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半课程掏了8800元,年轻人为了“学习”多肯花钱?

中概股一周精选:新能源汽车走势分化,百度股价创年内新高

今年以来该中概股指数上涨33.05%,本周该指数微跌0.3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财经工作室,36氪经授权发布。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怎么才能成为人才?付费学习。

10多天之后,2021年研究生考试初试开考。那一天,预计将有超过300万人走进考场,为期两天的考试将验证他们长时间以来的努力和付出。不少学子曾花费了数千甚至上万元,去购买考研资料或报名考研学习机构等。

还有很多人,刚刚参加完今年的“考公”笔试。2020年11月29日,国考“行政”和“申论”开考,共有通过资质审查的157.6万人参加考试,上岸几率约为1/61。为了成功上岸,他们不惜投入重金,参加各种公考培训课程。

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成为人才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花钱“买课”已经成为了年轻人不得不做的选择。各种成人培训班、兴趣班、在知识App上买的课程,甚至于在播客上花钱听的一场演讲,年轻人们正在各种渠道上,用真金白银为知识“买单”。

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以考研为例,今年4月,天风证券发布了一份关于考研培训行业的报告,其中表示,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统计的信息,有31%的考生表示愿意参加培训班。前瞻研究院的数据亦表明,有22%的考生在备考阶段支出超过1万元。预计2020年考研人数约341万人,考研培训市场规模超过150亿元;到2024年整个市场规模将超过200亿元。

“知识付费”一直是热点。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借壳上市失败,曾经成为话题;罗振宇的“得到”想要上市也一度被热烈讨论。今年年6月,巴九灵上市进程再次被阻时,吴晓波曾说,他怕知识付费变成“伪需求”。但根据媒体报道,巴九灵一年的净利润有7000多万元,也算是一门好生意了。

本期小酒馆,我们也找到了6个年轻人聊了一下关于为“学知识”付费的问题。毫无疑问,他们愿意为学习投入和付出,除了自我的努力外,也包括了数额不小的金钱支出。这其中,有收获,也有跳坑的教训。

他们有人曾连续7年参加以“难度”闻名的司法考试,为此支出甚至超过50万元;有人为了获得艺术道路上的通行证,从中学时起就参加各种艺术兴趣班,发现到最后,这是一堵用金钱垫起来才能爬过的门槛;有人在准备考研的过程中,不断付费报班,直到最后才发现,其实考研过程中学会甄选信息、识别出真正对自己有用的课程,才是最重要的。

通向知识之路,如果一早就标好了价格,而且越来越贵,这对于年轻人成才,是很不利的。

50万元也换不来司法考试证书

唐予过 | 29岁 自由职业

从22岁大四那年至今,我参加了7次司法考试,期间还经历了一次考试制度大改,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通过考试。

备考了7年,我要是专心打工,至少可以赚个几十万元。除去这些时间成本不说,这么些年我已经投入了50万元,可以说是下了“血本”,却至今没有个结果。虽然说要将这笔钱全算到备战法考上,或许有些不妥当,可这些年我的人生主要任务就是法考,它也是我所有支出的源头。

头两次考试时,我其实放在考试上的心思并不多,只花钱买了一些备考资料,结果成绩并不如意。2016年,经过和家人的商量,我决定全职备考,家里则同意给予我经济上的支持。

我在一所大学附近租了一个床位,一个月1500元。一间卧室里4张床,我的室友也和我一样,是为了某个考试专心备考。这个床位我连租了好多年,每一年我都想着,这是最后一年,环境恶劣也不怕,忍忍就过去了,可没想到结果是“年复一年”。要不是去年城市整治出租房,那个床位可能我现在还住着。

我抱着必胜的心态,先报了一个3万元的面授班,在考试前一个月又花了上万元,报了另一个“封闭”班。结果考试还是没过。我家里人倒是很支持我,我父亲说,“都已经准备3年了,再来一年又何妨”,转身出门又往我卡里转了10万元,并鼓励我:“明年一定过!”

