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解读蚂蚁集团招股书:四成收入来自花呗、借呗等贷款业务

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蚂蚁集团上半年净利润239.12亿元,同比增长500.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松果财经”(ID:songguocaijing1),作者 松果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小时候,还在上小学的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下课时和放学后去小卖部逛一逛的时光。一包小零食,一个小玩具,是小卖部停留在我脑海中最为深刻的记忆。

怀揣着5毛钱,去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一包辣条,是当时最为快乐的时光。那时的小卖部在当时孩子们的眼中,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大宝库。

现在,当初那一家家给予我们美好回忆的小卖部,却已经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家装修精湛的便利店。便利店正在吞食着小卖部所留存给我们的回忆。

记忆里的小卖部,正在逐渐消失

小卖部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与便利店没有什么区别。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小卖部,是每一块区域内不可或缺的一个地方。油盐酱醋,烟酒饮料,面积只有几平的小店中,却包含了光顾的人们所迫切需要的东西。

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这些小店一般都是由夫妻进行经营,老板一般都和周围的住户关系密切,互为友邻使得这些小店颇为接地气,因此附近的住户家中缺少什么东西都会首先想到去他家买,这种固定的熟客是这些小卖部赖以生存的根本。

但这一平衡正在逐渐被打破。即便是颇受周围住户欢迎的小卖部,也开始慢慢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而剩下的小卖部,也处在艰难维系的局面。一些新事物正在冲击着这些小卖部,也在冲击着80、90后曾经最为美好的回忆。

遭“打压”的小卖部,与抱团作战的便利店

小卖部最先遭遇的对手,是以沃尔玛为首的一些外资超市。仓储型的营业模式带来了较低的商品价格,这使得定期前往超市抢购屯货成为了许多人养成的习惯。在抢购时囤积了大量日用品使得消费者对小卖部的需求降低,日常稳定的客源也因此受到影响。不过,沃尔玛等外资超市主要存在于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中,这使得小卖部在下沉市场中尚还有一席之地。

电商的兴起成为了重创小卖部的主要因素。当前以年轻人为主的消费群体有着相对较为零碎的消费习惯,很少拥有计划性前往超市囤货的习惯。在电商兴起的当下,即便是选购低价物品,他们也更愿意选在网上进行购买,加上能够送货上门,小卖部似乎成为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此外,小卖部最大的优势已经不在,所拥有的距离优势已经被打破。“近”可以说是小卖部所拥有的唯一优势,但“抱团作战”的连锁便利店正在不断的深入到小卖部的腹地。从小区里、学校边,到写字楼下以及景区中,小卖部的曾经的主场已经逐渐被连锁便利店占据,仅仅在三四线城市和乡镇中,连锁便利店还未将触手伸及到的地方,小卖部才能够生存下去。

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在多重打压之下,小卖部的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到了隐秘的角落,苟延残喘。而自身的缺陷也给了这些后来者可乘之机。作为商业零售的末梢,夫妻自营是这些小卖部的主流,这也使得其拥有复杂的供应链,同时也为其带来了较高的货物成本。较高的定价、不可控的产品品质。除非是急需的商品,消费者已经很少愿意选择小卖部。

相比之下,抱团的连锁便利店则打通了供应链,通过自主运营的供应链,能够对货物进行集中采购,极大的避免了层层批发后所带来的成本增加。除此之外,还能够借助自身供应链,对商品的选取进行一定的优化。传统的小卖部由于开业前不大可能会对周围进行市场调研,因此常常会出现大量商品积压的问题。

连锁便利店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这一风险,通过对当前店铺所处的位置来预测最为适合的商品来进行试销售,如果销量较好则可以提高进货量,销量较低则可以将这些产品进行替换,选择其他一些产品来替换,在重复多次之后,便能够选出最为合适的商品配置。

集团作战的连锁便利店相较于散兵游勇的小卖部来说,相当于实力强大的“正规军”。统一的店面设计与管理,自营的供应链所带来的集中货物采购。相比去小卖部购买,选择有着统一品牌的连锁便利店购买似乎好。

小卖部已经在连锁便利店的强大进攻之势下被摧枯拉朽般瓦解。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间,中国便利店行业市场渗透率由11438人/店上升至了10407人/店。连锁便利店正在快速的吞噬着小卖部的生存空间。

攻城略地的便利店,向左or向右?

