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走向全国的抗日演剧

  ■ 马长林

  抗日战争发作前,上海作为天下文化重镇,集聚了一大批戏剧和文艺工作者,发生了《放下你的鞭子》这样著名的陌头剧。1937年抗战周全发作后,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下,上海很快组织起多支救亡演剧队,开赴各地举行演出,使中国戏剧运动进入了“救亡演剧”阶段。

从上海走向全国的抗日演剧 1937年10月孩子剧团合影于上海 选自《大海浪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版

  久演不衰的《放下你的鞭子》

  抗战时代,有一部短剧《放下你的鞭子》演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成为引发民众民族热情和抗日斗志的一部著名陌头剧。同时,它也是中国和天下短剧、陌头剧史上,演出场次最多、最具“轰动效应”的一个剧目。而这部短剧最早即降生在上海。

  1930年,从大夏大学高等师范系结业的陈鲤庭,接受大团镇小学校长蔡弘之约请,来到南汇大团镇小学教书。南汇四大镇中,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金大团、银新场、铜周浦、铁惠南。”无论春夏秋冬,陈鲤庭总会看到一群群来自山东、江苏、安徽的灾黎到“金大团”乞讨。“金大团”的人面临灾黎,也是一脸苦相:“我伲也苦,我伲也穷。”一群群灾黎沿街乞讨,卖儿卖女的情景让陈鲤庭沉思:是谁把中国酿成这样?

  1931年夏,陈鲤庭写了一幕短剧《放下你的鞭子》,讲述一群灾黎为生活在陌头卖艺的故事:瘦骨嶙峋的卖艺女人因不堪饥饿不能支持,急得卖艺老汉用鞭子抽打女人。一位青年厉声责问老汉,老汉流着泪向青年诉说自己的悲凉运气:土地连年荒芜,官府苛捐杂税,加上土匪欺压兵痞骚扰,只好离乡背井,四处乞讨。老汉把自己的魔难归于命和天意。年轻人指出:人民魔难的泉源是贪官污吏、田主豪绅和帝国主义,并呼吁老汉把鞭子掉转头去,打垮这些害人虫。

  陈鲤庭写出剧本后想,只有通过演出,才气引起观众共识,发生伟大的精神气力。因此他写信给上海左翼戏剧家同盟,请他们派人来南汇排演,“剧联”立即派出谢韵心(章泯)、阿梁(梁耀南)等四人来南汇排演。

  1931年10月10日,《放下你的鞭子》在南汇县城惠南镇首演。舞台搭在十字街西路口一侧,观众报以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演出异常乐成。第二天,南汇四大镇的业余剧团纷纷排演《放下你的鞭子》。1932年中秋节,《放下你的鞭子》在浦东烂泥渡路劳工新村小礼堂演出,上海“剧联”调整了演员阵营,由洪大本饰青年,王为一饰卖艺老汉。朱铭仙饰艺女,那时她年仅19岁,是劳工小学的教员。为了到达最好的演出效果,还设置了灯光音响,演出效果空前。不少青年从观众席里跳到台上和剧中人物一起高呼口号,台上台下融为一体。就这样,《放下你的鞭子》轰动了上海滩。

  1937年抗战周全发作,“南汇青年战时服务团”“浦东抗日救国宣传团”“大团青年抗敌后援会”等抗日整体都把《放下你的鞭子》改为抗日内容,广为演出。经由许多抗日演剧整体修改加工,《放下你的鞭子》久演不衰,成为深受迎接的剧目,从上海传遍天下。

  奔向各地的救亡演剧队

  1937年七七事情发生后,7月9日,上海文化界郑振铎、洪深等140余人聚会,决议组织文化界救国整体上海剧作者协会。7月15日,上海剧作者协会决议创作一出直接反映七七事情的大型话剧《守护卢沟桥》,表彰英勇抗战的卢沟桥军民。8月7日,《守护卢沟桥》在上海南市蓬莱大戏院首演,天天日夜两场,连演了15天,场场爆满,这是抗战发作后上演的第一出反映抗日的话剧,社会反响强烈。