2017年的那次考试,是司法考试制度改革前的最后一场考试,现在回想,也是我离成功最近的一次。那一年我四门总分是358分,及格线是360分。在2017年,一整年的报班费用和日常开销,我一共花了15万元。说实话,这时候我想过放弃,可是一想到就差一点就成功了,还是忍不住打算“再拼一把”。

2018年,司法考试改革,由之前主客观统一考试变为主客观分两场考,客观题成绩合格才能进行主观题考试,而客观题有效成绩可保留两年。改革后的考试科目也增多了,我当然还是选择了报班,又是近4万元的一笔支出。

2018年考试的客观题我通过了。但是2018年和2019年,接连两年的主观题我都没通过。今年,我又是通过了客观题考试,11月底,我刚参加完主观题考试,现在还没出成绩。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求如我所愿。

从2016年开始算起,我全职备考也有5个年头了,报班、买书籍资料、日常开支……每笔都是钱,报了无数培训班,却始终没换来那个证。

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今年还不过,就一定要结束这种全职备考的状态,我得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600万的艺术进修,我还是放弃了

夏玥 | 26岁新媒体从业者

说起来,有意思的是,我当初是因为上学“坐不住凳子”,才被迫走上艺术道路的。但是后来我还是爱上了它。

我小时候特别淘。为了让我能安静下来,当个文静的女孩子,我爸妈强制我在琴棋书画这些艺术门类里选一个学习。什么戏曲、钢琴、声乐,我全部都接触过,但是学到后面太累了,我说什么也坚持不下去。我爸妈不死心,又让我学了象棋、围棋、毛笔字,结局当然就是重复前面的失败。

但这么多东西,总得选一个坚持学下去。我拗不过爸妈, 最后还是选择了美术。女孩子都爱美,我也不例外,美术当时在我看来,就是简单地画个画,还能培养下自己的审美,也没什么不好。但当时我可没想到,我选择的这个方向,后来几乎掏空了我爸妈所有的积蓄。

从小,我爸妈就想把最好的都给我。我读的中学,初中每年学费6000元,高中每年要8000元,都是当时比较贵的学校。而我选择的美术,竟然成了我们家最奢侈的一个支出。

画画需要的用具,颜料、马克笔、画纸、画笔、画布,一个都不能少,这些消耗品几乎每三个月就要更换一次,每次都要花费近2000元。通过几年的学习,我正式将美术放在自己的未来发展规划里,所以我也一直没放弃。为了以后能进美院,我开始参加培训班。

一天半课程掏了8800元,年轻人为了“学习”多肯花钱?

我先是在老家上了半年的培训课,还在高考那年的寒假来到北京的画室,花了将近5万元报了集中培训。艺考班通常都会押题,帮助考生了解考试的形式和内容,个人画风也会在这段培训期间有所提升。为了能通过目标院校的校考,我几乎每晚都在熬夜画画,幸运的是,最后拿到了我满意的结果。

除了备考提升,我还需要去选择备选院校,毕竟多种选择多条路。每个艺术生可以同时报考10-30所院校,我报了20所,每所都要交120-350元不等的报名费。考上之后,我大学每年的学费要12000元,在所有的专业里,这算是比较贵的了。

但这并不是结束。为了拓宽以后就业的道路,我还去报名了电脑动画培训,这又花费了35000元左右。

或许是老天看到了我的努力,我拿到了国际大师的推荐信,获得了去英国中央圣马丁学院进修的机会,但学费折合成人民币大约要300万元,毕业后的大秀也需要自费。全算下来,我大概得需要600万元才能完美毕业。我没有勇气跟爸妈说这件事,想了想,干脆自己做了决定,不去了。

我现在毕业已经几年了,在传媒行业工作,但我并没有放弃对美术的热爱,在闲暇时间还经常去看画展、参加各类艺术品鉴会。

当年真没想到学习艺术是个这么“贵”的事。但如果让我重新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美术。

8800元的考公面试班,不如一场免费讲座

小茹 | 21岁 一线城市准公务员

全职备考约8个月后,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广东珠海的某事业编制。不久后,我在公务员省考中再次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广州某街道办录取,现在,我是个准公务员。

