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透露出哪些信息?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由你音乐研究院(ID:unichartpro),作者:BOX先生,原文题目:《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是仍在升温的全球版权投资热潮》,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2月7日,全球音乐团体(Universal Music Group)旗下音乐词曲版权团体(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宣布收购Bob Dylan全部歌曲的词曲版权,而这也是全球音乐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词曲版权收购。

这笔版权收购协议涵盖了Bob Dylan至今60年职业生涯中共600余首音乐作品,从1962年具有文化里程碑意义的美国民权反战运动圣歌《Blowin’ In The Wind》,到今年反思肯尼迪总统遇刺的史诗级作品《Murder Most Foul》均在其中。而在这笔买卖完成后,这些作品未来所有的词曲版权收益都将归属全球音乐所有。

对于全球音乐而言,这笔投资不仅有助于自身的上市设计,更是在当前泡沫泛滥的音乐版权买卖市场中的一次主要胜利。事实,近几个月来,以Hipgnosis Songs Fund、Concord、Primary Wave和Round Hill为代表,相对新的市场入局者显示得更为“风景”一些。

一、后“三大”时代,被连续拉高的音乐版权价钱

只管被“黑天鹅事宜”笼罩,然而进入2020年,诸多版权投资公司仍频仍脱手。

1月份,自力音乐公司Concord以约1.6亿美元收购了Pulse Music公司大多数股权,获得了1万首版权歌曲。8月份,Concord再度脱手,以1亿~1.2亿美元的价钱又收购了美国摇滚乐队Imagine Dragons部门刊行多年作品的版权股份。

另一家公司Hipgnosis脱手加倍阔绰,不仅上个月收购了Kobalt Capital Ltd于2011年确立的第一支基金所拥有的投资组合,其中包罗42个差别气概的曲库,涵盖了跨越1500名词曲作者的3.3万首歌曲版权。在今年9月,该公司还以8000万美元收购了Big Deal Music,这笔买卖使Hipgnosis拥有了包罗Teddy Geiger、Kamasi Washington等160多位着名创作人的作品版权。自2018年起,该公司已累积在歌曲版权和曲库买卖中投入了近12亿美元。

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透露出哪些信息?

若是考察从2000年至今全球主要的音乐版权买卖可以发现,只管UMPG、Sony/ATV和Warner/Chappell Music仍主导着市场,然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音乐版权买卖最先泛起转变,音乐版权买卖市场逐渐告辞“三大”时代,越来越多新兴版权投资机构以及拥有低利率政策支持的私募基金的涌入,使得音乐版权买卖愈趋频仍,市场竞争愈发猛烈,版权价钱也急剧上升,版权商净分成(NPS)的倍数也在迅速增长

若何明白版权商净分成(NPS)的倍数?

在音乐行业,版权商净分成(NPS)是版权署理商所收取的版税金额,除去必须支付给歌曲作者,表演者以及其他会分享这笔版税收入的相关机构或人士之后所得的毛利润。

通常情况下,投资方会凭据版权署理商宣布的近12个月的毛利润来评估某曲库的价值,然后确定自己愿意花若干倍来购置该曲库。

那些在80、90年代支付5倍~6倍NPS购入的音乐曲库,现在可以轻松卖出10倍,甚至对于一些顶级长青歌曲来说,最高买卖倍数有时可以高达23倍。据Billboard援引美国着名歌曲、词曲作者Dolly Parton,其跨越3000首作品的估值可到达9600万~1.84亿美元。

只管此次全球音乐并没有透露这笔收购的价钱,不外MBW援引业内人士示意,这很有可能是一次破纪录的版权投资,Bob Dylan的词曲版权价钱预计在2.5亿~4亿美元之间,按600首歌盘算,平均一首歌的版权价值在42万~67万美元之间(折合人民币273万~436万元/首)。该专业人士同时示意,若是该笔买卖在行业范围内举行竞标,版权价钱可能会更高(不外多家外媒报道,该笔买卖并未举行竞标)

二、为什么版权买卖愈趋频仍

如上文所述,更多私募基金和机构投资者的入局自然是主要的缘故原由之一。除了私募股权投资机构Kohlberg Kravis Roberts和Mubadala的直接参与,实际上许多财团也愿意将钱投给自力版权署理公司,不直接参与公司的一样平常运营治理。例如,自力版权署理商Lyric Capital Group就从摩根斯坦利、SunTrust Bank和Pinnacle Financial Partners等投行以股权质押和债务融资等形式获得了3.5亿美元的资金,举行对音乐版权的收购。

在此过程中,许多中小型版权署理公司要么被吞并,好比8月被Hipgnosis收购的Big Deal Music,要么只能想办法乞贷或融资吞并其他公司。

与此同时,一些版权署理机构还正准备举行营业扩张,其中就包罗收购音乐人母带。几个月前,Primary Wave与英国歌手Olivia Newton-John确立互助,并收购了其母带和版权资产,之后双方还携手收购了Whitney Houston的版权和母带录音收入泉源的股份。另一家自力版权署理机构Spirit Music Group则收购了一部门美国着名乡村音乐歌手Tim McGraw的母带权,以及创作歌手Ingrid Michaelson的母带和版权资产。

