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书开了场“π”发布会,是时候认真聊聊「协作」这件大事了

三只松鼠:“一地鸡毛”的线下店

“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aaS聚义堂”(ID:saasjyt),作者:春阳兄,36氪经授权发布。

12年的时候,SaaS企业级服务在国外风生水起,微软那时候以重金收购协作SaaS软件Yammer,那会儿还没有“风口”这种极具讽刺意义的词,我们暂时用“投机”代替。

没错,我们把Yammer “抄”来了。

抄袭并不是一件特别难为情的事情。明目张胆的抄袭反而少了些偷偷摸摸,多了些人之常情。

我们当时做的项目基本像素级还原Yammer,最巅峰的时候一个月卖了100多万。3600一单,卖了一百多万,什么概念。

熟悉SaaS的朋友应该知道我们是哪家公司了。然而好景不长,14年1月份钉钉发布1.0 版,功能比我们多,背靠阿里,狂打广告,还不收费。

在嘴硬挣扎一段时间后,我们意识到时间不多了,要么转型,要么倒闭。

协作的SaaS梦就这样支离破碎。

时间回到2020年的11月18号,这一天北京下着小雨,外头有点冷,里头罗永浩在夸着可能是东半球最好的协作软件,脱口秀演员庞博卖力的吐槽老板…这一天,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要发布新产品,版本号“ π”,包含新的「飞书邮箱」、「飞书表格」、「飞书文档」、「飞书妙记」等等,但本文不打算对“π”版本的产品具体展开一个个讲,写SaaS软件的场景功能是最无聊的一件事情了。

飞书开了场“π”发布会,是时候认真聊聊「协作」这件大事了

飞书今天发布的“π”系列产品一览

但我们可以聊聊「公司协作」这件大事。

用现场罗永浩的话说,“飞书是同类(协作)软件里做的最好的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因为担心违反广告法,老罗随后又小声补了一句“我心目中最好的。”

老罗作为用户的感受具有最真实的参考价值,而从我们厂商的角度来讲,飞书用2000多人的团队,如此豪华的配置和投入,做出来的产品简直是协作SaaS软件的顶配….

所以飞书图什么?

1. 飞书图什么

下午飞书的首席商业官吴玮杰登场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他会怎么做飞书的商业化呢?飞书到底能不能赚钱?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在我们SaaS聚义堂的群里,我表示,飞书作为平台是不会对基本应用模块收费的,但倒是可以收点客户成功的钱,理由如下:

飞书开了场“π”发布会,是时候认真聊聊「协作」这件大事了

飞书是否应该对软件或实施收费?

群里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表示这个钱没法收。

钱可能没法收,但事儿还得做。因为飞书服务的很多客户,像小米、华住集团、物美集团,动辄几万人的员工规模,全员上一个协作软件的代价极高,如果没有客户成功的实施服务,客户心里没底。

很快20分钟后…飞书宣布迁移培训服务免费:

飞书开了场“π”发布会,是时候认真聊聊「协作」这件大事了

飞书宣布培训咨询免费

我当时就意识到,我们格局还是小了点,用SaaS的视角看飞书是不够看的。

飞书想参与中国中大型企业新一轮数字化基建和产业互联网的进程。这件事情,就发生在现场签约的华住集团、物美集团的内部。这些老字号企业的数字化变革在这轮疫情的催生下萌生了强烈的需求。

中国有多少个这样的行业?教育,零售,电商,金融,制造业….

多少家这样的企业?华住,南开,华润,物美…

就光是那些央企国企500强,数字化转型挨个做一轮就够飞书吃一壶的了…

这么一看,这种重型的服务2000号人还是少了点,相比之下,CRM龙头 Salesforce 49000个雇员,微软Teams团队也有7000多号人。

多屯点人吧,事儿挺多的。

所以飞书要做什么?

2. 飞书要做什么

做企业OA?做打卡软件?做IM工具?做云文档协作?做视频会议?…这些飞书都做了。但这不是飞书的真正定位。

飞书所做的事情,就像微软的Teams一样,扮演一个飞轮角色,持续不断的供应B端流量,并从中服务那些数字化需求迫切、有付费能力以及变革动力的企业。

TensorFlow为新旧Mac特供新版本,GPU可用于训练,速度最高提升7倍

苹果「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在机器学习领域似乎也不例外。

某种程度上这并非企业本身的需求,而是时代赋予的使命。

飞书当然是数字化平台,他们靠一己之力不可能满足各类企业纷复杂的需求,所以他们要ISV,靠合作伙伴的力量打磨场景;他们要做零代码开放平台,让客户自己琢磨和打造与飞书平台打通的数字化应用,这些都是平台的基本操作。

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有提到,根据Gartner预测,到2025年,全球范围内将会出现5亿个数字化应用,且这些应用将绝大部分是企业自己定义并实现的。而飞书现在提供了这样的平台,此为土壤;又提供了构建的能力,此为肥料,接下来就看能培育出来什么了。

但企业数字化转型困难重重,谈何容易。

所以飞书要战胜什么?

