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只有当今时今日,被资源和舆论搅动的饭圈之争日趋白热化的时刻,一些年岁渐长的网民,才会有时想起一些蒙尘的互联网角落,想起一些遥远的时光,那是中国追星族团体的田园牧歌时代。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杨松松,头图泉源:视觉中国

上个月,“宋茜粉丝隐蔽anti吧十年”登上热搜——

宋茜粉丝“天篷元帅猪小八”在今年八月通过竞选,成为了anti宋茜吧的新任吧主,删了15000+条黑帖,拿下了这个疯狂了十年之久的anti吧。点进热搜的路人纷纷被其毅力折服,直呼“饭圈使徒行者”。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anti吧指专门为“黑”艺人而降生的贴吧,黑粉们经常在其中举行唾骂艺人、编织艺人黑料、制作艺人黑图等流动,对艺人发生负面影响。

“隐蔽”是真,但没有“十年”,也没有“卧薪尝胆”的夸张戏码。

热搜发酵之后,当事粉丝在自己的微博澄清,自己现实“卧底”时间七年,天天坚持在贴吧签到。

但也仅此而已,她没有在贴吧中发过言,竞选吧主也仅有一张选票(当然是她自己投的)。如粉丝自己所言,能拿下吧主位置,更多是“机遇”眷顾。

百度贴吧有划定,吧主须努力登录并维护自己统领的贴吧,否则吧主身份将有可能被打消。粉丝正是抓住了这条规则,趁前任吧主疏于治理,取而代之——这与今年7月奥特曼迷“占领”艾斯吧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疏于治理、发帖量少、活跃度低等,已成许多娱乐明星贴吧的常态。anti宋茜吧倒台的背后,不是anti粉真的溃败,而是饭圈众人逐渐远离了“贴吧追星”这块阵地。

明星贴吧沦为“工具吧”

点开百度贴吧娱乐明星板块人气最热的某男星贴吧,前100条帖子中,约六成为花样规整的美图分享帖和表明帖,除此之外多为逐日例行的数据楼。数据楼设定目的,要求吧员逐日手动到贴吧中签到,而且在数据楼中回帖。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翻阅数据楼,一位吧员最多可刷上百条回帖,很快就能到达目的设定的5k回帖数。但除了数据楼之外,其他分享帖的回复寥寥,吧员之间的实质性交流不多,真正活跃的粉丝数目也很有限。

类似的情形在大多数明星的贴吧中都很常见,有时并非是吧友不想在贴吧说两句真心话,而是闲聊帖往往会被判定为水帖,而且收到吧务的如下提醒:“亲亲,这边发帖记得带idol台甫,否则不计入有用数据噢。”

不做数据的帖子,好像就没有存在意义。久而久之,比起和同担(饭圈用语,指偶像相同的粉丝们)交流,粉丝们打开贴吧,更多抱的是完成任务的目的,签到水帖一条龙,事了拂衣去。大多数时刻,曾经热闹的贴吧成了粉丝们为自己的偶像刷数据用的“工具吧”。

如果说哪一位内地明星的贴吧另有一丝烟火气,那一定是“杨逾越吧”。点开杨逾越吧,可观人世万象——社会新闻、生涯趣事,反而是聊杨逾越相关的内容屈指可数。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杨逾越吧部门帖子截图

这种怪象源于去年杨逾越吧吧主“一刀两断”的天才想法:为了提升贴吧活跃度,吧内激励人人多发时事新闻,只要不涉及其他艺人或敏感话题,都可以各抒己见。

这一政策的初衷,是激励更多吧员发帖,吸引路人入驻“杨逾越吧”。但效果却是帖子中的杨逾越“含量”越来越低。厥后甚至演变到发杨逾越相关的帖子,就会被讥讽:“发杨逾越的能不能去其余吧发,这里可是杨逾越吧。”

是不是有点昔时风靡全网的魔兽天下吧和李毅吧内味了?

贴吧追星到底有多好玩?