便利店已经开始替代小卖部,成为了我们生活中新的记忆。

早晨,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中买一杯豆浆价包子,中午去便利店吃一份便当,晚上下班后的一碗关东煮。无法否认的是,便利店正在变成许多职场社畜一日三餐所最常去的地方。

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SpaceX首批星际飞船乘客将于2023年1月开始绕月之旅,票价或1.75亿美元

绕月之旅将持续一周。

经营着三餐等鲜食的便利店是以日系便利店7-11为首的一众连锁便利店的特点,他们的核心商业模式是以经营便利店为主。而美佳宜、芙蓉兴盛等一众本土连锁便利店则走出了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以快消品批发为核心的线下B2B业务模式。

较低的加盟门槛带来了快速增长的开店数量,加盟零售店越多,所能向他们批发的商品更多,从而能够赚取更多的差价。也只有采购量不断增长,这些本土连锁便利店们才能够获得更低的货物批发价格,为自身带来更大的利益。

如今,芙蓉兴盛们等一些本土连锁便利店已经摆脱了日系便利店的影响,成功走出了一条新的发展路线,而这一条路线,正在被一个个巨头看上。

巨头入场,争夺再起

在实体零售店不断遭受电商冲击之下,日子愈发艰难之际,电商巨头们却纷纷看上了便利店业务。

2017年,刘强东向媒体宣布了“百万京东便利店计划”,京东将会在未来的5年再全国开设超过一百万家京东便利店。阿里苏宁也紧随其后,纷纷推出了天猫小店和苏宁小店,欲分食这一块蛋糕。

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为何这些电商巨头纷纷入局便利店,开始新一轮争夺呢。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电商行业已经触碰到天花板,急需寻求新的发展方向。随着国内电商发展不断加速,线上电商的流量红利已经被各大电商平台所瓜分干净。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求向线下下沉市场发展,成为了各大电商平台所一致瞄准的方向,而更接近消费者的便利店则是电商平台们最好的选择。

其次,便利店更加贴近消费者,能够抵消电商物流自身时效性的劣势。便利店一般都是建立在社区等距离消费者极为接近的区域,当家中急需的必须品缺失,网购以及前往较远的超市进行购买不太现实,而社区楼下的便利店则成为了补充缺失的最佳选择。这一部分流量是电商模式所难以获得的资源,因此通过入局便利店来争夺这一部分流量成为了电商巨头们的新目标。

跑得越快,跌得越狠

随着7-11等外资便利店进入中国之后,便利店概念开始在国内火热起来,快速的扩张成为了便利店最显著的标签。但疯狂扩张的背后,也为便利店的发展埋下了一定的隐患。

5月11日,北京全时便利店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停业通知,称因公司经营战略调整,全时便利店北京区域所有门店将于5月20日24时结束经营。但随后,这一消息被发布者删除。

自2018年以来,全时便利店的关店风波便一直持续不断。而全时不断的关店风波之下,是国内连锁便利店所面临的艰难发展境地的一个缩影。

痛打小卖部,便利店的生意好做吗?

其一,地域环境区别的问题,使得普通便利店商业模式无法奏效。以全时主要的北京市场为例,北方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使得夜间消费的比重较低,相比之下位于南方地区的便利店则能够拥有更多夜间经济所带来的优势。

其二,国内城市发展布局带来了高额的场地租金,较为宽敞的道路使得便利店的辐射范围缩减。国内大部分城市的马路都较为宽广,且都有隔离护栏进行了分隔,这使得便利店只能辐射到所在一侧街道的人群。

此外,以日系便利店为首的外资便利店都是以宽敞舒适的购物环境以及为消费者提供一定的休息区域而出名,在国内高昂的店面租金之下,大部分便利店的面积较小,无法像外资便利店一样拥有较大的面积。即便如此,这仍然带来了高昂的租金压力,打压了便利店的发展。

盲目的扩张使得便利店们的亏损严重。根据苏宁2019年年报显示,苏宁小店自2019年1月1日至6月24日止,净利润约为-22.1亿元。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也在不断的消失在视线中。盲目的扩张而无法赋予盈利能力,即使继续加速扩张,最后只有继续亏损的后果。

终将取代小卖部的便利店,能否成为新的回忆

当前连锁便利店的发展仍然面临着诸多的难题,但最为核心的问题就是能否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便利”。向日系便利店学习,能够为消费者提供更加舒适的购物环境和购物体验,以及店员良好的服务,都将是未来本土便利店所需要学习的地方。

而走快消品批发路径的芙蓉兴盛们,则需要优化自身供应链,数字化的运营模式将会是他们未来发展的更好选择。目前国内本土零售已经开始进行了数字化改革,以苏宁、便利蜂等一众连锁便利店品牌通过结合大数据,建立起了一整套数字化的运营模式。数字化的运营能够对店铺所在区域的消费习惯进行分析,从而更加精准的向其投放商品种类以及数量,避免出现货物积压以及滞销的情况。

此外,将社区便利店与生鲜超市相结合,同时挂载彩票、快递等一些符合国内生活习惯的业务,将能够提升便利店的竞争优势。而这也是目前国内本土化便利店们所主要的发展方向。

不符合当代人生活节奏的小卖部,消失是必然的,而便利店这一更加能够融入生活之中的消费场所,将取代小卖部,成为新的回忆。替代小卖部的便利店,或许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温馨的回忆,成为我们新的寄托。

未来,当我们坐在便利店中,是否又会回忆起,当初在小卖部第一次尝到那包辣条所欣喜的回忆呢。

黄峥“隐退”后,拼多多暴跌千亿

拼多多抓住了用户的本质需求,但还能野蛮生长多久?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30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