3. 飞书要战胜什么

战胜钉钉吗?还是企业微信?其实都不是。

谁都知道这三家公司都在抢夺头部客户,这不废话吗。这样的观点并不能帮我们理解飞书的野心,以及飞书所面临的困难。

飞书要战胜的是几十年来企业协作领域,因为生产力工具落后遗留下来的烂摊子,他们要如何帮助客户本身升级、转型,帮助客户实现内外部沟通协作的数字化。钉钉、企微和飞书并非是相互替代关系,而是乘坐同一座时代电梯的几位哥,只是不知道最后会各自停在哪一层。

飞书要战胜的是每个人的沟通协作习惯,去看看自己手机里多少个工作项目群吧,聊客户要拉群,开会要拉群,报销要拉群….总有一天,我们回头看的时候,会发自内心的觉得,“那个喜欢拉群的人好奇怪啊”。

飞书要战胜的是公司上上下下层级和员工的协作想象力,什么?我可以点开老板的资料看他每天在忙的工作任务和要参与的日程?我可以看旁边设计妹子最近忙的事情她会不会加班?什么,这世上竟有公司不用KPI考核??还真有,Google起的头,但飞书可能是让OKR 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主。

飞书显然有自己的主张。

所以飞书主张什么?

4. 飞书主张什么

飞书的Slogan是“让一部分企业先飞起来”。这样的主张自然是好事,但我觉得当前的情况反过来更贴切一些,“先飞起来的企业用飞书”。今天来会上的都是神仙公司,小米啊,华住啊,物美啊,华润啊。这些公司本身已经飞在天上了。正所谓台上来的是“龙头”,底下看的是“小弟”,

服务头部公司当然光彩,毕竟他们有钱、有思路、有决心也有影响力,有带头大哥的效应。

先飞起来的那部分企业,腾讯、字节跳动和华为、阿里都在抢,我们做个吃瓜群众就好。

但吃瓜群众能不能飞得起来.谁先飞起来…这事儿长期以来没人管,在整个世界范围内,SaaS软件的客户成功,也就是客户真正能不能用起来,一直都饱受诟病,多数厂商都是「管卖不管用」,包装几个头部案例你自己琢磨去吧。。。飞书看得出来还挺想管管的,从实施和迁移都免费这件事情就看到出来。

这两个政策一出,生态伙伴们的反应则有些耐人寻味,明道云创始人任向晖先生在朋友圈发了一条隐晦的朋友圈:

“我本以为战斗结束了,其实结束的只是序幕。”

飞书开了场“π”发布会,是时候认真聊聊「协作」这件大事了

大家自己体会个中滋味。

说完飞书,说说我们自己。

5. 我们到底需不需要一款专门的协作工具

我们是否真的需要一个专门的公司协作工具?

这取决于我们多久能够忍受成百上千的公司群,以及7天就消失的图片和文档,以及动不动几十G的微信内存空间,一个聊天app为什么会占据几十G的内存??

这取决于我们花了多少重复的时间去重复解答新员工和老客户重复的问题;

这取决于我们能多大程度上忍受生活和工作的不分家、无界限

以及取决于我们是否想真正愉悦的写文档、改方案、开例会,以及工作本身….

……

这样的问题我能一口气列出来100个….

任何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协作工具,都是我们需要的协作工具,毋庸置疑。

在汽车被发明之前,所有人都认为骑马或者马车是最佳的出行选择。人们花了多长时间彻底接受汽车出行?

从汽车在1886年被德国人发明,一直到1908年福特发行第一款Model T进入大众视野,人们又花了大概十几年的时间彻底认可汽车这种交通工具…

习惯的习成和改变是缓慢且无力的,直到汽车出行的速度、体验和效率完全碾压马车为止。

汽车流行的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坐汽车的人,天然跑的比马车快。快得多。

“快的要飞起来一样。”

比起新《鹿鼎记》的难看,还有这些剧很难播

黄金档三大难:定档难、上星难、好评难。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40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