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这些女性形成了柔性的群体影响力,推动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共同进步。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杨俏,编辑:杨旭然

“前两天,我的儿子突然给了我很多塑料瓶,我问他为什么给我塑料瓶,他说‘妈妈你可以拿回你的环保公司,再循环利用’。其实我并没有跟他讲过我在环保企业工作。”

“我现有的品质来源于我的父母,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努力以及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影响我的孩子。我相信有些东西是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不需要我作过多的解释。”

这是灰度环保创始人柴爱娜在接受亿欧采访时所说。这件事不仅带给她创业的成就感,也是她期待中美好未来的一个缩影。

除环保行业的柴爱娜之外,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众盟科技联合创始人杨海玲、GirlUp美女创业工场创始人吴静等各行各业的女性创业者涌现。情怀、坚韧、亲和力、细腻等词语更是众人对她们的“标签”。

这相比于数年前女性创业者屈指可数——董明珠、彭蕾等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17年的《谷歌报告》也显示,女性科技员工占比20%,高于2014年的17%,且1/4的领导岗位由女性担任。

中国女性企业家更是占据了目前全国企业家总数量的1/4左右,赶超英美等老牌发达国家。在2018年的胡润排行榜12国88名女富豪中,中国女性以超50%的人数位列第一,美国以15位排名第二,总财富达到了1.4万亿人民币。

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女性创业就业者们,早已渗透在各个商业领域,在全球74个经济体中,有1.63亿女性创业,1.1亿女性经营已有企业。她们形成了柔性的群体影响力,推动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共同进步。

走上创业之路

时代的机遇,网络的发展,女性同样会有所发现,从而走上创业之路。

《为什么妇女统治互联网》数据显示,女性成为社交网络的主要用户,她们比男性在上面多花了30%时间,而移动社交网络的使用者55%都是女性。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社交网络中,女性的角色凸显,年龄的界限逐渐模糊,无论是80、90后的创业者,还是机缘巧合进入“淘女郎”圈子的71岁杨光奶奶,都成为了电商发展的放大器。

创业,特别是女性创业的蔚然兴起,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突出的标志之一,而女性创业最大的新气象,就是年轻女性的占比非常高。

有过2次创业经验的年轻女性闲置交易平台“空空狐”余小丹、曾经上过《非诚勿扰》的High社区创始人马佳佳等人,她们作为典型的90后,凸显出了“有理想,有激情”、“创新精神”等特性。

包括现在同为90后的张怡,因为所在电视台的编导工作并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便寻找其他渠道获取满足感。

2019年11月,张怡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学习了相关创业的知识,利用父母支持的三分之二的创业资金,开启了自己喜爱的甜品店。“我本来就超级喜欢吃甜品,做甜品也能带给我很强的幸福感。”

虽然每天张怡的店铺能够接待四五个顾客,月盈利在六七千左右,但她觉得,店铺的现状还远远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状态。

众多的年轻女性创业者彰显了阿里生态系统内,去中心化、年轻化的特点。80后成为了女性创业者的主力军,90后不甘落后。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此前淘宝对2003年至2018年的新开店店主年龄进行了统计,入淘创业者的平均年龄一直稳定在26岁左右,阿里平台上女性创业者主力年龄段为23岁至33岁,占全部女性创业人数的54.53%,和女性创业年轻化的大趋势吻合。

同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区分年龄段的情况来看,中国女性创业活动水平在25~34岁之间是最高的,其次是35~44岁,这两部分的创业者占到女性创业者的63%。

80后的柴爱娜、王阳,她们都在30岁左右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包括张大奕、雪梨这样的网红店主,还有白手起家的蒛一品牌开创人曹鸿飞,年龄均在30岁上下。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也显示,27.9%的女性企业家在26~30岁创业,41.86%的企业家在31~35岁创业。也就是说,30岁前后也是女性创业的“黄金年龄”。

双创理念的提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女性创业都迎来了最佳的机会,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引领君。

从地域上来看,北上广深是很多创业公司的首选之地,但房价、物价也是不可逃避的问题。小米在武汉建立全国第二总部、华为的研发人员从深圳搬迁至东莞、阿里及网易驻扎在杭州等地,逃离北上广,二线城市也成为了众多企业的基地。

2017年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武汉是中国唯一位列榜单前十的中西部城市;成都市副市长刘筱柳2018年在某会议上表示,目前,成都妇女就业人数约437万人,占社会就业总数的47.6%,而女性创业活跃度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排名第三。