  “八一三”事情发作后,上海文化和戏剧界工作者都希望能加入到抗日救国的行动中去。就在这时,中共驻上海做事处主任潘汉年向担任党内“文总”暂且领导成员的于伶转达了中央副主席周恩来的指示。周恩来凭据那时东战场的敌我气力对比,估量上海不可能坚守。他要求上海的戏剧、影戏、音乐工作者迅速向天下转移。

  那时上海集中了中国一半以上的戏剧、影戏、音乐、美术人才,其中相当一批是在党领导下经由多年磨炼、具有斗争履历的主干气力。这一大批左翼文艺主干,需要到天下去撒下革命文艺的种子。周恩来详细建议,除了一部门气力留守上外洋,大部门戏剧影戏人士尽快组织起来,涣散到各个战场去,到内地去,向前线战士和后方民众举行抗日救亡宣传,让戏剧、音乐、美术在抗日狼烟中施展更大的战斗作用。潘汉年在转达时又弥补说:这项组织工作一定要尽快落实,最好一个月内就能建立起来,分头出发。(袁鹰著《长夜行人:于伶传》上海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

  于是,8月20日,在中共上海地下组织领导下,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在卡尔登戏院召开大会,决议组织13支救亡演剧队,举行抗日宣传演出,发动民众加入全民抗日。8月23日,部门演剧队即从上海出发。救亡演剧第2队队长洪深在临走时,专程找到密友顾仲彝,把他的遗嘱交给顾保管。他说,此去九死一生,万一战死沙场,要顾根据他的遗嘱做事。一部门留在上海的演剧队,仍坚持演出。其中,11队在一个半月中,先后在伤兵医院、灾黎收容所和兵营演出话剧39场次,11月从上海退却。

  奔赴各地后,救亡演剧队有的借用城镇中现成的剧场,更多的是行使祠庙中演神戏的戏台,或在陌头巷尾,演出包罗茶室剧、陌头剧、傀儡剧、活报剧等抗战戏剧。

  1937年10月,上海救亡演剧8队在安徽寿县、含山、巢县、合肥等地演出21天22场。12月1日,救亡演剧2队到黄石中窑利华煤矿举行煤矿救亡歌咏大会专场,冼星海教唱《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等歌曲,在座的观众无不感动流泪。12月5日,2队又到达利华煤矿背矿区演出,矿区职工蜂拥而来,争相旁观。2队在武汉时,还制作了流动舞台,即在一辆大卡车上搭起简朴的布景,装上扩音喇叭,开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待观众群集后就演戏,演出两三个节目。然后车行几条街,找个合适的地方,停下车又继续演出。有些观众舍不得脱离,会随着车走,不少人连看两三场,甚至还有人整天随着,连看六场。

新举措助力稳外贸稳外资

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贸易投资大幅下降,保护主义上升,外贸外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任鸿斌告诉记者,商务部会同23个部门和单位,针对企业困难诉求,结合地方经验做法,提出新一批稳外贸稳外资政策措施建议。

  救亡演剧1队将美术同拉洋片这一民间文艺形式结合起来。他们每到一地,由丁里画出宣传救亡的洋片,崔嵬则手拿着洋片到陌头、广场支起架子演唱。

  救亡演剧队的歌声传遍墟落、矿区、学校、医院等处,在演剧之外还通过演讲、办壁报、刷口号、出特刊等方式,宣传抗日,叫醒民众。演剧队的演出流动,激起广大群众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演出时经常出现观众就地报名参军或慷慨解囊踊跃捐钱的行动。

  13支上海救亡演剧队在各地演出的剧目达126个。1938年3月和10月,上海救亡演剧1队和5队先后到达延安。

  这是在中国共产党组织和影响下,爱国文艺工作者一次空前未有的伟大行军。降生在抗日狼烟中的救亡演剧队,从中国最大都会上海走向战场,走向后方,走到中小城镇、农村、工厂、矿山、学校、军队,足迹普及半个中国,有的甚至漂洋过海,远涉南洋。

