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医疗新基建应先厘清问题与补救方向,而不是一味“砸钱”

  新一轮医疗新基建应先厘清问题与补救方向,而不是一味“砸钱”

  2月9日,一位发烧患者在湖北孝感市孝南区卧龙乡卫生院接受检查。图/新华

  医疗新基建的“砸钱”之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彭丹妮

  发于2020.11.23总第973期《中国新闻周刊》

  只管全球新冠疫情仍如火如荼,但中国海内已经进入后疫情时代。针对整个医疗卫生系统在此次疫情中露出出来的短板,各地正着手举行一场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的改善、增强与建设,种种新项目遍地开花。在新一轮的医疗卫生新基建最先之时,决策者与参与者更应当沉下心来,先厘清已往的问题与解救的偏向,而不是一味地“砸钱”。

  中欧国际工商治理学院卫生治理与政策中央主任、上海创奇康健生长研究院创始人蔡江南说,由于在这次疫情中运用行政化方式发动资源,他有些忧郁疫情事后决策者会“逆向吸取履历”、进一步强化医疗系统的行政化色彩和加剧使用行政方式治理调动医疗资源。

  大医院才气应对大疫情?

  蔡江南指出,第一个误区就是对于三级公立医院发挥作用强调得不适当,以为疫情是公立医院息灭的,疫情后应该增强三级医院、公立医院的建设。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这些涌来的建设资金分配中,大医院、大项目、大都会往往拥有更强的吸金能力。好比,云南省昆明市设计投资15.18亿元来提升各级医疗机构应对重大流行症的能力,其中,市级项目获得的资金为13.48亿元,用于基建的10.61亿元所有投向市级项目。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三甲流行症专科医院)长坡院区扩建项目总投资为2.88亿元,获得省级资金全额支持;而15所县级人民医院所有建设资金为1.7亿元,用于设施装备购置,且其中1.5亿元需地方自行解决。

  据媒体报道,湖北省共谋划公共卫生系统补短板项目2247个,计划总投资2545亿元,建设资金主要来自中央预算内资金、湖北省预算内资金、中央抗疫稀奇国债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但中央预算内资金大部分流向了武汉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等当地大三甲医院。

  2019年,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与经济学教授、哈佛中国康健互助项目主任叶志敏等人在《柳叶刀》杂志上揭晓了一篇关于中国医改十年希望与差距的综述文章。文中指出,以2017年数据来看,中国约莫58%的资源分配集中在三级医院,只有18%的资源投入在低级医疗机构,这种资源分配效率低下、成本高昂、不适应人群需求。

  疫情后的基建投资并没有打破这种医疗系统的款式。素有“中部医都”之称的武汉有27家三甲医院,在天下仅次于北上广等地,在省会都会里名列前五。但疫情打击后,这里将会涌现更多三甲医院,一些原本规模重大的三甲医院,也以新的方式获得了扩建。

  好比,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大公共卫生应急贮备大楼建设项目与重大疫情危重症救治基地项目、湖北省新华医院重大疫情防控救治基地项目、武汉科技大学隶属天佑医院内科综合楼项目等多个三甲医院的新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都获得了湖北省发改委的批准。今年9月,武汉市自然计划局用半年时间完成的《武汉市疫后重振计划(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将新建33家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

  北京亦将增强市、区两级综合性医院负压病房建设,到2022年,全市负压病房增至700间,其中地坛医院、佑安医院、向阳医院等医院负压病房累计提高至300间,其他市级综合性医院不少于160间。这三家医院均为三甲医院。

电视剧里的文学,让经典作品的面孔更亲切

遭遇生母虐待的小姑娘一直把唐吉诃德看做心目中的英雄,期望出现一个勇敢的人不顾世俗条框和眼光来彻底拯救她。机缘巧合下,儿童福利师和黑帮大佬交换灵魂,行事如同唐吉诃德冒失莽撞,不按常理出牌,却能收到奇效。

  疫情时代,苏州五院院长程军平曾接到一个上级电话,对方问他,若是疫情突然暴发在苏州,五院能不能搞定?“我明确地讲,一定搞不定。”他说,假设泛起4万个新冠感染者,现在苏州几家医院所有床位的一半拿出来,也只有5000张,“没有一个都会搞得定。主要的是,疾控系统要在前端做好预防、监测、控制,而不是让(医疗机构)很被动地吸收这么多病人。”

