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微信和钉钉的AB面

史上最魔幻创业:他靠吊牌一年入账40亿

南极人的隐形商业帝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oB行业头条”(ID:wwwqifu),作者:王慧贤,编辑:不萌,36氪经授权发布。

01 备胎转正

在C端市场,微信可以说是人手必备的社交工具,可随着消费互联网时代向产业互联网时代的过渡,腾讯要做的不仅仅是串联起C端用户,同样也希望将自己的能力赋能给数以千万计的B端企业。

所以早在腾讯“930变革”之前,2016年上线的企业微信就已经扮演了腾讯试水ToB的角色。不过四年以来,随着ToB市场的逐渐成熟,企业微信正在不断被腾讯重新定义。

2017年以前,企业微信只是扮演着简单OA的角色,仅仅可以连接企业内部员工。

虽然到2018年中旬,马化腾表示企业微信是腾讯数字化的七大工具之一(其他“六子”为公众号、小程序、移动支付、社交广告、大数据、安全能力)。

可那几年,国内ToB行业发展尚不成熟,市场还有待被教育,即使像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面对ToB业务也摸不清思路。

很长一段时间内,企业微信只是作为一款普通的协同软件,被腾讯放在了集团业务的边缘。

可随着产业互联网的深入发展,巨头们越来越意识到企业微信和钉钉在ToB业务中的重要,因为想要搭更大的生态,必须有它们参与。

所以,在2019年张小龙向大家阐述了企业微信“人即服务”的产品理念后,同年年底企业微信才正式连接了坐拥10多亿用户的微信生态,开启了C端个人微信向B端企业微信的导流过程。

这个动作基本透露表明了企业微信在腾讯的ToB版图中逐渐“核心化”,企业微信也正式扮演“连接器”的角色,成为企业和企业、企业和员工、员工和客户之间联系的纽带。

而对比企业微信,钉钉的出现显然更加戏剧化。

钉钉的创始人无招本来是想打造一款和微信相媲美的社交软件,但却不幸以失败告终。

没有退路的无招不得不带领团队另辟蹊径,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钉”,开发出了阿里系最早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协同软件——钉钉。

如今,钉钉的用户从0到3亿,从1.0版本到5.1版本,不论是在用户心里还是阿里内部,都实现了华丽的转身。

尤其是今年9月,阿里巴巴宣布将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并且融入了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对外正式发布 “云钉一体”战略,更是扩大了钉钉的想象空间。

此时,钉钉不再只是一款简单的SaaS产品,而是一款类似于Windows的企业操作系统。而阿里云这样的新型计算体系完全可以像PC电脑一样,与钉钉这样的新型操作系统进行深度融合。

在这台Windows电脑上,企业可以获取水电煤一样的算力基础设施,还可以在系统中下载各类型插件(比如财税软件、考勤软件、销售管理软件),以此来扩充企业的综合能力。

相比企业微信,钉钉更早被阿里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成为了阿里内部的核心事业部。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企业微信在腾讯版图中的地位,仍然会进一步提升。

从当前状况来看,企业微信和钉钉都已经在今年实现了“备胎转正”。

02 和而不同

对于员工和企业老板来说,企业微信和钉钉仅仅是一款普通的协同办公软件,也常常有人调侃:“员工有多讨厌它们,老板就有多喜欢它们。”

所以不了解腾讯和阿里基因和业务的人会认为,“云钉一体”和腾讯云+企业微信的ToB打法很像,但其实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二者不同的背景和用户属性,已经决定了二者的“和而不同”。从某种角度来看,企业微信和钉钉更像是腾讯和阿里的缩影,天生的基因决定了各自的“使命”。

比如,企业微信和微信相连通后,可以更大程度地连接到具体的个人,扩大企业微信的服务场景和范围。

高线城市开店5000+,蜜雪、书亦为何还是没有存在感?

一线青年,左手蜜雪,右手喜茶?

