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中国消费者不配买显卡?

黄牛不是黄老爷家里的人,这一点大家都明白,但经销商这些“胡万”是不是,却很耐人寻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心编辑部”(ID:huchensia),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弗拉基

编辑 | 杨真心

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国庆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原本想凭借国庆档的《姜子牙》打个漂亮的翻身仗的光线传媒却被资本市场打了一巴掌。

用“含着金钥匙出生”一词评价《姜子牙》再合适也不过了。2020年8月17日,《姜子牙》在微博宣布10月1日定档的第二天,光线传媒的股价一度涨停。《姜子牙》在国庆档首日便在国庆档影片中遥遥领先,拿下3.6亿票房,同时刷新了国产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与单日票房纪录。

上映8天其总票房逼近14亿元,即将超越《疯狂动物城》的15亿元票房,成为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榜亚军——即便从观影体验上,《姜子牙》未能满足部分观众对“封神宇宙”系列期待。这部电影口碑在国庆档后期出现了分化,豆瓣评分远不及《哪吒之魔童降世》。“内容空虚”、“贩卖国漫情怀”成为了很多人这部电影的《姜子牙》的评价。

在《姜子牙》和大幅震荡的股价背后,光线传媒的一系列问题暴露出来。近几年光线传媒的爆款公式的频频失灵,2018年的行业寒冬及2020年疫情更是将光线传媒带入了至暗时刻。尽管彩条屋的出现带给了陷入囧途的光线传媒一丝曙光,但彩条屋的很难将光线传媒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01 人在囧途之电影路

2016年是中国电影行业低迷的一年,但对光线传媒而言是高光一刻。

这一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仅达到预期的76%。受到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A股传媒行业指数下跌幅度超过了25%。行业龙头华谊兄弟的业绩遭到了断崖式下滑,其上半年净利润下降了50%。而光线传媒这一年整体而言却顺风顺水,这一年的净利润达到了7.41亿,创下84.27%的同比高增速。

2016年12月8日,光线传媒迎来了10周岁的生日。总裁王长田在这天发表的一篇题为《致光线影业同事们的一封信》的公开信中称,2006年光线影业开始参与电影以来,光线传媒的累积票房达到了200亿。其中2016年光线传媒获得票房收入的影片共计15部,总票房达到了64.2亿元。

2016年,光线传媒投资发行的春节档电影《美人鱼》 创下了当年中国电影票房最高纪录33.91亿元。随后《大鱼海棠》以12年等待为契机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年底由光线传媒买断的《你的名字》在短短的8天内收获了3.9亿元的票房。

2016年光线传媒与爆款收割机画上了等号。从《泰囧》、《中国合伙人》到《致青春》,光线传媒秉持爆款理念打造票房神话,2016年光线传媒的爆款内容达到了巅峰。

但很快,它又陷入了囧途。

2017年,中国的电影行业开始转型,开始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出现了《战狼2》、《羞羞的铁拳》等优秀作品。其中《战狼2》成为了唯一一部在全球电影票房榜中占据前十的非好莱坞电影。这一年中国有10部电影票房突破了10亿,但此刻的繁荣似乎与光线传媒没有关系。

根据光线传媒2017年年报显示,光线总票房33亿元,不到2016的51%。光线传媒的《大闹天竺》在春节档的口碑几乎崩塌,获得了2018年的金扫帚奖。顶着“大IP+当红流量小生”的光环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被称为“教科书式的烂片”。受到《煎饼侠》口碑影响,光线传媒的《缝纫机乐队》不敌同档期的《羞羞的铁拳》。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的爆款理念开始失灵,爆款神话开始破灭。从财报来看,此刻光线与其说是一家影视公司,不如说是一家投资公司。增持猫眼获得的投资收益以及出售天神娱乐和子公司捷通无限股权在内的投资收益成为了光线传媒营收大头。

2018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共推出6部影片,累计票房达到了近50亿,但超60%是由“万达制造”的《唐人街探案2》支撑。尽管《动物世界》在暑期档首日排片超35%,豆瓣评分达7.5分,但高达2亿元的制作成本使得光线传媒获利成本有限。