一线城市不再成为创业者必去的区域,二三线城市也是不错的选择。四川成都的孙红、江苏徐州的张怡等人,都选择了在自己家乡创业。

同时,据国家统计局第六届人口普查记录显示,北京 (27.7%)、广东(16.6%)、上海(14.4%)、浙江(6.0%)这四个省/直辖市成为了,2018年我国女性创业者渗透力较高的四大热度区域。广东、浙江、江苏成为了女性在阿里平台上开店的“前三甲”。

阿里平台的女性店铺分区域数据: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来源:《2019阿里巴巴全球女性创业就业研究报告》

例如浙江地区,杭州、宁波、金华、温州等地由女性创办的企业数量均达到了4万户以上,甚至超过了10万户。由女性控股的上市公司比例进一步提升,2016年新增上市量86家,平均每19个浙江女性中,就有一个是老板。

成都地区1600多万的常住人口中,8个人拥有一个市场主体,每10个女性当中就有1人担任市场主体的股东。

女性创办企业的数量,足以说明女性创新给地区多带来的活力与经济能力。不过,创业不易,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挫折。作为宁波人的柴爱娜,在推广自己的产品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也会泄气。

“但我这个人韧性比较好,我觉得这只是时间问题,今天不接受,不代表明天不认可。”

有人为了生存,有人为了成就

生存永远是第一要务。95后的孙红,此前家中经营着一家餐厅。孙红高中毕业之后,便没有出去打过工,在家中帮忙,照顾饭店生意。

2017年结婚后,生育一女。2018年,自己在家除了照顾孩子,便没有其他事可做。

女性创业往往面临着“工作—家庭冲突”,尤其是密集母职所带来的育儿焦虑,常常造成撕裂感。在面对无业、照顾孩子的压力下,没有其他选择,孙红只能被动产生了创业动机。得到家里的支持后,孙红拿着婆婆资助的资金在自家附近,盘下了一家每年租金1万五的店铺。

“在家没事干,自己花钱的地方也很多,觉得伸手要钱不好,如果自己赚钱了,还可以任由支配。”这便是孙红想独自开店最大的理由了。

如今,孙红将孩子交给婆婆带,店铺忙的时候婆婆也会过来帮忙。类似于孙红这种创业动机的还有很多人。

反观历史,女性就业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计划经济时代的“统包统配”,到改革开放后市场导向的“劳动者自主择业、市场调节就业和政府促进就业”,再到实施更加积极的促进就业和鼓励创业。据《全球创业观察2007中国报告》,2007年,我国生存型创业占39.7%,机会型创业占60.4%,中国创业活动在向机会型创业发展。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除了增加收入的创业动机之外,成就事业型的创业动机更是以43.1%占据高位。《中国青年创业现状报告》也显示,男性成就事业的动机更强,女性机遇兴趣爱好的动机更强。

相比“被迫创业”的生存驱动,成就型创业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起点上,从事的产业也更加多样性。

灰度环保科技的创始人柴爱娜,带有宁波人爱创业的基因。2014年之前,她在贸易行业耕耘了近10年,经常到国外参展的机会,让她看到了包装市场的新机遇。

曾作为天猫的第三方服务商时,她接触到了很多快递行业,消费者在线上采买的消费理念的改变,线下物流容器、包装的严重浪费,都让她觉得,对社会资源是极大的浪费和环境的污染。

离开贸易行业后,她一心扎在了创业路上。2014年,她跟创业合作伙伴一起开始研发产品。

“2017年做产品推广的时候,大家对于循环的环保还不认可或者不知道。当时推广业务非常艰难,自己研发的产品与普通纸箱的价格差不多,优势不明显。很多企业排斥,或处于观望的状态。”

市场从不认知、不认可,到接受,最后再到主动,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认知过程。产品并没有被市场接纳时,柴爱娜不停的宣讲,告诉企业,告诉市场,产品所带来的实际效果。

耗时三年,她的团队不仅研发出了“环保周转箱”Zero Box,还获得了千万级别天使轮融资,与京东、苏宁、邮政等企业达成了合作。

“以前做贸易的时候,考虑的比较简单,单子谈成,赚取利润是我唯一的兴奋点。现在不一样了,除了能够得到利润,还能够创造价值,为社会的环保行业起到引领作用。”

整个事情从一至终,都是充满意义的。“当我拿着我的循环盒子在世界500强企业面前宣传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迫切度和强烈的认可度,都会让我兴奋,更加坚定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我就更要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创作更多的社会价值。”

正如一项关于爱尔兰女企业家的研究所表明的那样,女性创业于男性创业的动机基本相同,都希望获得经济独立和全局掌控力。但是,女性创业者除了追求经济收益外,还非常重视企业的非经济收益,包括帮助他人、提升服务质量、建立社会声誉、发展个人能力、获取员工信任度等。

不同于柴爱娜的创业动机,能链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王阳,在进入创业行业大军之前,在深交所旗下的媒体《新财富》杂志从事记者,之后从事新媒体总监。

在做记者的这几年,王阳工作的大部分内容是对创业者、投资人、券商、投行、上市企业高管等采访,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当时最深的一个感受便是创业者们真的很能说。”

作为记者,王阳当时最大的困惑便是:这些创业者们说的话,到底成真了吗?

