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曲婉婷微博发文引关注:境外不是资产转移的天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报道 克日,歌手曲婉婷在微博发文,引发关注。有网友对其隔空喊话:“母亲被羁押后6年不敢回国一次,却在外洋用赃款逍遥自在,这就是你的孝心吗?”据悉,曲婉婷母亲张明杰曾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14年9月因涉嫌贪污、受贿与滥用职权罪被羁押,现在案件正在审理中。

  舆论关注此事,正是由于人们憎恨腐败分子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攫取大量不义之财,知足支属子女奢靡生涯。现实中一些案例也正是如此,有的甚至是配偶子女移居外洋,财富转移到境外,随时准备“跳船”,这样的领导干部与党和人民离心离德,与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南辕北辙,必须受到党纪国法重办,为其违纪违法行为支出应有价值。

  向外洋转移财富,一有风吹草动便逃之夭夭

  今年6月,外逃加拿大的“红通职员”、原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调研员(正处级)海涛回国投案。海涛于2013年1月外逃,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外逃的职务犯罪嫌疑人。他在退休前十年就违规获得外国永远居住权,配偶子女均已加入外国国籍,是典型的“裸官”。

  对于最终目的是出逃的腐败分子来说,将大量资产转移到外洋是外逃的基本步骤,是其外逃的基础和目的之一。“百名红通职员”之一肖建明,在担任国有企业云锡团体董事长时代,涉嫌在海内收受大额行贿,并行使职权放置支属在云锡团体境外投资企业冒领数额不菲的薪水。外逃之前,肖建明还通过种种手段放置主要关系人移居外洋,并在外洋购置了房产,自以为已经“铺好后路”。

  “裸官”更容易无所畏惧地贪财

  “‘裸官’未必是贪官,但‘裸官’更容易成为贪官,由于他没有后顾之忧,更容易有无所畏惧的贪欲。”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这样评价“裸官”。对于配偶、子女定居外洋的“裸官”而言,为支付家族在境外高额的生涯开支,也更可能贪污受贿。部门“裸官”在把配偶、子女费尽心血送往外洋后,通过种种方式将赃款转移至外洋家人的名下,以为即便自己不慎“翻船”、外逃失败,也可牺牲一人而保家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涯。

  克日,内蒙古自治区国防科工办原主任、经信委原副主任文民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富泉源不明罪、遮盖境外存款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获刑18年。在文民的诸多违纪违法行为中,便有他出于“爱子之心”,通过地下银号转移资金,为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女儿在墨尔本购置房产之举。同时,他还以其女儿名义,通过非正常业务流程将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存在新加坡华侨银行,用以规避名下财富。

  公职职员具有申报境外存款的法定义务

  岂非境外真的是转移赃款、遮盖收入的乐园?

  “公职职员具有申报境外存款的法定义务。不管该存款的泉源是否正当,不论是在境内境外的事情待遇、继续遗产或接受赠予,照样违法犯罪所得;也不论是本人亲自存在境外,照样托人辗转存于境外,都属于境外存款,应当如实申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研究室有关负责人示意,这是国家对公职职员设定的一项强制性义务,党纪、政纪和执法都有相关具体划定。

  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划定,国家事情职员在境外的存款,应当遵照国家划定申报。数额较大、遮盖不报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元或者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

  梳理相关报道可以发现,最近落马官员的罪名之中,“遮盖境外存款”这一项并不罕有。如,原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局长陈荣贵因受贿罪、遮盖境外存款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九个月;上海机场团体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吴建融因受贿罪、遮盖境外存款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等等。

  遮盖境外存款罪给国家公职职员划出了明确的红线:境外不是法外,纵然费尽心血将赃款转移到境外,到头来也只是给自己增加了一项罪名。

2020江苏中秋戏曲晚会唱响“梨园苏韵”

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京剧武戏名家奚中路、黄梅戏名家杨俊,以及石小梅、王芳、周东亮、李政成、李奕洁等江苏戏曲领军人物悉数登场。京剧、昆曲、锡剧、扬剧、淮剧、苏剧、越剧、黄梅戏等经典曲目轮番唱响,展现了江苏戏曲苏韵流芳、经典永流传的繁荣盛景。

  不止存款。按国家有关划定,公职职员及其配偶、子女在国(境)外事情、生涯和留学,及拥有境外银行存款、购置房产、投资等,都属于需要讲述的小我私家有关事项,必须向单元或组织申报。

  2014年1月,中共中央印发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事情条例》明确提出: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不得列为考察工具。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连系领导干部小我私家有关事项讲述事情,对“裸官”举行摸底。近千名在限入性岗位任职且配偶或子女不愿意放弃移居的领导干部,最终被调整岗位。

  2017年,党中央修订印发《领导干部讲述小我私家有关事项划定》和《领导干部小我私家有关事项讲述考核效果处置设施》两项律例,进一步骤整了讲述工具,完善了讲述内容,并将抽考核实和效果处置制度化,强化对“裸官”的从严治理。

  “将领导干部‘家事’‘家产’等向组织讲述、接受监视,不是小题大做。”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教授郑本法示意,不少“问题”干部,在遮盖小我私家有关事项的背后是违规违纪,甚至违法行为的最先。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抓早抓小,就可以防止小错酿成大错。

  加强对公职职员向境外汇款行为的羁系

  “裸官”之所以引发舆论不满,正是由于一些“两面人”干部一边口口声声说着爱党爱国,一边行使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与家人谋后路,妄想“内外通吃”,带来极坏的社会影响。

  这种“两面人”的存在,与监视缺失、缺位不无关系。以文民为例,他从一名基层干部发展为正厅级干部,近20年间,先后在海南、珠海、青岛、威海、包头、澳大利亚等地购置36套房产,却没有被发现查处。

  对此,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副会长邓联繁建议,这种同党离心离德的干部坚决不能用,要加大这方面的抽查力度。

  “建议加大加强对公职职员向境外汇款行为的羁系,例如确立公职职员向境外大额汇款行为的监测讲述机制,监测的局限可以扩大到其配偶子女等近支属,金融部门一旦发现他们有大额汇款行为,应当实时向纪检监察机关讲述。”有专家示意。

  让境内赃款“转不出”、境外赃款“追得回”

  党员领导干部的家人或财富在外洋,成为“裸官”,不仅容易受到外洋的监控,某种情况下也可能危及国家安全。

  “我在外洋没有一分钱资产,搞‘制裁’不是白费劲吗?固然,我也可以向特朗普先生寄去100美元,以供其冻结之用。”

  8月7日,美国财政部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等11名中海内地及香港官员实行制裁,除了涉及签证、服务与商品等,另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冻结在美国私人财富。对此,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的回应十分硬气。

  在把人看紧、把门关死的同时,我国追赃力度正连续加大,运用政府互助、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等手段,对境外赃款举行查找、冻结、没收和返还,努力实现境内赃款“藏不住、转不出”,境外赃款“找获得、追得回”。

  据统计,2014年至2020年6月,我国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职员7831人,追回赃款196.54亿元;其中,国家监委建立以来,共追回外逃职员3848人,追回赃款99.11亿元,追回人数、追赃金额同比均大幅增进,改造形成的制度优势进一步转化为追逃追赃领域治理效能。

  2020年继续被列为“追赃事情年”,对外逃腐败分子的涉案财富应冻尽冻、应收尽收,加大对涉腐洗钱犯罪的惩治力度,努力实现境内赃款“藏不住、转不出”、境外赃款“找获得、追得回”,切实把腐败分子偷窃人民的财富如数追回、还给人民。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3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