尤其在零售行业,如瑞幸咖啡当前做的社群,就是在用企业微信连接客户。但如果用钉钉、飞书华为云WeLink来做,效果就会差很多。

毕竟微信有着强大的用户基础,这也使企业微信的触达能力比对手更为强大。

腾讯汤道生也明确说过:“在C端,我们有微信和QQ两大社交平台,触达数十亿用户,也有长期积累下来的用户洞察和运营经验。”

只要腾讯愿意把C端能力与经验输出给合作伙伴,就可以很好地实现公众号、小程序、支付、企业微信等产品的互联,让这些场景极具想象空间。

说白了,现在的微信是C端最大的私域流量池,当腾讯和企业微信打通整个生态的时候,企业微信极有可能成为B端市场最大的私域流量池。

而与企业微信不同的是,钉钉走的却是另外一条路。

虽然大众对阿里的了解更多来自淘宝和天猫,难免会认为阿里也是搞ToC生意的,可其实阿里巴巴是做B2B电商平台起家的,ToB基因比腾讯更为浓厚。

而且作为巨头,阿里的重心从来不会偏向某一侧。毕竟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而大人全都要。

阿里之所以要搞钉钉,一方面是为了在“社交”领域阻击微信,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希望钉钉做大做强以后,阿里可以借此帮助平台上的企业实现业务在线化、数字化转型。

前文已经提到了当前阿里的“云钉一体”战略,即企业只要使用了阿里云+钉钉,就可以在平台上部署任意的企业软件,可以像拼乐高积木一样,扩充自己的数字化能力。

但钉钉更大的优势是,它已经通过更长时间的积淀,比同类型的对手积攒了更多垂类ISV厂商,可以为平台上的企业客户提供更丰富的应用和选择。

03 招招致命

从上面的角度来分析,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企业微信与钉钉的不同,而今年火热的飞书和华为WeLink主打的市场,其实也与这两款产品有很大的差异。

将日历、云文档、会议放在主模块的飞书,虽然刚入局但却来势汹汹,产品特性也更适合极客、更互联网范儿这类协作效率要求高的企业。

“飞书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年轻化、智能化,所有的工作都在上面沟通,真的很方便。”字节跳动员工和「ToB行业头条」说。

毕竟作为互联网新贵,字节跳动从企业文化到员工平均年龄均显示出强烈的年轻化特征。根据脉脉发布的《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显示,字节跳动的人才平均年龄仅为27岁。

所以,给年轻人用的产品就要摒弃老板思维。比如曾经钉钉最引以为傲的“Ding”功能,在飞书上完全找不到,甚至用飞书考勤打卡,都要专门下载插件。

而华为天生具备政企客户多的优势,不难想象华为云WeLink也会继承华为的基因主攻政企客户。

今年年初,任正非就公开表示过,WeLink要成为中国最大企业业务办公平台,不和BAT正面竞争,华为云要坚持面向中大企业和政府组织。

很显然这些企业和组织对安全性的要求更高,对硬件的实力水平也有更严苛的考量标准。而技术恰恰是华为最强大的优势。

比如,华为云WeLink在视频清晰度、网络更稳定性、延迟低等方面,甩开普通视频通讯类SaaS产品好几条街。

毕竟华为云WeLink已经为全国6000家医院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疫情期间很多医生都可以在线视频诊疗,这没有清晰度、稳定度保障,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综上来看,虽然企业微信、钉钉甚至是飞书、华为云WeLink更像是同类型的产品,但确实以为产品背后的企业文化、客户属性不同,导致了同类型的产品走出了不同的路。

如果说协同办公软件是企业微信和钉钉的A面,那么他们背后承载的基因和ToB使命则是很多人不曾看到的B面,而这个B面显然可以决定它们各自的未来远景。

产业互联网时代巨头们的ToB比赛才刚刚开始,当前有人跟随奔跑,有人已经在十字路口选择转弯。不同的路会有不同方向,但至于说谁能跑到终点,谁能取得最后的成功,仍然需要时间来检验。

讲真,剧本杀不是一门好生意

剧本即人生,让你换个人生。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9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