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足球游戏,何以成为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为什么口红代言都被王一博、蔡徐坤们霸占了?

男色消费崛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亿谦,36氪经授权发布。

对于喜欢玩足球游戏的朋友来说,FIFA系列再熟悉不过了。自1993年问世以来,FIFA系列的总销量超过2.6亿(2018年数据),是史上销量最高的体育游戏。其中,单是《FIFA18》,销量就超过2400万,创下新的历史记录。

但FIFA的影响力并不局限于游戏界,在音乐界,FIFA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游戏之一。在Spotify上,FIFA系列歌单有着很高的人气,自FIFA15开始,到FIFA20,每一个FIFA官方歌单都有超过10万人保存。今年9月底推出的FIFA21官方歌单,上线一个半月来,也有将近5万用户点了SAVE。

数据只是一方面,实际上,自《FIFA98》开始,FIFA游戏所收录的歌曲,就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年轻人的音乐品味。

这个足球游戏,何以成为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从早年的《Song 2》(Blur)、《Tubthumping》(Chumbawamba),到Bloc Party的《Helicopter》、Kasabian的《Club Foot》再到Rosalia的《Yo x Ti Tu x Mi》、Skepta的《Same Old Story》,每一代年轻人都可以在这个游戏的OST里找到各自所处时代的时代之音。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并不是为了凑个OST而挑几首歌,”EA的高级音乐总监Steve Schnur说,“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是定义下一代的体育之声。”

上一代的体育音乐

在体育的世界里,音乐曾经是Queen(《We Will Ro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是AC/DC(《Thunderstruck》),后来变成了Blur的《Song 2》、Chumbawamba的《Tubthumping》和The White Stripes的《Seven Nation Army》。

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歌曲,体育和音乐早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基础在于,体育场作为天然的社交容器,而在这个大容器里,音乐把现场所有人紧紧团结到了一起。

这个足球游戏,何以成为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也难怪Jack White(The White Stripes)会把体育场比作曾经让民歌传播开来的教堂,从某种意义上说,球场和教堂具有类似的属性——当全场球迷齐声合唱某首歌曲的一刹那,音乐成为社群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如教堂中的圣歌发挥的作用。

过去的足球音乐大多是摇滚乐,毕竟,作为欧美乐坛曾经最火的曲风,摇滚乐有着天然的激情,与体育精神相得益彰。

但FIFA的OST团队并不满足于此,甚至在Steve Schnur听来,上一代的足球音乐有点老了。

“音乐定义了体育。”Steve Schnur说,“在全球受众没有机会通过视频游戏接触音乐的时候,足球音乐就像是给喜欢AC/DC或Queen的老家伙们听的。”

在他看来,足球不必非得只能听得像《We Are The Champions》,体育也不必非得听起来像Guns N’ Roses,“足球也可以听起来像The Strokes。”

为年轻人打造的OST

Suzi Wu,一位出生于1998年的年轻音乐人,Instagram上粉丝还不到1万人。她的歌曲《Highway》在Spotify上有超过180万播放量,这首歌正收录在《FIFA20》的官方歌单里。

市场要闻丨花2.7亿美元去越南建厂,富士康是如何盘算的?

在富士康各类代工产品的产能中,中国版块占70%。

与Suzi Wu一样来自英国伦敦的乐队Another Sky,也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Instagram粉丝将将超过5000人,但乐队最火的歌曲《The Cracks》在Spotify上也有超过140万播放量——这首歌同样收录在《FIFA20》的歌单里。

这个足球游戏,何以成为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上述两个例子证明了FIFA歌单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在年轻一代音乐人身上表现得格外突出。

过去20年来,FIFA的音乐团队一直在力求向每一代的游戏玩家推荐新人新作。The Fratellis、Courtney Barnett、Bloc Party、Kasabian、MGMT、Jack Garratt、Kygo、The 1975、John Newman几乎是一出道就获得了FIFA的青睐。

据FIFA音乐团队的执行负责人Cybele Pettus说,游戏启动制作前一年,他们就开始跟各种经纪人、星探接触,搜集大量的歌曲来听,从中挑出他们觉得合适的作品。

“我们并没有设定具体数量,而是听大量的歌,接触上千只乐队。”Steve Schnur说。

而且,Steve Schnur强调,他和Cybele Pettus有意识的去界定对于下一代来说,体育应该听起来像什么。

他们将目标受众定位在12-24岁,在Steve Schnur看来,“在这个年龄段,你听到的音乐会定义你的生活。”

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如果说,早年的FIFA官方音乐收录的歌曲比较偏重吉他音乐,如今则变得越来越多元化,摇滚、电音、说唱、拉丁等不一而足。

《FIFA20》里收录的雷击顿歌曲、Rosalia的《Yo x Ti Tu x Mi》就属于比较符合潮流的一首歌,也是《FIFA20》官方歌单里最火的歌曲之一,Spotify播放量高达3.49亿。

在早前发布的《FIFA21》歌单中,我们也看到了Dua Lipa和Tame Impala等知名艺人的作品,但更多的仍然是新人新作,比如口碑不俗的070 Shake。

这个足球游戏,何以成为新的音乐潮流定义者?

无论大牌还是新人,无论是什么曲风,FIFA歌单收录的作品,获得受众和业内的普遍好评。外媒称,对于喜欢音乐的朋友来说,FIFA的官方OST始终是最好的游戏歌单之一。

Cybele Pettus说,FIFA的音乐团队会花很多时间来一起听歌一起挑选,每一首歌都是精心挑选的结果。

这是一个有趣的趋势。随着音乐流媒体成为大众获取音乐的基本渠道,越来越智能化的算法也在左右用户的音乐审美,甚至有人说,有人担心越来越智能化的音乐推荐,可能是在为用户制造一个“信息茧房”。

与此同时,FIFA歌单的人工挑选,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信赖的音乐推荐模式。而且,基于FIFA数以千万计的庞大用户群,音乐也在全球范围获得海量的受众。

“无法让一支乐队马上从小场地火到大场地让我感到痛心,但事实是,通过FIFA,乐队可以从世界各地找到听众,这样的成功让我感到欣慰。”Steve Schnur说。

小鸡快跑

小鸡们,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请再跑快一点吧。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1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