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光伏二十年:周期的狂欢,补贴的毒药

腾讯新闻想让大家「开眼界」

腾讯新闻想让大家「开眼界」,优秀高质量的内容没有优势,而被算法选择性忽略了,用户不是不想看它,而是根本看不到它。

风风雨雨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从最初的万元户到今天的”一亿小目标“,国民造富的速度越来越块。

步入新世纪,如果有比互联网更快造富的行业,那么,一定是光伏!如果有比P2P更快的消灭财富的行业,那么也一定是光伏!

在中国光伏发展的这二十年里,财富易得,周期难破,周期是一把刀子,落下之时,财富瞬间抹灭,周期下的补贴,那就是加快光伏迭代更新的毒药。

初期:疯狂造富

自从在1954年,光伏发电技术诞生,在美国科学家的努力下首次制成了单晶硅太阳电池。这个诞生在美国的技术在几十年的发展,最后是由中国发扬光大。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东方红一号”卫星上天,在举国的一片欢腾中,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306组的王占国或许感到些许失落。因为他率领中科院半导体所306组团队完成太阳能电池的批量生产,总投片数5690片,成品3350片,电池成品率为62%。

但是“东方红一号”卫星并没有采用光伏这项当时最前沿的技术作为电源,而是用了化学电池。现在,这个306组的团队,他们也是无意之中,也成为了中国光伏发电的鼻祖。

真正让中国光伏大跃进的,是创建无锡尚德的施正荣作为第一个在中国吃螃蟹的人,被业界称之为:凭借几乎一己之力,让中国的光伏产业与世界的差距缩短了十五年。

他出身于中国三年自然灾害后的缓冲期,人生起点很低,农村、贫穷、被送养。十年寒窗是走出大山百年不变的规矩,在天赋与努力的双重作用下,1979年施正荣考上了大学。

后被公派澳大利亚留学师从世界太阳能之父的马丁格林教授,个人持有10多项太阳能电池技术发明专利,世界上首个攻克如何将硅薄膜生长在玻璃上的人。

21世纪初的中国,是一片创业热土,各地政府都希望招商引资,看准机会的施正荣,37岁时毅然回国创业。施正荣得到了无锡市政府600万美元的融资,再加上自己的40万美元和价值160万美元的技术,2000年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在当时,刚刚成立的尚德第一条10MW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线正式投产,产能相当于此前四年全国太阳能光伏电池产量的总和。而光伏需求,最大的来自于海外的美国和欧洲地区。

能赚外国人的钱,自然比外国人赚我们的钱高级的多。

短短四年时间,尚德成功在纽约交易所上市,融资4亿,被外界誉为“光伏界的微软”。也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企业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暴涨超40%,也是让董事长施正荣成为中国富豪榜前列。

他毫不掩饰的对其身旁人说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挣一分钱,我就花钱”,花20万美元包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一口气买了几十辆豪车,见不同的人就开不同的车,疯狂的去享受暴富的快感。

要说何以富甲天下,光伏看尚德,这种造福的火焰吸引众多的飞蛾,江西赛维的彭小峰、汉能的李河君,这些草莽借助这条通道快速的走上了顶尖的人群。

造出一个首富有多快,毁掉他就有多容易,施正荣五年时间从零创业到身价186亿元,在用7年时间让千亿财富烟消云散。

周期难破,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欧美自2012年发动的“双反”调查之下,直接让“拥硅为王”产业格局打破,2009年多晶硅价格开始暴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鼎盛的400美元/千克跌至40美元/千克。

直接导致在2011年中国还有260多家光伏企业,2012年只剩下112家,2011年光伏产品的出口额是225亿美元,到2012年一下子降到127亿美元,所有的数据都近乎腰斩。

挣扎到2013年,施正荣的尚德也最终破产,还欠了银行71亿元。也是让千亿身家的施正荣一瞬间的财富消失。

去年亏了17亿,还会继续亏下去:最年轻的「AI四小龙」云从冲刺科创板

去年亏了17亿,还会继续亏下去:最年轻的「AI四小龙」云从冲刺科创板,人工智能并不是过去的投资风口,当热度消散时,风口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人工智能是科技发展所需要经历的必然阶段。

