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国家鲁迅研究渐热 鲁迅的价值被西方重新发现

  英语国家鲁迅研究渐热

  熟悉中国文化的一个潜力无限的窗口(文学聚焦)

  ·就方式论而言,新世纪以来英语天下的鲁迅研究专著和传记各有偏重,但都可以归到文化研究的理论和范式中

  ·鲁迅不仅是天下级文豪,而且是一种文化征象。研究这一征象,挖掘“鲁迅精神”和“民族魂”的内在,不仅具有学术和学科意义,也是熟悉中国文化的一个潜力无限的窗口

  早在1927年,美国学者巴特勒特(Bartlett)就在美国《现代历史》上揭晓《中国革命的头脑界首脑们》一文,努力评价鲁迅的《阿Q正传》《风浪》和《狂人日记》等短篇小说,开创了西方鲁迅研究的先河。今后几十年,鲁迅研究虽未住手,但始终显示清淡,整体研究成果并不厚实。停止本世纪初,仅有浦嘉珉(James Reeve Pusey)和寇志明(Jon Eugene von Kowallis)等人出书的专著和其他几位学者的博士论文,研究主力几乎是清一色的华裔学者。

  新世纪以来,鲁迅研究在英语国家出现突破性希望——除揭晓大量鲁迅研究论文外,自2002年起,英语国家的多家著名大学出书社出书鲁迅研究专著8本,传记2本,作为中国文学巨匠的鲁迅,在外洋学界影响力不停提升。

  西方挖掘“鲁迅精神”和“民族魂”内在

  长期以来,西方鲁迅研究的局限十分狭窄,主要集中于他的前期作品,尤其是短篇小说,很少涉及散文和杂文,迴避左翼时期的鲁迅及其作品。现在态势已大为改观。国际着名的澳大利亚鲁迅研究学者黄乐嫣(Gloria Davies)2013年出书《鲁迅的革命:动乱时代的写作》,从文学、语言和头脑三方面,集中研究鲁迅后期(1927年-1936年)的散文和杂文作品,深入挖掘其中显示的人民性。哈佛大学哲学教授伊维德(Wilt Idema)研究对比历代作者对《庄子·至乐》的改编后,以为鲁迅的《起死》与《故事新编》中收录的其他故事意旨相同,都是妙用文籍之作。《起死》以戏剧的形式和情节,辛辣讽刺那时知识界不切实际的空谈做派。

餐桌浪费怎么破

其二,希望餐饮企业标明菜量,以便顾客点餐时预估大致所需的饭菜数量,提供到位的打包服务,避免造成浪费。早上油条、烙馍、包子、煎包、牛奶、豆浆,五七八样变换着吃,数十年传统的鸡蛋面疙瘩、茶鸡蛋以及时令玉米、花生、红薯、芋头必不可少。

  爱丁堡大学教授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出书《情书与现代中国的隐私文化:鲁迅和许广平的感情生活》,不仅从文学的角度剖析《两地书》的文体、形式、气概和内容,还对比中国和5个英语国家的隐私文化,以对照文化的视角还原了以“民族魂”为焦点的鲁迅精神及其人道主义者形象。加拿大学者保尔·福斯特(Paul Foster)2007年出书长达400多页的《阿Q谱系考古学》,以文学剖析为主,连系话语剖析和其他文化研究方式,围绕百年来阿Q形象的嬗变,穿梭于中国现现代文学和历史。

  英国学者卜立德(David E. Pollard)、杰里米·谭布林(Jeremy Tambling),加拿大学者温迪·拉尔森(Wendy Larson)、傅佛果(Joshua J. Fogel),美国学者郑爱玲(Eileen J. Cheng)、卡罗琳·布朗(Carolyn Brown)等人的研究专著,也从差别角度普遍深入挖掘鲁迅其人其文的头脑价值与艺术成就。除郑爱玲外,这些学者母语均为英语,并来自多个国家,其中另有像罗琳·布朗这样的非洲裔美国学者。这说明鲁迅研究不再局限于一国一域,而是在英语国家受到更普遍关注。

  鲁迅的价值被西方重新发现

  随着鲁迅研究在工具上的拓展和研究者队伍的壮大,相关研究方式也实现了突破,鲁迅的价值日益被西方学术界重新发现。

  杰里米·谭布林运用语言学、话语剖析以及巴赫金对话和复调理论研究鲁迅小说,以为鲁迅使用白话文创作,其意义与但丁弃用拉丁语而改用意大利语创作《神曲》,有异曲同工之处,并以为《呐喊》中的每一个短篇都缔造了一种特殊的“声音”,每部作品都有“复调”效果,对中国短篇小说的生长,起到了不能替换的作用。换句话说,在杰里米·谭布林看来,鲁迅的创作为中国现代文学的生长提供了一种话语结构和形式,具有开拓性意义,就其作用和效果而言,鲁迅可比肩但丁。

  卡罗琳·布朗细读《呐喊》和《彷徨》,运用荣格的人格理论,尤其是“真我”“自我”“原型”“阴影”和“人格面具”等理论,连系鲁迅生平和那时的历史文化语境,举行鲁迅“头脑的深层解构”,建构鲁迅的心理、人格和精神结构,进而展现现代中国作家的文化心理和精神结构。这本专著甫一出书,即好评如潮,文学界和心理学界一致以为布朗不只实现了文学跨学科研究的可行性,而且实现了方式论的突破和创新,将鲁迅研究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就方式论而言,新世纪以来英语天下的鲁迅研究专著和传记各有偏重,但都可以归到文化研究的理论和范式中。文化研究克服了文学本体论和纯审美研究的局限,学者们连系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心理学和文化学等学科理论,以各学科中的文化关键词为语境,以天下文学、文化、头脑史和历史为视野,重估鲁迅在中国现代文学生长史以及中国现代化历程中的作用,重新熟悉鲁迅、发现鲁迅、评价鲁迅,取得了一系列新发现。黄乐嫣以为:“从名誉、震撼力和恒久的(读者)敬仰等几方面考量,鲁迅文学的国际影响可以媲美马克·吐温、莎士比亚、歌德和托尔斯泰。”其他学者还将鲁迅和狄更斯、奥威尔、卡夫卡等天下文豪相提并论。这样的评价不仅客观而且符合事实。

  本世纪英语国家的学者运用对照文学、对照文化和文化研究的理论和方式,将鲁迅研究从以审美为主转向以文化研究为主,以为鲁迅不仅是天下级文豪,而且是一种文化征象。通过研究这一征象,可以挖掘“鲁迅精神”和“民族魂”的内在,进而熟悉和领会中国人的内在精神。鲁迅研究热潮不减,研究鲁迅不仅具有学术和学科意义,而且是熟悉中国文化的一个潜力无限的窗口。

  (李贵苍 作者系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教授)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1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