疫情期间,我的备考时间很充分,所以我在笔试阶段没有报各种培训班。当然,我没有报班的一大原因还是,某些培训课程的价格也实在太贵。一个40-60天的线下课程,就需要花费5-10万元(考不过全额退款),我真的报不起。我研究了一下它们的课程发现,这就是将考试的内容按模块进行拆分,制定学习计划,比如行测学习一段时间,申论学习一段时间。因此,我决定不报班,自己照着这些课程表做了一份复习计划。

但是后来,我还是在线上买了一些课。我花的第一笔大钱是购买了个980元的“行测系统班”。据说有些上了知名的线下培训课程的人,也会买这个班,因为是基础理论课程,需要不断复习。另外,我还买了个很流行的“站长申论课”,1200元的半年班。

这个线上课程我认为非常有用,因为我的行测达到75分以后,没法再往上提高,只能往申论这一科去下功夫,而这个站长的课程很流行。据说,这个主讲人也是某机关的工作人员,这是他搞的兼职,他讲的内容更符合需求,但需要有基础才能听懂。我每周上三天课,三天写作业,剩下一天做模拟考试,这样持续了半年。

一天半课程掏了8800元,年轻人为了“学习”多肯花钱?

除此之外,我还会上网刷帖子、看推荐,然后在淘宝购买某些讲师的课程。我买过一个300多元的网红课程,但我发现这就是一个坑。这个课程在网上非常红,曾经是知乎的热门榜首话题,号称是独家视频,其实内容就是照本宣科,涵盖的知识点也不足,没什么用处,都是靠水军评论撑热度。

我第一次参加笔试,是珠海的事业编考试。那次考试我表现很好,以83分的成绩拿到了第一名。分数出来后,珠海那边通知我三天后面试,我一下子着急了,因为我对面试的流程、规则、内容一无所知,于是我又花了8800元报了某面试速成班,但真正上课的时间只有一天半。

好莱坞的终曲,流媒体的下半场

未曾在大荧幕上映过的电影,还能算是电影吗?

现在看来,这笔钱值不值不好说。这个课程内容非常刻板,就是提供一套“最经典”的题目和答案,让你一天半里把这套答案死记硬背下来,相当于只给了一个答题的模板套路。上完之后,我发现,它并没有教我解决面试中会遇到的问题,或者其他融会贯通的方法。结果我的面试成绩是第二名,只因为笔试成绩较好,我的综合成绩才拿了第一。

后来,当我被通知要去参加广州公务员面试的时候,我查了下,面试的课程要2万元,我没有这么多钱,加上当时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做准备,我就没有继续报班。不过,这期间我听说某机关单位的局长开设了一场公益讲座,我就报名去听。听完之后,发现他讲的才是“面试技巧”。

机构的人,并不知道机关单位里面真正的工作是怎么样的,原则是什么样子的,比如省考是无领导小组面试,机构就会教你要多发言、多刷存在感,他们以为你积极地表现,踊跃发言,甚至打断别人、抢答问题、批判别人的观点、有自己标新立异的观点,你的成绩就会比较高,但其实这些都是错的。这位局长就跟我们说“言多必失”,教我们最好是有比较好的时间规划,耐心倾听别人的观点,并补充更好的观点,善于总结和提炼。

这个讲座更有趣,会结合社会热点,让我们设身处地思考问题。我感觉,8800元上一天半的课程,还不如我参加的这场两个小时的免费讲座有用。

为了考研上岸,我到处花钱买课

楚楚 | 24岁 某互联网公司pr

我本科是在一所普通一本读的新闻学,但是考研我选择了报考复旦大学的经济学。

决定考研后,我报了某大型考研机构的公共课,包含英语、政治和数学三门学科,全程加起来大约2000元,时间是从4月份一直到暑假结束。这个课程是大班课,二十几个学生挤在一个教室看大屏幕上的录播课。

结束之后,我又在其他二手交易平台上买了比较便宜的公共课录播课,三科加起来才不到200块钱。在专业课方面,我买了某考研金融名师的经济学课程,报了一个5000多元的定向辅导班,从九月份到考研前。

