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疯年轻人?让租房不再有“一千零一个坑”

  逼疯年轻人?让租房不再有“一千零一个坑”

  克日,一篇题为《租房的糟糕体验,逼疯若干年轻人》的文章引发了热议。类似“一不小心住到间隔房”“深夜浴室里的一只蟑螂”“与生疏室友尴尬的照面”等细节也反映了不少现实问题。有人甚至笑称:租房市场里简直有“一千零一个坑”。

  前不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通知,就《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然征求意见。不少划定驻足于住房租赁市场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将焦点瞄准租赁双方之间更详细的矛盾,好比“未经租客赞成,出租人不得私自进入”“不得单方提价”“厨房、阳台等不得出租”等。这份被称作“史上最严”的住房租赁领域规范性文件,在保障租客权益方面的划定让人眼前一亮。

  新华网和自若友家公寓配合公布的《2020中国青年租住生涯蓝皮书》显示,现在中国衡宇租赁人数已超2亿人,这一数字两年后将到达2.4亿。重大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他们或是为梦想奔忙的“北漂”“沪漂”,或是背井离乡的手艺者,或是为了孩子就近上学蜗居的一家人。选择租房的理由可能有千千万,但都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涯。屋子,对他们来说不应该只是借居的住所,更应该是温暖的呵护港湾。

  可现实生涯中,租房市场的一些乱象,却让租客们难以真正放心。甲醛等有毒物质含量超标、房东一言不合就赶人、种种理由不退押金、租金连年上涨……这些问题不只让租客们寒心,透露出的也是整个行业的隐患:若是租客的权益得不到保障,租房市场的有序生长就无从谈起。

聊聊电子游戏的另一张脸

2013年10月13日,北京,在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的展区里,两个年龄差异显著的观众正在试玩网络游戏。美国杨百翰大学一项为期6年对电子游戏成瘾的研究发现,大约90%的游戏玩家的游戏方式没有危害或不会带来长期负面影响。

  当“消费者是天主”已经成为各行业的共识,在衡宇租赁行业,租客却是“弱势群体”,由于传统租房市场一直是以房东为中央的,服务重心和利益取向有所倾斜。紧俏的房源稍一犹豫就会被别人争先租下,容不得租客与中介或者房东讨价还价。屋子一旦出租,中介和房东的义务就完成了泰半,寄希望于他们来保障租客的权益实在是有些难题。续租涨房租、退房扣押金也是每个租客都免不了要面临的问题。

  笔者在实习时代,为了免于通勤之苦,选择了与人合租。仅一墙之隔的邻屋的种种声音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我甚至可以知道我的邻人一晚喝了几回水,伤风症状比昨天有没有减轻。早出晚归的实习生涯之后,又要面临叮咚作响的夜晚,这样的生涯实在是苦不堪言。

  厥后,我选择了从房东手中租房。可正当为省下一大笔中介费悄悄喜悦的时刻,超出市场价几倍的水费电费账单来到了我的手中。最后在退房的时刻,只管我已经仔仔细细地扫除了卫生,甚至比刚住进来的时刻更清洁,但房东仍以“踢脚线上的灰尘太多,必须要请保洁扫除”的理由扣掉了200元的租房押金。

  固然,在租房乱象中,一些租客的显示也并不尽如人意,类似租客迟迟不交房租、甚至将房间酿成缭乱“垃圾场”的新闻也不时泛起。若是缺乏有用的制约手段,仅靠道德约束,那么租房市场中的各方都市面临较大的不确定因素,为租房市场的康健有序生长埋下隐患。

  据数据显示,在都会租住人群中,30岁以下占比跨越55%,其中26-30岁的租客占比到达31.48%。年轻群体的租房需求始终存在,结业生群体占了租房市场的很大比例,每年的结业季也是租房市场的黄金季。

  经验不足、预算有限不应该是年轻人权益得不到保障的缘故原由,同样每一名租客都不应该以这样的理由被宰割。只有驻足现实,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才气真正规范租房各方的行为,让宽大租客不再有后顾之忧。我们希望,像住房租赁条例这样详细有力的划定能更多一些,稳稳托举起两亿租客的安居梦。

  常菲 泉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6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