  “以为大医院才气应对大的疫情,这个逻辑是不通的。”国家卫健委卫生研究生长中央卫生服务系统研究部副主任黄二丹说,武汉医疗资源这么厚实,也无法应对规模云云大的疫情,问题照样在于中国下层医疗服务网络的缺失,像日本、新加坡,都有壮大的下层防控系统,将多数病人留在区县医院和下层。“盲目建大医院,建到天上去,也解决不了(一下子泛起的)十万以上的患者。”

  医防连系仍缺失

  “这次疫情反映出来的最大问题是医防连系的缺失。”江苏省预防医学会会长、原江苏省卫生厅副厅长、江苏省疾控中央主任汪华说。但现在的设施,是用“砸钱”的方式回应这种缺陷,没有人关心要若何真正融合。以公卫中央的建设为例,汪华说,不像以前财政缺钱,现在十几个亿对许多都会来说是“小意思”,于是许多地方都提出建设“海内一流”公共卫生中央,然则这些所谓公卫中央,最后照样一个医疗机构,并没有打破与疾控系统的壁垒。

  原国家疾控中央疾病控制与应急处置办公室主任杨维中、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等人今年7月在《中华医学杂志》上揭晓的述评文章指出,中国县级及以上的医疗机构与公卫机构在组织构架上是割裂的,在服务工具、事情内容、甚至事情目标上也没有有用整合,这种款式难以解决中国“看病难”的问题,更无法缓解日益增长的疾病肩负问题。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隶属协和医院教授汪宏波等人也在今年5月撰文指出,长期以来,中国“医防星散”较为显著。由于疾病预防相关措施见效慢,大型医院对此缺乏动力,优势资源大多集中用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事情,有价值的预防手艺未能引起足够重视;另一方面,医疗机构缺乏与疾控部门慎密互助相同,导致在发生重大流行症疫情后,综合医院与政府应急治理部门、疾控机构、急救中央、流行症医院、专业研究机构相同协作不顺畅。

  为填补这一裂痕,王辰等人在前述文章中建议,要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卫生服务系统等方面促进二者的深度融合。汪华也示意,一个真正理想的系统,应该是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与下层的三位一体,三者慎密连系,形成一个大的公共康健系统。疫情后,三个板块都获得了硬件上差别水平的增强,然而,专家们指出,“补短板”在某些方面没有找准真正的短板所在,甚至走偏了偏向。

  疫情之前,黄二丹所在的机构就一直在研究公卫系统的建设,那时他们发现的问题是:由于公卫系统收支两条线,没有绩效激励,导致了大量人才流失。事实上,新冠疫情反而增添了改造的难度。由于原本希望给这个系统增添活力,加入一些市场机制,给予一定的自主运营空间,但现在,反而打乱了之前的改造节奏。

  一位不愿签字的专家说,在2019年终,业界就已经有一些希望改造疾控系统的呼声。好比,在那些人口少于50万人的县域,将县一级疾控的功效涣散并入到医院、卫生行政部门,这样能制止资源涣散带来的虚耗,也能调动职员积极性,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也不会在县一级设疾控机构。但现在由于疫情,这种提法显然“不合时宜”,由于疾控机构都在举行“系统建设”。

  眼下天下都在强化各个层级的疾控中央基建、职员、装备等方面的投入。好比,凭据湖南省政府公布的文件,将要加速省疾控中央择址新建项目建设进度,建设海内一流的区域性疾控中央,同时推进市县两级疾控中央标准化建设。

  蔡江南示意,若何建设公卫系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从美国的履历来看,美国CDC只是设在联邦政府这一级的机构。在美国50个州以及区域往下并没有CDC,就是各地的卫生局有一个疾控处,就像现在卫健委中都有管公卫的疾控处。在这个系统中,国家、联邦层面需要顶部的公共卫生机构,由于需要研究和执法,需要相当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往下,政府机构当中有这样一个部门,但再往下的运作是和下层医疗机构融合在一起,如下层诊所、社区医疗机构都执行疾控、公卫的功效。

  他以为,对于中国而言,疾控中央在国家和省的层面应该需要一个相对自力的系统,但没必要在每个层级都去建一个自力的疾控系统。省级往下的各级疾控机构应该与医疗系统融合在一起,否则疾控没有那么多营业,收入抵偿就容易不到位,继而又回到人才流失的老循环。但现在,层层明白的完好的疾控系统基建,反而是在强化这两个系统的盘据。

  “这一轮的基建当然会增强中国医疗系统和公共卫生的硬件条件。”蔡江南说,但总的来看,对于整个系统中那些稀奇微弱、或者亟须投入来填补的器械,他现在看不出有这方面的起劲在朝谁人偏向在走。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4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刘欢】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1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