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原题目: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今年10月17日,是我国第7个国家扶贫日。

5天前的10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向“脱节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致贺信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使命。中共十八大以来,我们从周全建成小康社会要求出发,把脱贫攻坚作为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的的重点义务,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和放置,周全打响脱贫攻坚战,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历史性地得到解决。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从农村大队党支部书记到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始终悬念着贫困群众,一直把扶贫使命扛在肩上。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自己所说:“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事情,扶贫始终是我事情的一个主要内容,我花的精神最多。”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走遍天下14个集中连片特困区域,深入24个贫困村考察调研,作出诸多重大部署,率领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福建是习近平事情多年的地方。1988年6月,习近平到宁德任地委书记。上任不久,他冒着酷暑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深入闽东九个县举行调查研究。脱节贫困,是他昔时事情的着力点。

在宁德,习近平响亮地提出了“弱鸟先飞”的理念,“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但能否实现‘先飞’、‘先富’,首先要看我们头脑里有无这种意识。”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1989年7月,习近平冒着酷暑,带头步行到宁德下党乡调研。

闽东大山深处,有一个习近平很悬念的“弱鸟”乡村——赤溪村。

由于历久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上乡村林地众多,耕地匮乏,村民缺衣少食,贫困一直困扰着赤溪村。到上世纪80年代末,整个赤溪村贫困率达90%以上。

深入宁德贫困村调研后,习近平提出通过移民安置的设施,从根本上解决部门国民由于自然条件局限无法脱贫的问题。

1995年,下山溪22户畲族群众成为福建全省第一批整村搬迁的农户,搬到了新居。今后20多年,当地12个自然村的350户群众所有迁到了赤溪行政村所在地。历经“输血”式就地扶贫、“换血”式搬迁扶贫、“造血”式“旅游+产业”扶贫的探索实践,赤溪村走出了一条“旅游富村、农业强村、文化立村、生态美村”的脱贫路。

2019年,赤溪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到达21600元。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福建省磻溪镇赤溪村新貌

“它的历程是天下扶贫的一个历程。”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同赤溪村村干部和村民代表视频连线时,对这里的脱贫事情举行了一定,祝愿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人类减贫事业的历史高度,经心谋划,亲自部署,推动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贫困人口从2012年年底的9899万人削减到2019年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降至0.6%,延续7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

曾经的许多贫困村旧貌换新颜,老乡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2020年9月16日,习近平在湖南郴州市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沙洲瑶族村察看村容村貌,同村民亲热攀谈。

群山环绕之中,1500亩的沙洲现代农旅树模基地内,猕猴桃挂满枝头,小黄姜叶随风摇曳……

今年9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赴湖南考察时,来到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沙洲现代农旅树模基地,领会扶贫产业生长和增收情形。

国家扶贫日 重温习近平关于脱贫攻坚的十个“妙喻”

“我从地里拔出一棵小黄姜,递给了总书记。”莳植大户张有发回忆,总书记拿着沾有土壤的小黄姜,向他仔细询问小黄姜的生长、产量以及谋划等情形。

再过一个月,当地的小黄姜就要大丰收了。“每亩产量能有5000多斤,有11户农户通过租金、劳作等方式入股,预计每户可从中增收8000元。”张有发兴奋地说道。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2020年9月17日,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沙洲现代农旅树模基地,农户在查看小黄姜的生长情形。

距离现代农旅树模基地不远,村民朱小红家的农家乐客流如织,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

曾经,由于没有手艺,朱小红面临着创业就业的难题,加上怙恃年迈多病,两个孩子要上学,家庭负担沉重。在村里的辅助下,朱小红加入厨师技术培训,在沙洲村第一个开起了土菜馆。几年时间已往,土菜馆的生意越来越好,朱小红一家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近年来,通过生长红色旅游、特色莳植产业,沙洲瑶族村已经实现整村脱贫。和沙洲村一样,天下许多村子环境美了,村民腰包鼓了,人人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幸福生活。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今年春天,在率领天下人民奋力战“疫”的同时,习近平总书记心中依然挂念着脱贫攻坚这件大事。

“准期实现脱贫攻坚目的义务原本就有许多硬骨头要啃,疫情又增加了难度,必须尽早再发动、再部署。”3月6日,习近平出席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方面最大规模的集会——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对打赢这场硬仗作出部署。

经由几个月的起劲,一大批制约天下最后52个未摘帽县脱贫攻坚的难点问题得到解决——停止7月尾,52个县解决了15.6万贫困人口的饮水平安、住房平安、义务教育和医疗卫生保障方面的问题;完成剩余11万贫困人口的搬迁义务,至此,52个县约120万贫困人口易地扶贫搬迁义务所有完成;开端确立52个县的防止返贫监测和帮扶机制,对脱贫不稳定的人口和边缘易致贫的人口,落实帮扶措施,防止他们陷入新的贫困。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地处秦巴山区,是天下52个未摘帽贫困县之一。近年来,西和县因地制宜构建产业系统,向最后的贫困碉堡提议总攻。图为2020年9月4日,西和县理红莳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辣椒莳植基地里,社员在晾晒新一茬的红辣椒。

西吉县是宁夏最后一个未摘帽贫困县,现在正争分夺秒地冲刺在脱贫攻坚的跑道上。

一支支队伍进村,建泵站、修水池、换水源。到今年8月尾,全县农村自来水普及率稳定在99%以上,水质100%达标。“真没想到,甘甜的自来水能流进家里!”红耀乡红耀村村民柳志俊满脸幸福。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绿色怀抱中的宁夏西吉县偏城乡涵江村新貌

偏城乡涵江村,一栋栋红瓦白墙的砖房漫衍在青山脚下,平展的水泥路通到了家家户户门口。涵江村原名“烂泥滩村”,这里曾经村子破旧、门路泥泞,产业生长也十分落伍,是偏城乡远近闻名的贫困村。

2017年起,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对这里实行对口帮扶。借助于闽宁协作,涵江村建起了扶贫车间、菊芋莳植扶贫基地等,为村民致富搭建了桥梁。短短3年,昔日“烂泥滩村”已经一跃成为偏城乡的相对富裕村。

西吉县,即将翻越最后的贫困大山!

实现脱贫攻坚目的,迈向周全小康社会,中国人民千年宏愿即将梦圆!

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贫困问题是怎样得到解决的?

“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所有脱贫,是党中央向天下人民作出的郑重答应,必须准期实现,没有任何退路和弹性。”习近平的铿锵话语,传递出争取脱贫攻坚战周全胜利、开启周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坚定信心和刻意。

正如总书记所说,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站在新起点,追求幸福生活的中国人民,必将风雨无阻、勇往直前,奔向加倍美妙的明天。

(本文来自汹涌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汹涌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6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