对于一家自力版权署理商来说,同时拥有歌手母带和版权将可以使其收入泉源加倍稳固。“当你同时拥有这两样器械时,就无须忧郁可能会失去控制权。我们很愿意不停收购母带,但这个生意现在还主要掌握在主要唱片公司的手中,只能走一步看一步。”Spirit Music Group主席Jon Singer在接受Billboard采访时示意。

外,版权买卖频仍事实上也和美国整体的税收政策有着亲切的关联。国税局通常将出售或交流的“自主创作的音乐作品”所得收入视为资源利得,而不是个人所得,现在要缴纳的联邦最高税率为20%。不外在拜登竞选时代,提议将资源利得的联邦最高税率提高一倍至40%,或将其转变为个人收入举行征税,现在最高税率为37%,且拜登也提议提高这一税率。

据2006年美国《词曲作者的资源利得税法案》中的相关规定,“自主创作的音乐作品”归类为了资源资产。这意味着词曲作者仍需为版权税收支付联邦所得税,但若是出售了自己的词曲版权,则支付的资源利得税则要少得多。

除了税收政策,在今年全球“黑天鹅事宜”的影响下,音乐人不得纰谬自身未来的职业环境和个人收入举行更多考量。Billboard援引业内人士示意,尤其是60和70一代的音乐人正在思量他们的遗产和遗产计划,不少版权署理律师也示意在今年收到了更多有意出售词曲版权的来电。

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透露出哪些信息?

前几个月,Billboard刚刚公布了去年收入最高音乐人的排行榜。Rolling Stone乐队名列榜首,该乐队去年的收入到达了6500万美元,其中巡回演出收入占到了93%(6050万美元),词曲版权收入微不足道。排名第三的Eton John,去年收入到达4330万美元,其中巡演收入也高达92%。然而全球的演出市场事实可以恢复成何种水平仍不清晰,出售自己的词曲版权或许将是更多“高龄音乐人”会思量的无奈选择。

最后,手艺的提高自然也大大推动了版权买卖的热潮。版税盘算已经变得加倍容易和准确,易于明白的同时其可展望性也越来越强,版权买卖正从艰涩难明的营业逐渐变得清晰透明。

三、决议版权价值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1. 寿命

一个曲库赚取的版税时间越久,投资者才会对它继续赚取版税的能力有更多信心。以是若是一首歌已经赚了10年的版税,那么它很可能会继续再赚10年。因此,一个曲库中包罗的歌曲的平均寿命是非,毫无疑问是决议投资者愿意为它支出若干资源的决议性因素。

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透露出哪些信息?

2. 版税泉源

由于寿命很要害,因此投资者希望能够寻找那些会连续发生版税的曲库,这其中最主要的版税泉源自然是流媒体。流媒体版税被以为比广播电台或数字及实体唱片销售更具可连续性。只管同步版税也可以赚钱,但已往赚取的同步版税收入的显示很难展望未来的版税收入。

Royalty Exchange的剖析解释,在以10倍或10倍以上NPS出售的曲库中,流媒体发生的版税收入平均占总体收入的62%。

全球音乐最大一笔版权收购背后,透露出哪些信息?

3. 熟悉度

只管Royalty Exchange的剖析解释,即便对相符某些财政尺度的曲库举行盲投,也可以获得平均较高的回报。但剖析讲述进一步指出,当投资者可以查看歌曲和艺术家的详细数据时,NPS倍数可凌驾20%。对于那些异常著名的歌曲或歌手,有投资者可能以为这些是加倍平安的投资组合。

4. 成本

通常情况下,投资者会凭据版权署理商宣布的近12个月的毛利润来评估曲库价值,然后确定自己愿意花若干倍来购置该曲库,因此绝对成本也是一个投资者是否愿意买入的主要因素。

Royalty Exchange的剖析解释,投资者愿意为低成本曲库支付更高倍数的NPS。数据显示,在以10或更高的倍数出售的曲库中,平均买卖额为5.68万美元。

5. 音乐派别

Royalty Exchange的讲述中没有指出投资者对哪一种音乐派别有过分偏好。从说唱音乐到乡村音乐,从R&B到摇滚音乐再到电子音乐,NPS在10倍以上的曲库涵盖了险些所有类型。讲述解释,只要曲库或歌曲的平均年龄在10年以上,而且仍在被流媒体用户所收听,投资者就对照愿意举行投资。

四、小结

越来越多的版权投资机构和私募基金入局,进一步打破了版权买卖市场“三大”完全主导的局势,也为版权投资、买卖市场注入了更多活力,拉高了音乐版权的价值。行业税收政策的转变、“黑天鹅事宜”的影响,以及科技的提高,也从其他角度客观推动了更多版权买卖的发生。

虽然顶流版权作品数目有限,但这只会减慢买卖速率,而不会降低NPS倍数。未来一段时间,版权投资和买卖还将继续维持在一个较高的热度中。

参考泉源

《Billboard:The 5 Things Most Investors Seek In A Song Catalog》

《Billboard:Top-Dollar Tunes: A Timeline Of 21st Century Song Catalog Deals》

《Billboard:Why The Music Publishing Market Is Still Booming — And How Long The Party Will Last》

《Billboard:Sale Away: Biden’s Proposed Tax Hike Could Spark More Publishing Deals This Year》

《Billboard:THE HIGHEST-PAID MUSICIANS OF 2019》

本文来自微信民众号:由你音乐研究院(ID:unichartpro),作者:BOX先生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3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