012年4月,网易总编辑李勇离开时,丁磊曾以100万的期权挽留,未果,坚持赠送期权表示感谢,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丁磊49岁,网易23岁,有道6岁

丁磊才是最大的产品经理

对丁磊来说,驶入教育航道,原本是无心插柳的行为,却没想到这摇摇晃晃的探索,却让教育生长为了网易的四大战略之一。

回顾这么多年来的坚持与尝试,有道身上一直印着网易的特性,而网易又有着掌门人丁磊的影子。

“在教育领域,丁磊会关注业务,甚至会参与讨论某类课程的Subject如何定,丁磊一直是公司的大产品经理。”

周枫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一个公司的CEO决定了公司的文化。网易集团的文化讲究‘匠心’和‘创新’,做教育最需要这两点,所以网易的文化定义了有道该如何做教育产品。”

每个门户都有自己的教育板块,几乎每个巨头都在教育有所布局,但为什么是丁磊和周枫的网易有道,率先实现了教育梦。

我们听得到是各种机缘巧合的故事,我们看得到的是逐年增长的数字,但桃李财经认为,究其本质有三点:

一、坚持以用户和产品为导向,长期主义。

如今,在线教育领域的竞争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许多教育公司增长获客的方式要么是将大量资本投入到流量运营平台;要么是铺天盖地的地铁、楼宇广告;要么进行拼命补贴,低价引流。

然而,这种同质化的引流方式,常常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粗暴拉新过来的用户,如果没有良好的服务体验和内在的循环,往往很难被留住。于是,教育机构又只能用更高的成本拉更多新的用户,直至进入恶性循环中。

针对这种现象,周枫曾表示,在如今的互联网环境和教育环境下,流量为王并不完全可取,拉新不是绝对的难点,能否真正留住用户,让用户对产品信任才更为关键。

所以,周枫认为,在线教育真正的关键是“内容+服务+技术”。

与此同时,在流量方面,网易有道有着许多在线教育机构不具备的优势——网易通过有道词典等产品,在教育领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流量优势,有道能借力在教育领域大展拳脚。因此,网易更倾向于以用户导向和产品思维制定长期发展战略,用更多的时间和成本来打磨产品,增强用户粘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二、绝对扎实的技术做根基,创造优势。

有教育界人士曾表示,教育的教育模式很简单——卖课,K12是目前教育创业方向中最赚钱的。不过,最赚钱的领域往往也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除了网易有道以外,这条赛道上还有学而思网校、猿辅导、跟谁学等诸多玩家。

但我们从教育行业的历史中可以看出,技术的革新常常能够掀起教育行业的一场革命。例如,1998-2008年,整个教育领域仍处于线下阶段,诞生了新东方;2008-2018年,互联网大潮奔涌,诞生了好未来、跟谁学等公司。目前,业界普遍认为,未来是属于AI的时代,教育公司如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以AI代替部分辅导老师职能,降低线上教育的成本,提高人效,才是决胜的关键。

刘润亦曾撰文指出,对教育而言,个性化的服务效果最好,但只有降低成本,服务才可复制。如何降低复制的成本呢?也许,人工智能才是降低复制成本的终极武器。

显然,在技术方面,有道有着自身的优势。有道在招股书中表示,技术是其在教育市场竞争中的优势之一。

目前,有道已经在光学字符识别(OCR)、神经机器翻译(NMT)、语言数据挖掘和语音识别技术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积累,并以此作为其学习产品体验的基础。这或许是有道相比其它在线教育公司最大的不同之处。

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有道拓展了更多元的营收业务,包括不需要真人老师的互动学习App和字典笔、翻译蛋等智能硬件。2019年上半年,这两项新业务为有道带来了共计8660万元的收入。

同时,在智能硬件方面,针对各种学习需求场景,有道还推出了一系列产品,如可随身携带打印单词的有道口袋打印机;能将手写墨迹同步到手机上的有道智能笔和有道云笔。

在丁磊看来,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今天,才真正让中国几千年前“有教无类”的梦想有了实现可能。技术,让地域不再是个问题。借助网易有道精品课和中国大学MOOC平台的直播系统,贫困地区学生也可以学习清华、北大的名师课程,享受中国顶尖的教育资源。

同时,通过技术,也在能够挖掘名师、培养名师,把名师从稀缺资源转变为常见资源。

在一份公开信中,丁磊曾经和团队表示,“教育是一项慢事业。教育与科技融合是必须的选项,但却并非一个容易的选项。”