“杨逾越吧没有‘杨逾越’”,这一今天听上去略显奇葩的规则,在十年前的明星贴吧里司空见惯。那时刻的饭圈,还不像现在这般礼貌森严,人人各抒己见,可以聊明星相关,也可以水几条无伤大雅的生涯帖,空气轻松许多。

贴吧追星的崛起,可以追溯到2005年。

想昔时《超级女声》一炮而红,日渐扩张的“超女”粉丝群体急于找一个网络群集地,那时最大的中文社区百度贴吧成为不二之选。“超女”粉丝们在贴吧内分享追星心得、组织投票、谋划线上线下的应援流动,开创了一套特有的贴吧追星生态。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李宇春吧是那时规模最大的贴吧。

最主要的特点之一是封闭性,即“圈地自萌”。贴吧不像微博有“广场”设置,内容向微博的所有用户显示,粉丝流动所有且仅在特定的贴吧内举行,鲜少影响到其他“路人”。

Storage2009年加入了《快乐女声》选手黄英的贴吧,在黄英吧活跃了两年,算是黄英吧的资深吧友。比起现在层级明白的微博谈话机制,她更青睐于贴吧中吧友们同等交流的空气。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现在另有不少吧友活跃在黄英吧中。

“黄英吧那时发帖对照自由……我和几个小伙伴经常在吧里版聊水帖。有一些追前线的粉丝会发一些演出图和视频,也有歌友组织一些线下流动。”甚至另有吧友因版聊生情,最终走到一起的。

去年杨逾越吧曾因在吧内举行编程大赛引发关注,实在,在10年前的贴吧,举行类似的团建流动简直是屡见不鲜。Storage印象最深的是黄英吧举行过的一次征文流动,分为小学组和中学组,主题是夸彩虹屁,写自己的追星故事。

最后,吧友们写的文章由一位叔叔粉整理成作文书送给黄英,黄英逐一写了to签,回赠给每位介入的粉丝。Storage收到自己的专属to签时,开心得一蹦三尺高。

她叹息:“感受以前写的器械傻傻的,但那也是一段美妙的回忆……在贴吧熟悉的同担,十几年了,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到现在也照样会联系。”

除了分享交流、投票应援之外,贴吧还为那时的粉丝同人创作提供了土壤。00年代,网友们拉郎的情侣还不叫“CP”,而是被称为“王道”。王道吧人气丝毫不输艺人的小我私家贴吧,其中充满了糖点剖析帖、同人文帖、同人图帖等。

那时的同人创作门槛极低,可以说只要有人写就有人看。网友listen就曾经为自己喜好的cp做过同人文产出:“那时文笔只能用烂得惨无人寰来形容,但照样有一堆小伙伴激励我,还天天催更,可以说是我的文学启蒙。”

混迹同人圈7年的林熙同样眷念昔时混迹论坛的时光。“以前在贴吧看文稀奇自由,而且产量大,随便刷新就能刷到更新。现在看个文跟打游击战似的。”

林熙形容贴吧是一站式追星论坛。贴吧郁勃时期,新粉入坑第一件事就是加入艺人贴吧。置顶有明星圈粉闪光点总结,天天吧内都有帖子总结艺人的行程和物料,还可以在贴吧内购置明星周边……现在这些功效涣散到了差别的APP中,虽然专业性更强,但手机内存也加倍拥挤了。

贴吧战争,同样恐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抛开回忆滤镜,贴吧自然也不是彻底的追星净土。那些年,第一代网上追星的年轻人,是若何与“对家”粉丝互扯头花的?

谜底很简朴:爆吧。

生在2000年以前的中国网民,应该都对爆吧有点印象——在贴吧内不停地发无实质内容的唾骂帖、水帖、垃圾帖等,使他人的发帖被迅速湮没,这种扰乱贴吧秩序的流动听上去简朴,现实破坏力不能小觑。

史上最大规模的爆吧事宜发生在2007年,李毅吧与李宇春吧发生冲突,随后李毅吧一些粉丝对李宇春吧举行抨击,这可能是网络上直男群体和饭圈之间的初代战争。

爆吧行动于昔时6月21日晚最先,3小时内,李宇春吧被刷屏1900多页,被爆近10万帖。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这一载入贴吧历史的事宜甚至拥有一个专有词条。

这一手段在贴吧互撕中屡试不爽,去年8月,蔡徐坤吧也履历了反蔡徐坤吧的爆破。除了主吧,爆吧行动还殃及了蔡徐坤的其他衍生贴吧,种种脸色包、黑图、檄文充斥在贴吧主页。

除此之外,各泛娱乐贴吧中吧员披着匿名ID散布不实信息引发粉群战争的情形数不胜数。著名吃瓜贴吧“途经的一只吧”就是种种爆料帖、数据对比帖、艺人拉踩帖的群集地,常有所谓的“工作人员”“内部人士”在其中爆一些真真假假的料。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从“途经”吧撒播出去的“金在中在网吧暴打林允儿”“伯贤金开农行门口耍大刀”等著名假料险些可以编本《韩国艺人打架的100种缘故原由》。(以上假料均为无稽之谈)