我觉得这下子差不多了,但没想到,这还不是我这场考研培训消费的终点。

定向辅导班的课程实在太少,一个月也就两次课。而所谓目标院校的定向辅导,实际上就是找了一个复旦大学的在校学姐直播讲课。我第一次听的时候都愣住了,这位学姐照书念了一通,说到的内容还没有我已经学到的多,后面我就果断没有再听。

但我之前是文科生,报考这个专业面临的困难非常大,尤其是数学。于是,我病急乱投医,开始加入各种QQ群、微信群,和卖资料的学长学姐们联系,同时,也被他们疯狂推荐,买专业课的笔记、核心重点、真题答案,还买不同机构出的数学题集;同时,看哪个名师据说押题率比较高,就去跟风买书。七七八八加起来,那两个月又花了好几千元。

到了12月初的冲刺阶段,我又买了学姐推荐的一对一辅导课,十节课3000块,一节课45分钟。考试前最后半个月,又被各种群推荐了专业课模拟卷,各种“绝密资料”、“保过模拟”的噱头刺激着神经,我脑子一热,最终又入手了三份不同的模拟卷,每份价位都在400元左右,合起来又花费了一千多元。

为了考研,我投入了上万元,但最终,我还是败在了数学上。考研前花的很大一部分钱,都是扔进了坑里。

记得我考研前,有位学长说过,考研就是做选择的时候。现在我回想起来,所谓的“选择”不仅指的是报考学校,应该还包含了在这个过程中去做信息搜集和筛选的能力。

花2万元学茶艺,却一脚踏入连环坑

陈妍|26岁 插画师

大学毕业那年,我突发奇想花了2万元钱报了一个三个月的中级茶艺师班。

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普通人可能很难理解,这个听起来虚无缥缈的“茶艺师班”,报名费竟然堪比一些创业“总裁班”。

但估计他们更想不通的应该是,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竟然为了这么个培训班能花上2万元钱。

这些钱来得并不容易,是我上大学时做了几年兼职才攒下的。之所以报这个班,是因为我觉得,茶艺师一举一动都非常优雅。我天生就喜爱“美”的事物,我觉得茶艺真的太美了,袅袅生烟,茶香淡淡,这对我特别有吸引力。所以我一咬牙,就花了几乎全部的积蓄报了名。

一天半课程掏了8800元,年轻人为了“学习”多肯花钱?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是一个连环大坑。

一个完整的茶艺师表演,或者想当真正茶艺师的人,在设计茶席时,不仅仅要单纯会茶艺的知识和动作,你还要会花艺、香道(识香、六根感通、香技呈现、香法修练等)、古琴、书法。插花设计茶席、点香做茶道、泡茶、席间古琴表演,这几个完整流程结合起来,才是古色古香的茶艺表演的完整过程。

关于这些,所谓的培训班老师向我介绍的时候却都没有事先说明,而是在培训过程中慢慢诱导我,逐个报班。学习了几天之后,老师就开始教完整的茶艺表演流程,在过程中时不时“不经意”地点拨我们说,插花摆席也是茶艺表演的重要环节:“你不会插花?要不报个班学一下,不然会影响后期茶席设计,也会破坏你的学习效果。”

插花班学习费要3000元,为了能够学习到完整的茶艺表演,我咬牙报了。后面的书法班、古琴班、香道班,都是同样的套路。这些培训班都在同一栋楼,简直是一条龙服务。起初我上课时还奇怪,这些班为啥都挤在一块儿,现在我终于明白原因了。

等到最后老师向我推销香道班的时候,我实在是没钱了。

我算了一下,茶艺师班2万元、插花班3000元、书法班3000元、古琴班2000元,加上我还要自己买茶叶、茶服、茶具,前后我花了接近4万元,但我学到了什么呢?3年过去了,这些东西我不能说完全没用,偶尔我也能给朋友秀一把,但也仅限于此了。

