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制造系统“瘫痪”致爆仓 虚拟钱币买卖“水”有多深

  生意量“掺水”、人为制造系统“瘫痪”导致投资者爆仓——
  虚拟钱币生意“水”有多深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果静

人为制造系统“瘫痪”致爆仓 虚拟钱币买卖“水”有多深

  3月以来,比特币等虚拟钱币泛起大跌。比特币从3月12日的近8000美元暴跌至4000美元一线,直到3月20日之后,价钱才艰难回到6000美元上方。然而,在虚拟钱币背后,暴跌只是其潜伏的众多风险之一。生意量“掺水”、人为制造系统“瘫痪”导致投资者爆仓……虚拟钱币生意背后,“水”事实有多深?

  在履历3月以来的大跌之后,比特币等虚拟钱币价钱最近才有所回升。然而,暴跌只是其背后的众多风险之一。

  虚拟钱币生意非法

  前期面临虚拟钱币价钱的快速上涨,部门不明真相的群众怀揣“一夜暴富”的梦想,在相关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生意。投资者希望能从虚拟钱币价钱颠簸中获取收益,而部门平台缅怀的却是他们的本金。

  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的常见套路是,先通过虚伪生意骗取客户入场,再通过操作市场价钱和恶意宕机使客户被迫爆仓,某些平台甚至成为犯罪分子洗钱的工具。

  从2017年起,相关部门已经多次重申虚拟钱币生意非法,并加大了袭击力度。2017年9月4日,人民银行会同中央网信办等七部委团结公布了《关于提防代币刊行融资风险的通告》,明确虚拟钱币生意场所和ICO(首次代币刊行)是非法金融流动,并开展清算整理事情。

  有数据显示,昔时各地搜排挤的173家境内虚拟钱币生意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以人民币生意的比特币从之前全球占比90%以上,下降至不足5%。可以说,对虚拟钱币的清算整治有用阻隔了其价钱暴涨暴跌对我国的消极影响,避免了一场虚拟钱币泡沫。

  但仍有部门虚拟钱币生意“死灰复燃”。有平台为逃避羁系,通过将服务器设置在境外、实质面向境内群众提供生意服务的所谓“出海”方式,继续从事相关非法流动。更有相关平台行使区块链这种新兴手艺,打着高收益的幌子,以区块链手艺创新之名,行在线诈骗之实。

  数据显示,人民银行会同中央网信办等部门对此连续监测和袭击,共监测和处置“出海”虚拟钱币生意平台300余家。

  但业内专家提醒,人人应擦亮眼睛,自动增强风险提防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不盲目跟风炒作,以防止上当受骗造成经济损失。如发现有任何机构涉及此类非法金融流动,应实时向有关部门举报,涉及违法犯罪的,应实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生意量“掺水”诱骗投资者

  在普通人眼中,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的生意量越大,就证实平台的人气越高、可靠性越强。殊不知,生意量也可以作假。

  在市场观察中发现,前三大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的平均换手率分别为13.25%、8.33%和6.15%,都大幅高于外洋持牌生意所的平均换手率2.37%。这说明生意平台存在接纳机器人刷量的嫌疑。

  在市场观察中,随机抽取几家大型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的生意金额样本数据剖析发现,其生意特征违反了Benford定律。

  Benford定律是指自然发生而未经人为修饰的同类数据,其数字泛起概率基本遵守相同的概率密度漫衍。

多起哄抬物价行为被严惩:口罩5元购入198元售出

当前,一些疫情防控急需物资特别是重点原材料仍然供应紧张,不法经营者趁机通过囤积居奇、转手倒卖等方式哄抬价格、牟取暴利,危害较为严重。2020年1月初,上海市某公司以每盒5.125元(50只/盒)的价格购入一批普通民用口罩,在公司的淘宝店铺上对外销售,日常销售价格为每盒7元。

  而市场观察数据显示,样本生意金额中,某个数字的泛起频次出现异常翘尾征象,这表明这些数据经过了人为修饰,并不是自然生意的效果。这进一步证实,生意平台存在虚伪生意和数据造假行为。