不少贴吧时期的饭圈恶习延续到了豆瓣、微博等APP的娱乐板块中。“爆吧”在微博演变为狂刷艺人的黑词条攻占艺人的“广场”,豆瓣的八卦小组“豆瓣鹅组”则成为“途经的一只吧”的接棒人,种种爆料满天飞。

只是时过境迁,战场换了又换,今天,相比于贴吧的“圈地自萌”,在微博发作的粉群战争会获得更多围观,发生的影响也更大。

转移阵地的饭圈

贴吧娱乐板块的生命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这一年,微博上线了“超级话题”社区板块(以下简称“超话”),为列位同好提供了在微博群集的小圈子。

超话与贴吧接纳相似的签到和发帖机制,相当于贴吧在微博内部的替代品。这成为追星族们将阵地彻底迁移到微博的最后一个契机。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万物皆可“超话”。

事实上,微博从起跑最先就瞄准了追星族这块用户群体。微博上线的第一天,就有大略统计显示,近两成的当红明星第一时间开通了账号。

相比起贴吧,艺人“在场”的微博自然更容易吸引粉丝的加入。微博的用户关系模子也更贴近粉圈结构,如果说贴吧的去中央化社区是粉丝的自嗨,那么微博的链条式关系则更多知足了粉丝与艺人的互动,与此同时还保持了艺人的被聚焦性。

追随偶像的脚步,重大粉群涌入新的平台。各大贴吧吧务顺应潮流,在微博开设账号,组建起新的营地。

一最先,“贴吧”们在微博的作用更多是引流,搬运贴吧的精品帖内容到微博吸引新粉丝,最终的群集地照样贴吧。但随着超话的上线和微博功效的完善,更多的粉群流动转移到微博举行。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早期的吧友会在微博上搬运贴吧中有趣的产出。

久而久之,真正的贴吧阵地反而被遗忘落灰,无人问津。年纪小一点的新粉入坑关注了官吧,随着做了应援,买了周边,才想起来问一句:“‘xx吧’的‘吧’是什么意思?”

要在微博运营好一个“贴吧”并不容易。微博设置的种种榜单成为了粉群新的必争之地。要力争上流就必须团结粉群气力,这时,“贴吧”们在粉群中的作用从群集地变成了引导者:

艺人没回归催数据、艺人回归了做代购、艺人生日了张罗应援、艺人失事了做反黑,时不时地还要组织流动调动粉群活跃度。

用某着名贴吧前吧务的话来说就是:“没有经纪人的命,操着经纪人的心。”

第一代追星族逝去的青春,都埋葬在贴吧里

为了吸引粉丝们购置专辑,艺人贴吧往往会推出种种随专附赠或低价加购的特典。特典由吧务卖力设计贩售。

“大吧”们都做到这份上了,通俗粉丝好意思不努力吗!不开二百个小号刷转发、不买上三千块专辑,都不配做xx的粉丝!

“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催数据催氪金的民风,然则现在的爱豆也确实需要这些……”Storage叹息道,“以是微博追星我更喜欢solo。没有以前在贴吧和同担一起谈天的那种快乐了。”

在互联网天下走马灯式的转变中,旧有的模式一蹶不振。曾经热闹的贴吧冷寂下来,最终成为时代的眼泪,而那些台前的明星和各色ID背后的粉丝们,也早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

只有当今时今日,被资源和舆论搅动的饭圈之争日趋白热化的时刻,一些年岁渐长的网民,才会有时想起一些蒙尘的互联网角落,想起一些遥远的时光,那是中国追星族团体的田园牧歌时代。

参考资料

1、FUNJI种瓜基地,《我们和一个宋茜10年迈粉聊了聊anti吧事宜 》

2、东方网,《吧主“卧底复仇记”再次上演?贴吧成为商家追逐流量的狂欢之地 》

3、于松叶,《贴吧消灭的背后,是百度的优质内容池之殇》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杨松松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3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