三、Allin名师互动大班课,直面竞争。

这几年,K12领域成为了诸多教育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前有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巨头环伺,后有猿辅导、作业帮等独角兽公司夹击。尽管2018年,网易有道也喊出了“All in K12”的口号,但相较于这些公司而言,网易有道在K12领域的规模还相对较小。

不过,结合自身技术优势和以用户、产品为导向的特质,网易有道在K12领域提出了一个创新型的教育产品模式——名师互动大班模式。

在有道看来,名师互动大班模式不是对原有直播大班模式的替代,而是对原有双师大班的升级,是在包含双师大班所有元素(直播、主讲、辅导老师)的前提下,增加了AI、网络实时通信、自动化判题、交互设计等技术的深度挖掘。这种模式能够有效覆盖大量新教学场景,是一种更为集约化、更有效的手段,解决过去直播大班课的矛盾,从而实现对传统直播大班课的超越。

敢于直面竞争,才能直接站在这个舞台中央。

很多人都用“佛系”、“文艺”来形容网易,那是他们不明白,这是一家经历过世纪股灾的公司,这是一家浴血厮杀多年的公司。

有道是很克制,在教育行业不断融资烧钱的时代,保持默默耕耘态,无论是硬件还是大班课,都一直在产品技术端创新与改良。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正如丁磊所言,网易一直在选择正确且擅长的赛道。在这些领域将产品和服务做到极致,市场和用户自然会给到你公正的结果。

今年,丁磊49岁,网易23岁,网易有道才6岁(按2014年有道正式进军在线教育算起)。前五年默默生根发芽,再五年怒放开花,后五年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

丁老板的教育梦,还在开花阶段。

桃李财经思考

丁委员连续三年教育提案

5月21日,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丁磊提交了7份提案,涉及数字文化、数字音乐、数字教育、数字抗疫、数字养老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多个行业领域。

丁磊的教育梦

在关于教育的相关提案中,丁磊就推进编程教育纳入基础教学体系、推动在线教育模式常态化、打造创新人才聚集高地等话题建言献策,重点,这是是丁磊委员连续第三年关注教育议题。

《搭建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共建共享平台,推动在线教育模式常态化》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成为支撑“停课不停学”的重要手段,有效提高了社会数字化基础和国民数字化程度。同时,也存在着设备和技术门槛较高、内容缺乏标准规范、资源未能普遍适用等短板。

对此,丁磊提出了《关于搭建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共建共享平台,推动在线教育模式常态化》的提案。他建议,加强线上线下教育融合,让在线教育长期性、常态化、正规化教学。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在线教育精品课程的供给,择优纳入全国数字教育资源免费平台;搭建智能化中台,提供个性化教学智能解决方案;有序实现在线学习、线下教学在质量和成果上实质等效、学分互认;鼓励研发符合在线教学需求的智能硬件产品;更加注重发展贫困地区的数字化教育。

《推动编程教育纳入基础教学体系,着力培养数字化人才》

编程教育作为未来数字化科技人才的重要培养基地,近年来已被全国多地区教育局宣布纳入学校课程。

丁磊提出了《关于稳步推动编程教育纳入我国基础教学体系,着力培养数字化人才》的提案。他建议,将少儿编程纳入中国中小学基础教育课程体系,培养面向未来数字化竞争的复合型人才。加快区域试点,形成从高中向小学、从东部向全国的推广格局;创新教学模式,形成中国特色的少儿编程课程体系;教企共建少儿编程学习资源库,提供实践平台;将少儿编程纳入学业水平考试,作为综合素质评价重要内容;加强少儿编程教师人才培养。

《加快长三角人才一体化建设,全力打造创新人才聚集高地》

长三角是数字中国发展和数字人才集聚的高地。

在《关于加快长三角人才一体化建设 全力打造创新人才聚集高地》的提案中,丁磊提出建议:明确长三角人才发展的统一政策和协同管理机构;建立长三角专家资源人才库,推进长租短借、共享员工、零工经济等人才柔性流动机制;推动长三角各地户籍制度与社会保障制度的一体化协同;构建符合区域特点的人才评价体系;发展现代化的职业教育培训体系。

或许在两会上,丁磊和俞敏洪是一类人。

推进零售化,真的是餐饮业的万能解药吗?

如何深度认识零售化?如何理解餐饮零售化和常规新零售的区别?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4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