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质问民进党当局:台湾为什么要成为“刺猬”?为何要挑起战争?

她曾在统派屡遭民进党政府吓唬的台湾多次声名“两岸一定走向统一”;她曾是国民党主席,却因成为“孤臣”而失去代表国民党角逐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时机。她就是中国国民党前主席、中华青雁和平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洪秀柱,10月13日,她将出席在杭州举行的第三届海峡两岸青年生长论坛。

克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洪秀柱谈起当下两岸关系并不像以往给人的印象那样“火力全开”,而是严谨剖析法条,审慎判断事态,保持着“学者式”的镇定思索。她通过剖析中美三个团结公报和所谓“与台湾关系法”,得出“美国对台湾的处境,最多只有‘严重关切’,没有任何详细的平安保证答应”的结论。 洪秀柱同时呼吁国民党“尊重历史事实,尊重我们的答应”,不要掉进民进党的民粹陷阱而同流合污。

洪秀柱质问民进党当局:台湾为什么要成为“刺猬”?为何要挑起战争?

洪秀柱 资料图

美国会辅助台湾?“最多只有‘严重关切’,没有任何详细的平安保证答应”

环球时报:日前民进党政府放肆炒作美国副国务卿、捷克参议院议长访台,声称是重大“外交突破”,在您看来,他们到访台湾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民进党政府从炒作中得到了什么?

洪秀柱: 两岸关系今年有戏剧性的巨幅转变,民进党蔡政府“亲美抗中”的战略,加上完全执政的优势,在野党监视制衡能力相对弱化,以及美国大选、特朗普政府猛打“台湾牌”等因素,台美关系快速升温,两岸关系急速恶化。

美国很清晰,两岸关系、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来说是至关主要的焦点问题,因此,美国透过提高官方接触层级等方式来提升台美关系,垫高“反中”筹码,站上更高的战略位置。原本各界正在关注美国在大选前会连续升高“反中”、打“台湾牌”的强度,兵行险着,以拉高美台官方的接触层级,直接上升到正、副国务卿出头的方式对大陆加压,然后泛起所谓“十月惊讶”,然而日前特朗普突然宣布染疫,连带美国务卿蓬佩奥10月上旬的东亚接见行程大幅压缩。

从国际事态再看回台湾,蔡政府已经和美国牢牢绑在一起,现在磨练的是大陆的战略定力,以及特朗普政府在大选民调落伍的压力下,能否维持理性。

至于台美关系升温、两岸关系恶化的形式走向,对蔡政府而言,简单说,就是“芒果干”(亡国感)的计谋操作,意在促使民众信赖支持蔡政府的美国,有足够的能力和意愿保障台湾的平安。

美国是现实利益挂帅的国家,蔡政府要亲美、倚美,除重大的军购外,在美台商业上,生怕也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含有莱克多巴胺的美猪及30个月龄以上的美牛进入台湾,可能只是劈头,未来可能另有农产物、汽车、能源入口的降税问题,以及检视、过问台湾汇率管制等。

环球时报:岛内有人以为美国可能会辅助台湾“重返团结国”,这可能吗?

洪秀柱: 美国会不会辅助台湾“重返团结国”,或者台美是否会“恢复正式外交关系”?我们必须先厘清美国跟大陆、台湾的关系主要基于中美三个团结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

首先,中美三个团结公报之一的《上海公报》,清晰载明“美方认知(acknowledges)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以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门,对这一态度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这是美国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晰楚的态度。

其次,“与台湾关系法”有明文称“任何贪图以非和平方式决议台湾的前途之举,包罗使用经济抵制及禁运手段在内,为美国所严重关切”,换句话说,美国对台湾的处境最多只有“严重关切”,没有任何详细的平安保证答应。

第三,今年3月26日,特朗普签署由国会议员提出的“台北法案”,旨在强调美国支持台湾牢固“邦交”,与其他国家生长“非正式伙伴关系”,支持台湾介入国际流动,推动双方经济商业谈判等。我们不要忽略了,美国支持台湾与其他国家生长的是“非正式伙伴关系”,而不是“国与国的正式外交关系”。

若是ECFA没能继续,台湾经济将马上面临三个逆境

环球时报:克日民进党政府“修法”封杀爱奇艺和淘宝台湾,而ECFA签署已满10年,外界很关注它的运气,您是否对ECFA能继续下去抱有信心?

