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的首位华裔贸易代表,会将美国贸易政策领向何方?

原题目:拜登提名的首位华裔商业代表,会将美国商业政策领向何方?

据新华社华盛顿12月10日新闻,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当日宣布提名下届政府多个高级别职位人选,其中提名华裔女状师戴琦(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商业代表。一旦该提名获得国会参议院批准,戴琦将成为首位担任美国商业代表的华裔女性。

“戴琦将成为第一个担任该职务的华裔美国人,她打破了种族身份的限制,为其他有色人种担任此类政府要职扫清了障碍。”美国众议院亚太裔小组主席赵美心(Judy Chu)9日揭晓声明称。

美国商业代表是政府中的要害职位,卖力执行美国的商业规则,并与其他国家谈判商业条款。而自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该职位的重要性进一步获得提升。戴琦为何能够获得这一焦点职位的提名?未来拜登政府的商业政策又将走向何方?

拜登提名的首位华裔贸易代表,会将美国贸易政策领向何方?

汉语流利,商业经验丰富

现年45岁的戴琦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在首都华盛顿长大,结业于美国顶尖名校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由于戴琦的怙恃均为中国台湾人,因此她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普通话。此前,戴琦还曾就读于华盛顿的西德维尔友谊学校,这所私立高中培养了美国几代精英人士及其子女,其中包罗前总统克林顿的女儿、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以及拜登的孙辈。

1996年至1998年间,戴琦作为耶鲁的结业生参加了与该校关系密切的雅礼协会(Yale-China Association)提议的英语教学项目,前往广州,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为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教授英语课程。此外,大学时代主修历史的戴琦还曾自主设计课程,在暑假时代在华盛顿中国语言文化学校为移民解说写作课。

戴琦早年曾在华盛顿多家状师事务所的商业办公室事情。2007年至2014年间,戴琦担任美国商业代表办公室卖力中国事务的高级状师。2014年,她进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担任商业照料,并于2017年被任命为该委员会首席商业照料。

作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商业照料,戴琦去年与特朗普政府商业团队商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历程中发挥了要害作用。她在谈判中加入了更强有力的劳工相关条款,令两党议员印象深刻。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许多美国商业专家、工会代表都以为该协定为未来商业协议的制订树立了模板。《纽约时报》也援引多名国会议员看法称,在美墨加协定谈判历程中,戴琦在和谐政客与利益集团的分歧方面功不可没。

拜登提名的首位华裔贸易代表,会将美国贸易政策领向何方?

戴琦在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上揭晓讲话

十四五·新开局|和谐之美

他们,是孩子们的“父母” 他们的付出却始终如一 她的午餐是名副其实的“工作餐” 她,是企业创业的“保姆” 她都会为老人预定可口的午餐 她,是老人们的“孩子” 她,…

深受国会议员认可的“问题解决者”

从美国的政治传统来看,具有国会事情靠山的人士通常会担任美国商业代表办公室的一些辅助性角色,很少有人能够被直接提名为美国商业代表。由此可见,拜登提名戴琦之举非同寻常。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其胜告诉汹涌新闻(www.thepaper.cn),“美国商业代表这个职位异常重要,涉及到美国商业规则的执行以及国际商业谈判。

除了高度契合的专业靠山外,戴琦还依附在美墨加协定谈判中的精彩显示广获国会议员好评。俄亥俄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示意:“戴琦是美国商业代表最及格的人选。”布朗称,“戴琦去年在美墨加协定谈判中为切实改善劳工状态发挥了要害作用。她还具备处置对华问题的怪异优势,并知道若何与盟友互助来实现美国利益。”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援引一名国会议员的事情人员看法称,温顺的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甚至商业首脑和工会都支持戴琦担任美国商业代表。“险些每个人都浏览戴琦,纵然他们不一定赞成她的(看法),但他们也会以为由她担任商业代表是合理的。”该事情人员示意。

美联社剖析指出,在制订商业政策方面,戴琦是一名务实的“问题解决者”,她能够弥合自由商业者与珍爱主义者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对此,吴其胜也指出,美国商业代表是国会与总统在商业问题上的连接点,需要协调白宫与国会的态度,而戴琦在这方面具有的事情经验,获得了不少议员的认可。

在11月24日写给拜登的一封联名信中,美国众议院亚太裔小组主席赵美心以及其他九位女性众议员赞美戴琦“经验丰富且善于外交”,并以为她“异常适合”处置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商业关系。值得注意的是,亚太裔小组成员此前曾指斥拜登提名的高层职位中缺乏亚裔面貌。另外,民主党参议员也怀登已敦促参议院共和党人批准对戴琦的提名。

国际商业政策态度若何?

自上世纪60年代建立以来,美国商业代表办公室逐渐负担了向导美国国际商业谈判的责任。而自特朗普执政以来,商业代表一职的重要性获得了进一步提升。

《纽约时报》剖析称,戴琦就任后,是否继续给予某些公司免征关税的权力,同时改善与欧洲、加拿大、日本和墨西哥等国的商业关系也是当务之急。此外,新任商业代表还要顺应民主党的优先事项,例如增加对工人的珍爱、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等。

古德曼称,“戴琦低调但强硬,拜登选择她而非一位更具政治色彩的人物,可见拜登的商业政策比考察人士预想的加倍努力。”

在吴其胜看来,戴琦在商业政策上的总体态度将与拜登保持一致,强调公正商业以及商业规则上的对等。吴其胜示意,与特朗普政府相同,拜登也将关注商业对海内制造业和蓝领工人的影响,并主张通过商业推动制造业回流,否决“外包”;而不同之处在于,拜登政府否决无节制和非理性的商业战,主张同盟友协调政策。

(本文来自汹涌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汹涌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3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