受到影视寒冬及影响,2018年投资收益依旧是光线传媒主要营收来源。光线传媒以人民币33.1704亿元的对价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20%的股份出售给腾讯。根据2018年财报,光线传媒在此次交易中取得了22.83亿元的投资收益,远高于其净利润14.1亿元。

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为光线传媒挽回了局面,以50亿元票房纪录登上中国动画电影票房榜榜首,在整个电影票房榜中仅次于《战狼2》。但这一年光线传媒共参与了18部电影的制作、发行及推广,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营收占了全年总营收的三成。光线传媒被外界讽刺为“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2019年光线传媒彻底陷入了“增利不增收”的陷阱。2019年,光线传媒实现营收同比增长89.70而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31.00%,其利润率更是连续三年下滑。2020年的疫情光线传媒的状况雪上加霜。其营收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7.86%,其净利润则下降80.46%。

光线传媒陷入至暗时刻。此时的《姜子牙》对于光线传媒而言意义重大。一方面姜子牙给亏损的光线传媒带来营收,另一方面为光线传媒试探新的运营方向。从《哪吒之魔童降世》到《姜子牙》,彩条屋成为了光线传媒爆款收割机的主力,推动着光线传媒动漫帝国的构建。

但随着《姜子牙》的口碑分化,国庆档后光线传媒股价暴跌,依靠彩条屋扭转光线传媒的颓势的策略也出现问题。

02 坎坷动漫路

在光线传媒创建初期,媒体人出身的王长田未曾想到光线传媒拥有电影基因。

亏损10亿、裁员上万、老板套现,七问海底捞

买了睡不着觉

2012年,光线传媒与新晋导演徐峥合作的电影《泰囧》上映,这部只有3000万成本的电影在短短五天票房突破了3亿元,也打开了中国电影市场。而在2011年之前,光线传媒的主要营收来源于栏目制作及广告业务。

光线传媒由此一路高歌,正式布局电影行业。2013年《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在短期内获得数亿元票房,开启了中国电影的红利时代。市场看好光线传媒,其市值不断上涨,但随后难以见到爆款。2013年10月,其股价开始下跌,市值腰斩。

此刻的光线传媒开始寻求变化,寻求其他赢利点。2014年王长田将公司目标设定为“中国最好的内容公司”,着力于整个文娱行业的布局。由于动画电影无需支付演员报酬,容易系列化,角色模型可以反复使用,利润率极高,王长田看重了动画电影这一蓝海。

2014年6月光线传媒斥资4亿元收购动画制作公司蓝弧文化和手游公司热峰网络。光线传媒由此开始在国漫道路上一路进军。

但这条路并不顺利。光线起初参与《赛尔号大电影3》和《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两部动画电影的制作,票房都不尽人意。此刻国内动画电影进入由低幼化向成年化的转型期。光线传媒在这一时期的布局极为谨慎,也因此错过了票房高达9.56亿《大圣归来》。

错失《大圣归来》的光线在2015年10月成立了被称为“中国皮克斯”的彩条屋影业,进军动漫产业,决心做给成年人看的动画。彩条屋随后先后投资了包括大圣归来团队在内的20多家动漫公司。彩条屋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IP源头到作品制作及衍生品在内的整个产业链布局。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2016年,彩条屋推出了《大鱼海棠》和《你的名字》两部爆款作品,以总计不到5000万的成本撬动了超过5亿元的票房。

但它迎来的是当光线传媒的低谷期及整个影视市场的寒冬的到来。在2017年及2018年两年时间里共推出了包括《大护法》在内的5部动画,仅《熊出没·变形记》票房过亿。尽管《大世界》斩获金马奖,由于受众范围过窄,票房不尽人意。直到2019年,被寄予“新赢利点”厚望的彩条屋推出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才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为光线传媒赚了钱,《哪吒》最后赢得了50亿元的票房。