  虚拟钱币生意平台通过虚伪生意刷出重大的生意量,可以在币价网站Coin Market Cap上获取更高排名,让虚拟钱币获得更多关注,营造出一种繁荣的市场假象,使客户普遍高估虚拟钱币的价值,从而吸引客户入场。

  系统“瘫痪”实为人为操作

  “20倍、50倍,最高可以选择100倍杠杆!随时买入、卖出,7×24小时生意无限制。”继虚拟钱币之后,虚拟钱币期货市场更为火爆,高达百倍的杠杆“玩法”吸引了众多投资者趋之若鹜。

  自2018年比特币等虚拟钱币价钱泛起大幅下跌后,各大虚拟钱币生意所纷纷转而推出虚拟钱币期货合约、永续合约等,并提供数十甚至上百倍的高杠杆,吸引在单边下行的现货市场无法套利的投资者。

  一样平常来说,期货具有对冲风险的功效,投资者在现货市场买入某一种产物,当发现有下跌风险时,可以使用期货的反向操作来规避价钱更改的风险,不失为一种好的投资工具。但在虚拟钱币的期货市场上,却越来越演化为一些虚拟钱币生意所的敛财工具,人为操作痕迹也越来越重。

  在市场观察中发现,某些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相互勾通,图谋客户的财富,人为制造系统“瘫痪”,导致客户被动爆仓。

  如一家平台通过“拔网线”的方式,使得生意平台多次泛起闪退、卡顿、仓位无法显示等异常征象,影响客户正常下单、撤单和平仓等生意操作。宕机时间一样平常连续半小时到2小时不等。同一时间,另一家平台通过机器人生意操作价钱,在其他平台宕机时代将价钱强制拉低或提升。客户在加了10倍甚至20倍高杠杆的情况下,面临价钱的巨幅颠簸,由于系统宕机无法选择止损或补仓,只能被迫爆仓,最终损失惨重。两家平台过一段时间交流角色,故伎重施,改为前者操作价钱,后者宕机以侵占客户财富。

  观察发现,某大型虚拟钱币生意平台在一年内共发生系统宕机6次,其中3次为突发故障宕机事宜,平台认可发生过两次爆仓事宜。现在,已泛起多原由虚拟钱币平台无法登录而导致合约投资者利益受损的事宜。

  成为犯罪洗钱“温床”

  随着比特币等虚拟钱币的火爆,其助长非法经济流动洗钱的风险日益上升。由于虚拟钱币具有匿名性且能够跨境流通、支付便利,这就为开展洗钱等违法犯罪流动提供了条件。不少虚拟钱币通过电子钱包转移到境外,然后在境外变现,具有较强隐蔽性,使得羁系难以追踪。

  通过对虚拟钱币生意平台的提现数据剖析不难发现,比特币生意中存在多次小额累计转入、一次大额转出清零的征象,相符洗钱行为的基本特征。

  此前被取缔的网上黑市“丝绸之路”就是其中一个着名案例。这一网上黑市上销售种种违禁品,如毒品、武器等,其支付工具正是比特币。

  比特币等虚拟钱币也让勒索病毒加倍疯狂。2017年5月,名为“想哭”的勒索软件在全球迅速流传。被攻击电脑中的文件将被上锁,用户只能向黑客支付300美元等价的比特币才气解锁,有逾百个国家和地区数万台电脑遭到攻击。

  2017年7月,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资产生意平台之一的BTC-e创始人被捕。自BTC-e建立以来,就为犯罪分子客户群缔造了机遇。

  该平台不要求用户身份验证,这使得犯罪分子行使这个平台匿名生意并掩饰资金来源。该平台也缺乏任何反洗钱相关流程,为世界各地网络犯罪分子的生意流动提供了便利。平台上有部门比特币来自入侵用户计算机系统所得、诈骗用户所得、偷取用户身份出售所有、公职人员溃烂所得、出售毒品所得等,这使得计算机黑客、敲诈、身份偷取、退税敲诈、贪污和毒品贩运等犯罪流动加倍疯狂。

陈果静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