  夏衍曾说:救亡演剧队的成员是“上海这个地方蓄积、发展起来的文艺界的精英”。演剧队即是一所流动的学校,一路上历经艰辛,队员们履历了血与火的磨练,不少队员厥后都成为新中国戏剧和影戏事业的栋梁。

  从上海出发的孩子剧团

  在从上海走向天下的诸多抗日演出组织中,有一群人十分特殊。其成员是不到16岁的孩子,这就是著名的“孩子剧团”。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发作后,以沪东临青学校为主的一部门中小学生自发在灾黎收容所举行抗日宣传流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国难教育社派了一位不到20岁的共产党员吴新稼(吴莆生)前往恩派亚灾黎收容所(恩派亚影院),以这些学生为基础,吸收了绍芳、余日章小学和山海工学团一些少年儿童和少数童工,在9月3日成立了一个抗日小整体,取名为“孩子剧团”,排演的第一个戏就是《放下你的鞭子》,厥后又排演了《仁丹胡子》和《捉汉奸》等戏剧。

  在灾黎收容所里,孩子剧团除了给同胞们唱歌、演讲、出壁报,还分头教他们唱《救亡举行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干一场》《保家乡》等抗日救亡歌曲。他们把节目搬到伤病员床前,让歌声飘零在每一间病房里。战士们看了演出,听了他们唱《慰问伤兵歌》,都很兴奋和激动。有些人眼睛红了,有些人擦着眼泪。有一个战士说:“小朋友,谢谢你们的慰问,等我们把伤治好了,一定重返前线,打走日本鬼子,替你们报仇!”

  在上海的两个月中,孩子剧团共演出了几十次,排了五个剧本。

  1937年11月上海陷落前,孩子剧团准备奔赴内地宣传抗日。在上海地下党组织的辅助下,吴新稼领着剧团22个成员,最大的16岁,最小的8岁,分成5批,化装成灾黎的后代或兄弟姐妹,也有在海员掩护下,躲藏在轮机舱里,经由一个多星期,所有脱离上海,到达预定的集合地点——扬子江边上的天生港。在天生港集齐后,他们便在唐家闸的陌头,在南通城里给当地民众和驻军唱《松花江上》《上前线去》《义勇军举行曲》等抗日救亡歌曲,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捉汉奸》《仁丹胡子》等抗日戏剧。

  今后,孩子剧团辗转苏北、河南等地,一路上演出抗日剧目,宣传抗日救亡。1938年头来到武汉,八路军做事处专门开了茶话会举行迎接,周恩来、王明、董必武、叶剑英、叶挺、博古、邓颖超、郭沫若等同志接见了他们,和他们一起合影,给了他们许多激励。

  孩子剧团在河南、湖北、湖南、广西、四川各地演出过程中,由吴新稼为剧团编写了第一个剧本《辅助咱们的游击队》,赞扬抗日游击队的英勇和游击区少年儿童的机智、勇敢,由于大受迎接,成为演出场次最多的一个独幕剧。

  1939年头,孩子剧团到了重庆,此时队伍已扩展到60人,分成两队,出发到川东、川南、川西、川北的农村、集镇举行抗日救亡宣传和演出。每到一地,剧团就团结当地中、小学校配合举行歌咏竞赛,通过这种形式,把当地少年儿童组织起来,一起来做抗日救亡宣传工作。

  1943年7月16日,在周恩来直接关切下,部门孩子剧团成员到达延安。

  孩子剧团在其存在的5年时间里,走了2万多里旅程,在7个省的城镇、墟落做过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演出了300次,有45万人看过他们的演出。

  (本文参考游思静《抗战初期上海救亡演剧队研究(1937-1938)》)

从上海走向全国的抗日演剧

【编辑:刘欢】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8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