但这样的光环也无法掩盖彩条屋背后子公司连年亏损这一现状。这些公司的营收问题解决不好,又成为光线传媒的又一大包袱。根据《商业数据派》的数据显示,彩条屋旗下的公司中传合道在2017-2019年对光线造成的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均为负数,2020上半年,中传合道更是巨额亏损,期末未确认的损失为268.3万元,至此累计未确认的损失就已达到669.58万元。此外,红鲤动画的营收近三年来收益虽保持在千万元以上,但净利润却始终为负数。

也许是受到《姜子牙》口碑变化的影响,光线传媒股价在国庆节后第一天暴跌17%。2017年《缝纫机乐队》受到《煎饼侠》口碑影响,票房不敌质量不分上下的《羞羞的铁拳》。有人预言,《姜子牙》的口碑将或多或少影响下一部封神电影。

面对光线传媒的颓势,帮助光线传媒挽回局面对于彩条屋而言太难了。

03 遥遥无望的迪士尼梦

很多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光线传媒也不例外,但总体来看还是很远。

2014年,在光线传媒进军动漫领域的时候,王长田就将迪士尼作为光线发展蓝图。彩条屋CEO易巧也有着打造动漫宇宙的梦想,但在他看来,打造宇宙之前先要有一片星空。彩条屋决定在第一个五年期间打造出5到10部《大圣归来》这种级别的作品去点亮星空。

打造迪士尼世界不仅仅需要IP的打造,更需要IP整体产业链的融合及后期的延续。而光线传媒的IP产业链的融合能力非常弱。《哪吒之魔童降世》获得数十亿票房后,光线传媒才开始着手衍生品开发,以至于各类盗版衍生品横行于市面上。正版衍生品问世后,人们早已失去对哪吒的关注。今年尽管《姜子牙》有了衍生品意识,但其在国庆档的口碑影响了其观众的购买欲望。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而对迪士尼而言,米奇却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热度,每年公仔销售额高达数十亿美金。2019年,奥飞娱乐玩具销售收入占总营收的三成。如果“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的后续开发不能持续,那光线要开发中国动画电影票房榜首IP形象的梦也就随之破碎了。

除此以外,光线传媒在线下布局也远不及竞品。华强方特的主题乐园业务,占整个公司总营收的80%左右。2019年迪士尼乐园营收占总营收43%。而光线传媒却从未涉足这一领域。当然,从目前来看,即便涉足这一领域,光线传媒难以驾驭。

光线传媒与迪士尼更差一个独立的IP帝国。这样的IP帝国并非来源于现有封神故事,而是独立于观众认知之外的类似米奇、唐老鸭之类的IP,而这一切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打磨。光线传媒在这一领域刚刚起步,旗下投资公司好传动画仅仅产出了《大理寺日志》等IP,距离漫威规模IP帝国还很远。

长远来看,光线传媒打造很难漫威IP。尽管为了解决动漫产业链上游IP孵化问题,彩条屋正式上线了原创漫画APP“一本漫画”。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介绍,“一本漫画”的目标是将漫画作品影视化,即在作品的漫画阶段就考虑如何进行影视化呈现。”

目前各个巨头在动漫领域投入大量资源,打通上游产业链,打造漫画IP帝国。腾讯动漫与阅文进行联动,将头部动漫IP影视化。而这一步需要很长时间去探索。而一本漫画在题材选定及内部封闭系统决定了其很难在短时间内孵化庞大“IP池”。更难以打造独有的IP帝国。

此外,由于动漫创作成本极高,其盈利难度也非常大。这对于依靠爆款盈利的光线传媒而言是一个较大的挑战。

不可否认的是,彩条屋的几部动画给国漫带来了信心,但其一味贩卖情怀不卖内容开始使其自身难保,更重要的是,光线传媒遇到的困境仅仅靠一个彩条屋是无法解决的。

参考资料:

遭遇中年危机的《姜子牙》,能延续《哪吒》的票房神话吗?,《每日人物》

口碑分化的《姜子牙》,能否拯救光线传媒的“动漫宇宙”?,《商业数据派》

直播“货最重要”,但你真以为供应链好做?

“重塑供应链,是件残忍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5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