中期:三头在外,神话不再

中国初期的光伏发展,得益于海外地区光伏早期的装机需求,基本处在依赖“国际大循环”,在外部环境封锁之后,国内逐步改变,从依赖海外循环快速造富到中期产业结构调整,进行轰轰烈烈的“国内大循环”。

到现在,很多人依旧认为光伏产业是一个骗局,因为大多数公司的生存都是靠政府补贴和贷款,这犹如一杯毒药,当一项项产业扶持补贴政策出来,众多牛鬼蛇神冒出来抢占甜头。

而当风暴来临,一切都会变得毫无抵抗能力。比如2008年的海外封锁,2018年的513新政。

经历初期洗牌后的光伏企业,面对最大问题是海外的三头在外的困局,即光伏产业链里面的原料在外、市场在外、设备在外的困境。再加上封锁,国内企业看不到任何希望。

但是似乎都在憋着一股劲,一方面努力的实现技术突破,另一方面采取逆周期的扩产,看看谁可以活到最后。

1990年5月,在即将从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的前夕,两个年轻人李振国和钟宝申,在校园内边散步边讨论毕业后的人生规划,当走到校园内兰大老校长江隆基的雕像前时,两人渐渐心意相通,发出了这辈子不做打工人的豪言,相约在条件具备时要共同干一番事业。

此后,创办了以老校长江隆基的名字命名的公司,名为西安隆基。这个从光伏最困难走出来的代表企业,实施的策略颇有韩国90年面板逆周期投资的玩法。

在前期整个十年光伏造福狂潮之中,隆基在多晶硅缺货潮时,其他光伏巨头纷纷选择与海外企业签订长约,隆基却坚持现货采购,成功的规避风险。

在2012年行业受“双反”冲击迎来寒冬时,隆基逆流而上登陆资本市场,即便受无锡尚德拖累,成为A股首例上市当年即亏损的企业,当年隆基依然在行业破产潮中完成了单晶硅片和硅棒的扩产。

到2019年,单晶硅片产能达到42GW,单晶组件产能达到14GW,电池组件全年出货达9.08GW;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隆基股份2019年单晶硅片产能约占全球单晶总产能的40%,再次稳固了全球最大的单晶光伏产品制造商。

这些隆基创造数据的背后,既要靠政府去补贴又要在市场进行大规模的融资扩产,根据统计,隆基股份自2012年上市以来融资就达到近百亿。这是以外部吸血在造血,靠的是谁的血条多。

靠着逆周期玩法,隆基股份直接熬死了一大批产业竞争对手。而隆基这样的案例,也是整个光伏产业链冒出来的企业统一的玩法。

在面对美欧“双反”的压力,中国加大了对光伏产业的支持力度,这也为我国光伏企业调转船头回归国内市场提供了条件。

光伏产业,从上游到下游大致可以分为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和电站。到今天,在这些细分行业出现了一批龙头企业。而这些企业,自然是下半年A股光伏狂潮涨势最凶的公司。

2018年5月31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将下半年光伏发电规模压缩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以下,且要求6月1日立即执行,政策补贴下调的力度和速度都远超预期。

新政伊始,光伏行业多家上市公司股价连续跌停,市值损失最高达3000多亿。这种2008奶奶补贴周期的剧本再次上演,但是531新政不同的是,这次的清洗也只是让国内真正的企业去走出来。

摆脱三头在外的困境,造富的神话也不在。在经历了10年的调整期后,在市场机制和产业发展周期的共同作用下,中国的光伏正在形成新的竞争格局。

小结

中国光伏发展的二十年,犹如产业链的长征。这个行业有太多的故事,从萌芽、发展、暴涨、洗牌、九死一生、成熟再到稳定。这些阶段国家都是在此期间给出大方向的政策支持,吸引民间资本将这个行业从无到有,从弱变强。

补贴之下,暴利阶段过去了,剩下的是综合实力最强的民企。在这风风雨雨的二十年时间,依靠自身技术实现突破。

那么,在芯片这个剧本上,我们也能看到今天光伏这个画面吗?

【本文作者日月城城主,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创新药医保谈判大降价之后,PD-1的机会属于谁?

创新药医保谈判大降价之后,PD-1的机会属于谁?,恒瑞、君实、百济、信达等PD-1产品最为成熟的厂家还有较多的管线储备,通过PD-1与自己分子联用或引入新的合作方,都有可能获得差异化的竞争结果。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3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