洪秀柱: 中国国民党大陆事务部在9月25日,针对陆委会称“九二共识已翻过历史一页”时就明了指出,最近民进党政府官员数次示意希望维持《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但ECFA是在“九二共识”基础上,由两岸海基、海协两会签署,没有“九二共识”就不能能有ECFA。若是“九二共识已翻过历史一页”,是否陆委会也主张ECFA要翻过历史一页?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2010年3月,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曾公然抨击“ECFA是糖衣毒药、丧权辱国的不对称条约”。但10年后的2020年,蔡政府的陆委会主委公然呼吁大陆“不要停掉ECFA”。曾几何时,ECFA在绿营口中竟然从“丧权辱国”酿成了“互惠互利”?!

民进党蔡政府不认可“九二共识”,固然会对ECFA能否继续下去发生信心摇动。现在,ECFA就是磨练民进党蔡政府是否至心为国民谋福祉的试金石。

若是ECFA没能继续,台湾经济马上会浮现三个逆境 :第一,大陆是台湾最主要的进出口商业市场 ,若ECFA终止,协议焦点的早期收获设计将住手,影响业别广、弱势受害多,其中,早收项目中的农产物、机械及纺织品出口,仍以中南部、中小企业为主,对已受疫情影响的业者与劳工无疑是雪上加霜。

第二,涵盖15国的《区域周全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完成谈判,预计将在十一月中旬的东盟峰会上正式签署。蔡政府一再强调要“南向”,却进不了RCEP,厂商没有RCEP的关税优惠,国际竞争力下降,若再面临ECFA终止,对大陆出口的早收产物平均关税会提高到7.3%(回到非FTA区域的平均关税率)。在美中角力与疫情下,“鲑鱼返乡”投资的台商将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第三,蔡政府在经济、产业链上“脱中”,若想在台美经贸上获得填补,依美国现实利益主义、特朗普政府战略平安与商业谈判交互运用强制对手、攻城略地的手法看,台湾要有先付出代价的准备。

金正恩阅兵式上称韩国是“亲爱的南方同胞”,韩媒马上猜测

国民党不能陷入和民进党比谁对大陆更强硬的民粹陷阱

环球时报:国民党今年拒绝赴厦门出席海峡论坛,您以为该决议是否合适?

洪秀柱: 国民党历久肩负两岸相同对话、促进和平交流的义务与使命。原本,今年的海峡论坛应是国民党在两岸关系恶化中开创新局的主要契机,最终照样阴错阳差地错失时机。我以为,这是一件意外的插曲,某种程度也反映出国共之间的互信正趋于微弱。但“九二共识”可以重新牢固国共互信,有配合的政治基础,就可以化挑战为时机。

我对这件事有三个看法:首先,我们对国家主权的强调,是对国际社会,对美国、日本等世界各国,但我们两岸之间是国共内战延续的分治状态,并不是国与国的关系。

其次,国共互信、两岸交流根基于“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若是我们对这一基础的认知是坚实的,就不会因电视主播的一句话而摇动,这也是为何我一再强调两岸关系要“深化九二共识”的主要性。

第三,国民党应有争取民心认同的自信,不能陷入和民进党比谁对大陆更强硬的民粹陷阱,否则,只会在两岸关系上更被动。

环球时报:回首20多年的两岸关系,似乎总在做“钟摆运动”,和统的希望是不是正在趋于破灭?