为此,王阳带着这样的疑惑,加入了戴震(能链集团创始人)的创业团队。“了解敌人最好的方式便是打入敌人内部,加入创业大军。”

选择在于让体验异常丰富,让痛苦也格外鲜明。在进入团油之前,王阳对车的认知只有颜色的差别,加上自己不开车,对于能源行业了解的很少。

加入团油的前3个月,王阳基本上在加油站、物流园、出租车公司等地方度过,跟货车司机、加油站老板聊天。

对行业的不了解,到学习、补课,再到如今,王阳已经在团油有4年多时间了。逐渐培养自己的一个过程,也形成了她对这个行业的情怀。

“所以一开始加入这家公司,并不是我对这个行业有多么的热情,多么的有兴趣。而是出于理性的考虑,能源行业的发展空间很大,出于感性的考虑,自身父亲之前也是从事货车行业的。”

互联网科技中的女性力量

美妆、母婴、服装、珠宝配饰、百货、箱鞋包等六大行业,在淘宝平台上超过50%的卖家是女性。不过2016年,女性占据以上行业的趋势开始改变,出现了更多的科技、IT等领域的女性创业者,以及转向以数据、家居等男性为主的行业。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与十年前相比,如今创业的专业化程度更高,创业场景更加丰富多元,创业受到硬科技驱动的特征逐渐明显。在科技部公布的2016年中国131家独角兽企业中,有10家企业由女性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创办,占总数的7.6%。“科技中的女性”话题讨论越来越激烈。

其中,科技创新是2019女性创业者的最大亮点,如人工智能、企业服务、医疗健康等领域,《2017中国女性创业报告》显示,互联网(25%)、服务行业(15%)、金融(15%)、外贸(10%)、房地产(10%)、汽车(8%)等多行业成为女性创业方向。

比如,2017年,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女生比例持续增长至49.8%;“技术男”占据主流的阿里巴巴集团设计师等岗位中,女性员工的占比超过50%;中国,IT软件、智能硬件、新能源等行业女性占比超过30%,互联网女性占比45.4%是科技创新相关行业最高的。

如恩格斯所说,“在每一个社会中,女性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总的社会解放的天然尺度”。女性在经济上的独立与自主、旺盛的消费与需求能力,都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女性更容易从女性的视角来确定自己的消费群体,研制并开发新的产品。

在这其中,互联网的应用改变了传统的创业模式,麦肯锡研究报告曾指出互联网每摧毁1个就业岗位便能创造2.6个就业岗位。两性之间体力上的差距逐渐被网络模糊,同时男女性别的鸿沟比例也不断缩小,为女性创业提供了丰富的场景。

衣邦人CEO方琴曾表示,女性是一种细致、情感丰富、擅长与人沟通的生物,这些性格特点在传统行业或许会遇到一些困难,但在互联网创业里却正好是制胜的关键。

互联网最大程度的释放了女性创业的动能,在淘宝注册的用户中,女性注册用户高达70%,淘宝交易量前100的网店90%都是以女性为主的领导团队。

家住江苏邳州的95后张雨,出于对服装行业的兴趣,经常在网上看一些穿搭,和朋友一起研究流行的搭配,了解线下实体店开店的经验。

2019年毕业之后,张雨下定决心开店,用自己的5万元的小金库和家人支持的20多万元,经营着如今超过100平米的“辛西娅”服装店。

出于对电商行业的打击,张雨不可能一直是线下经营,“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只依靠进店顾客带来的营业额是远远不够的,接下来我还有继续开拓网店的计划,打通线上线下,打开朋友圈、直播平台等销售渠道”。

“如果不能够与时俱进,迟早要被这个行业淘汰”。

女性创业者的价值上升

优柔寡断、情绪化、魄力不足等对女性传统的“刻板印象”深入人心,女性领导力一度难以进入主流。不过,这种传统的观念正在被摒弃。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现,董事会成员有女性的企业,业绩能力增加6%,而且,女性高管比例越高,公司业绩越好。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在众多企业中,女性领导人不是唯一,但是却是独一。领导团队的性别多元化,对企业的盈利能力与企业增值都有正面关系。