当我抱着对传统文化的喜爱,决定报名参加培训的时候,一个个连环坑就摆好了。

兴趣培训班就是烧钱的“无底洞”

kiki | 21岁 大四学生

很多孩子可能从小就开始上奥数班、作文班、英语班,而我小时候除了要上这些学科相关的补习班外,还要挤出时间去上兴趣班。

但是由于我“三分钟热度”的性格和培训老师水平参差不齐的缘故,导致我上了这么多兴趣班,最后却一个都没有学成,每样都只是学了点皮毛,花在这上面的钱几乎都打了水漂。

我爸妈一直认为学习钢琴能够陶冶情操,能让我赢在起跑线,所以从上小学开始,就为我报了钢琴培训班。学钢琴前期投入很大,一台普通的国产钢琴也要几万元,每周上两节课,每节课100元,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价格。

学费和买钢琴的钱还只是基础费用,学琴后面还有考级、乐谱、调律等各种费用,而且随着学习程度的加深,还要换更高级别的老师,学费也会水涨船高。

因为学琴,我们家的亲子关系一度很紧张,爸妈每天都要盯着我练至少一个小时的琴,我则常常边哭边弹。钢琴至少要学六年才能有阶段性的成果,但我学了三年就不愿再学下去了,所以现在我依然是个半吊子水平。

一天半课程掏了8800元,年轻人为了“学习”多肯花钱?

初中的时候,学校组织了管弦乐队,经常会受邀去市里各种活动上演出,入选管弦乐队的同学都神气活现,我特别羡慕,于是回家央求爸妈给我报了一个萨克斯的培训班,打算偷偷学习一段时间,再去申请参加管弦乐队。

因为我想尽快学成,所以爸妈帮我找了一个打着“两个月速成”旗号的萨克斯培训班,收费在当年算很贵了,6000元两个月,还送一只价值3500元的萨克斯,但我偷偷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赠送的那款萨克斯是国产杂牌,售价才不到2000元。

我上了几节课后,发现这个培训的老师很“水”,第一节课就教我一定要非常用力地抵住下嘴唇,在嘴唇上抵出痕迹才算“下功夫”,一些音吹不准,他只会让我继续找感觉,很少告诉我技巧,不像是“教学”,倒是像“伴学”。最扯的是,有时候他自己试吹示范的时候也吹不准音。

我和常年学萨克斯的同学交流了一下,同学告诉我,乐器培训的“坑”很多。像我参加的这种打着“速成”旗号的培训班,一般都是为了卖乐器,一些音总是吹不准很可能就是乐器的质量太差了。两个月下来,我依然只是学了点拿不出手的“皮毛”,自然也没能如愿加入管弦乐队。

我上高中时,学生间开始流行街舞,一时之间,各种街舞培训班在大街小巷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经过萨克斯事件,我学到了经验,在报班之前先去“试课”。试课的老师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非常有经验,教得也很仔细,一节课下来给我的体验感很好。这个街舞培训班的价格是大班课半年卡1200元,每周六下午上课,我算了一下,平均下来一节课才50元,以这个老师的水平来看,这个价格的课程性价比算很高了。

结果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当我交完钱去正式上课后才发现,这个班原来还分初级班、中级班和高级班,我一个初学小白自然是分到了初级班。这听起来还算合理,但是,初级班的老师只是一个附近大学的大二学生,根本没有系统的教学办法,只是一遍遍地领着我们跳,由于是大班课,一节课才45分钟,老师也不可能仔细给每个人抠动作,学了几支舞下来,我一些基础的动作还是做不到位。

而且,据这位“老师”说,她来兼职做一节课的工资只有50元,而我们每节大班课至少有20位学生,学费加起来也有1000多元了。

最后我还是没能坚持学下来。而我也发现,这些培训课都是烧钱的“无底洞”。我作为业余爱好者,和长期学习这些专业的同学比起来,实际上投入并不算多,但市面上的很多兴趣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就玩的是各种套路,等着你往下跳。尤其是像我这种,每种培训都想“试水”的嫩韭菜,正是它们最喜欢“收割”的目标。

直播赚吆喝、社区生鲜遭围猎,碧桂园怎么这么难?

碧桂园的打法迭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3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