洪秀柱 :不能否认,台湾社会“倾独”气氛愈来愈外显,除民调被政治过分操作外,国民党几回大选挫败也造成不小打击,党内有些人因此摇动了信心。从选举的角度考察,党内部门人士难免嫌疑国民党是不是失去了主流民意,甚至因此越来越不敢讲“我是中国人”。

我照样要强调,“民意如流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是有可能随之改变的。国民党争取重拾人民信心,要信赖自己提出的两岸政策才是人民的最佳选择。

其一,我主张的“护宪保台”,就是以“坚持一中原则”与“钻营两岸和平统一”这两个焦点共识为基础,两岸配合倡议和平互利,继续推进两岸稳固交流生长,这才是真正守护国家民族尊严、捍卫台湾2300万人的生命、生涯与生计的正道。

其二,国民党是百年泱泱大党,我们要尊重历史事实,尊重我们的答应。“九二共识”是合乎“宪法一中”的精神,“和平政纲”是双方可以进而走向统一的方案。国民党要提升战斗力,就不能掉进民进党的民粹陷阱而同流合污,失去自己的焦点价值,党必须坚定自己的头脑和信仰才气发生气力。

其三,国民党虽然失去了中央执政权,但蓝营在地方另有14个执政县市。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都勇于在今年绿营“反中”、疫情笼罩下举行台北上海“双城论坛”,我们国民党只要坚持态度,站稳两岸门路,团结一切在野气力,周全激励执政县市善用地方资源,实践国民党政策理念并做出功效,就能让人民有感,这才是重返执政之路。

无论“首战即终战”,照样“首战即决战”,都是逆耳忠言

环球时报:美国方面日前再次提及对台售武,示意要让台湾酿成“刺猬岛”。靠购置武器能解决防务问题吗?

洪秀柱: 美国对台军售仍在连续,从经济利益看,知足美国军器工业需求;从“围中”的“印太战略”看,美国正在强化台湾的主要性。美国提升台湾的战略地位与战术能力,对美国而言,自己不必身先士卒,进可攻、退可守,战略利益放到最大,成本则最小,但对台湾来说,却可能是不能蒙受之重。

科技日新月异,现代战争的特征是全方位的,不分前线后方。防务是整体的,武器装备只是其中一环,包罗经济、社会、民心、能源等都是要害。当台海事态走向军备竞赛、兵凶战危的险境时,两岸没有赢家,这正凸显此时两岸危急管控的主要性以及和平的难得。

环球时报:您若何看“首战即终战”的说法?美军的口头答应距离真正协防台湾,有多远的距离?

洪秀柱 :马英九一句“首战即终战”,引述自台政府资助的“国防平安研究会”讲述内容,主要在提醒、说明大陆现在的战略是“首战即决战,让美军未到,战事已定”。效果,引来“亲美抗中”的绿营与“独派”整体不满,指斥马英九是投降主义。

无论“首战即终战”,照样“首战即决战”,都是马英九对两岸危急的逆耳忠言;至于绿营的“投降主义”之说,则是民进党内斗式的民粹话术,不值一驳。

但我要强调的是,与其体贴什么时候打,会怎么打,可以撑多久,以及美国会不会来协助,在寻找这些问题的谜底之先,我要先问,台湾原本是一只受人人迎接的“和平鸽”,为何要成为“刺猬”?为何要挑起战争?又是谁要挑起战争?谁会得利?受害的又会是谁?

我们看到,两岸兵凶战危的气氛确着实升高。但进一步剖析,这些希望台海发生冲突、战火的人,只有以下四种人:第一种,逞一时口舌之快,从不严肃面临战争带来生灵涂炭的恐怖;第二种,一厢情愿以为有美国可以依赖;第三种,自认有退路、可置身事外的;第四种,也是最可恶的一种,即心怀恶意,想要以邻为壑、想发战争财的。

我必须很严肃地说,一旦启了战端,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作为领导人,要有智慧去避开任何危险因素,而不是逞匹夫之勇,或把防务、平安重责大任交给外人。

《孙子兵法》里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生死之道,不能不察也”,值得防务与平安战略决策者深思。

泉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5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