麦肯锡在2018年9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高管团队性别多样性排名前25%的公司,其盈利能力超过其他公司的可能性要高出21%,价值创造能力超过其他公司的可能性高出27%。在“千禧一代”中,74%的男性和86%的女性在做出就业决定时会考虑公司的多元性。

女性创业者的初始资金主要有5个来源渠道,个人(家庭)储蓄、银行贷款、家人朋友集资、政府支持和遗产继承。孙红、张怡、张雨她们的个人创业基金主要来源于自己的个人储蓄和家人支持,灰度环保、团油的资金来源得益于融资。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杨澜曾在自传《世界很大,幸好有你》中写道过,女性创业者在寻找资金支持方面往往比男性创业者遭遇的困难更多。甚至在创投圈流传着“四不投”定律,即不投女性创业者、夫妻店、40岁以上以及太年轻的创业者。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的调查似乎也佐证了这个定律,在创业初期,以女性为主导的初创公司获得的投资金额,平均比男性少100万美元左右。

但棋盘投资管理创始合伙人马宏并不赞同这种“四不投”定律,他认为这个定律本身就带有偏见,即便是男性创业者也会遭遇类似问题,这是投资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并不单单针对女性创业者。梧桐树资本投资经理董帅更是将此定律称之为世俗标签,是缺乏独立判断和分类讨论能力的一类人的成见。

更多的投资人表示,投资圈中,最看重的是项目质量,而不是性别。据沃顿商学院社会影响会议的调查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美国有47家“不考虑创始人性别”的投资公司,投资总额超过11亿美元。

《中国妇女报》显示,2018年,至少包含一位女性的种子轮融资,第一季度完成了2.18亿美元融资,占据该季度种子轮融资总量的18%,比2017年第四季度和第一季度分别增加了15%和17%。

柴爱娜也说道,灰度环保在融资过程中,投资者毫不掩饰地告诉她“我们投资女性还是比较谨慎的”。投资者确实会有一些担忧,他们担忧的是怕企业走不下去,或者女性领导人的精力不够,中途放弃。

“不过,我也会把我的行动和决心告诉他们,你们不需要担心,我会在事业上全情的投入。”这也是柴爱娜从事环保行业,想要创造更美好的事物的动力支撑。

除此之外,女性创业项目的投资额增加并不是因为女性这一性别造成的。近年来,第三产业比重逐年增加,服务类、本地生活类等行业越来越多元化。马宏认为,第三产业比重持续上升,服务业、本地生活、管理类等协同性的行业越来越被人关注,场景的多元化,投资者的投资观念也随之改变。

他也表示,风险投资发展至今,主要有两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投资本身的多元化,十几年前投资的主要是TMT、科技类的为主,现在的风险投资多元化,关注生活类的,传统类的,相对应的女性创业项目的份额就增加了;第二,风险投资的本质是规避风险,是通过一种结构,追求无风险的投资。

“女性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更容易看到风险,所以对投资机构而言,有很大的帮助。女性创业项目的增多,也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

一个柔性群体的创业时代

董帅认为,从职业性质而言,顶尖的男性与顶尖的女性除了对事情思考的角度和维度有差别外,他们在驱动的行业里并没有明显差异,更不会有高下之分。很多投资人在接受亿欧采访时也表示,女性在创业项目中,如果具备以上特质,更容易受到投资人的关注。

柴爱娜认为,作为女性创业者而言,沟通协调能力和亲和力会是一个优势。真正的优秀创业者,更是一只草履虫,雌雄同体。

写在最后

家庭、工作等设限消失后,女性的多元化意识浮出水面,但情感在女性身上的体现始终不变,不论她创业的因缘肇始如何。

“每个行业,背后其实都是一个个家庭。我的父亲在国企改革期间下岗,成为了一名货车司机。之后得了腰间盘突出,每次加油压力都很大。所以,我特别希望能够通过现在我们所做的事情,降低商用车司机的出行成本,让他们生活的更幸福一些。”王阳对亿欧说道。

在心怀情感去创业的柴爱娜、王阳们身上,那些女性的标签与符号,终究会被遗忘。

致谢:虽因为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从业者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灰度环保创始人柴爱娜、能链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王阳、鞋店老板孙红、服装店创业者张雨、甜品店创业者张怡、棋盘投资管理创始合伙人马宏、梧桐树资本投资经理董帅、天壹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刘旸、钟鼎资本投资经理张陈磊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杨俏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