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权发布)关于《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的说明

  (受权宣布)关于《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议的议案》的说明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

  关于《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议的议案》的说明

  ——2020年8月8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集会上

(受权发布)关于《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的说明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 夏宝龙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受国务院委托,现对《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议的议案》作以下说明。

  一、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正常换届选举受影响的情形

  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基本法)第六十九条划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四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任期至今年9月30日届满。今年6月12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依法指定9月6日为第七届立法会换届选举的举行日期。随后,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治理委员会宣布《立法会选举流动指引》,并指定7月18日至31日为立法会换届选举提名期。

  今年7月初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暴发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停止8月7日零时,全港累计确诊病例3938例,其中内陆确诊病例2874例,受熏染人士遍布香港多个区域和行业,且有靠近一半个案熏染源头不明。特别是7月22日至8月2日,延续12天逐日新增确诊病例均过百例。面临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迅速行动,采取了增强病源追踪、加大疆域管制、严酷控制公然场合群集、收紧宽免检疫放置等一系列更为严酷的防疫抗疫措施,但疫情仍然在社区急速扩散、连续伸张,防疫形势极为严重。公共卫生专家以为,此轮新冠肺炎疫情泛起社区大暴发的风险不停增大,而且短期内难以消逝。若是逐日新增病例过百的情形连续数周,香港的公立医院系统将濒临溃逃。

  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对立法会换届选举的正常举行造成严重打击。一是由于投票日预计将有跨越300万选民到615个投票站投票,而投票站空间小,届时难免在投票站内外泛起人群群集的情形,交织熏染的风险异常高。二是由于特别行政区政府从7月29日起实行克制2人以上人群群集的防控措施,导致候选人难以开展竞选流动,争取选民支持。三是据国家移民局统计,近3个月滞留内地的港人有52.7万,他们将难以在投票日返回香港投票。同时,今年年初以来,有数以万计赴外洋的香港选民由于疫情和有关防控措施而滞留当地,也将同样失去投票机遇。四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挂号选民中逾60万岁数跨越71岁的父老选民,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易感人群,他们可能基于康健思量而放弃投票。香港许多政团、社团和社会人士以为,在上述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如期举行选举不仅很难确保公正、公然,而且会加大新冠肺炎病毒流传风险,危及选民、支持者和投票站工作人员的生命康健和平安。他们纷纷呼吁特别行政区政府借鉴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做法,依法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

(受权发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十三届〕第十五号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郝茂荣辞去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郝茂荣、刘和生、尚伦生的代表资格终止。

  在此情形下,为保障市民的身体康健和生命平安,保障立法会选举的介入度和公正公正,并制止故障立法会按年度周期处置事务和扰乱选举周期,7月2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集会凭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紧急情形规例条例》,决议暂停实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条例》中有关“押后立法会选举不得跨越14天”的划定,将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

  二、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议的有关思量

  7月28日,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呈送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事宜的讲述》,讲述了行政长官会同行政集会所作的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一年的决议,行政长官还请求中央人民政府对于立法会选举推迟后若何处置立法机关空缺问题,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相关决议。

  国务院以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集会依据《紧急情形规例条例》作出推迟第七届立法会换届选举的决议,执法依据充实,相符当前香港疫情生长的实际情形,有利于保障公共平安和选举的公正公正,相符民众利益,是需要的、适当的。国务院已于7月29日向林郑月娥行政长官解释对行政长官会同行政集会所作有关决议的支持。

  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在讲述中还请求中央人民政府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情形下立法机关空缺问题作出响应放置,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提供宪制依据。我们以为,凭据基本法第四十三条,行政长官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对中央人民政府卖力,其就香港特别行政区泛起的立法会正常换届选举受到影响的宪制问题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讲述并提出有关建议是适当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有关问题作出决议也是需要的:一是凭据基本法第六十九条关于立法会正常任期每届四年的划定,第六届立法会任期至今年9月30日竣事。在香港现行有关执法划定下,行政长官有权决议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但无法解决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后泛起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从宪制层面解决。二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力也有责任对基本法实行过程中遇到的宪制问题以适当方式予以解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有关决议将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提供坚实的执法基础。

  三、议案的主要内容及说明

  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议的议案的内容包罗:一是明确2020年9月30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二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的时间不少于一年,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最先为止。

  议案建议明确2020年9月30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旨在解决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引起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确保立法机关正常运作、特别行政区政府有用施政和社会正常运转。凭据基本法第七十三条划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行使主要职权,包罗制订、修改和破除执法,审核、通过财政预算,批准税收和公共开支等。若是立法机关在相当长时间内空缺,将对特别行政区政府施政和社会稳固带来极为严重的晦气影响。明确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可以制止泛起上述情形。

  议案建议明确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于一年,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最先为止,既是与行政长官会同行政集会将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议相衔接,也思量到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凭据疫情生长情形和有关工作需要延伸立法会选举日期预留空间。

  此外,凭据基本法第六十九条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四年”的划定,建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有关决议中明确,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依法发生后,任期仍为四年。

  总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事宜作出决议,对于确保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施政和社会正常运转、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固,是十分需要的。

  议案和以上说明是否稳健,请予审议。

【编辑:卞立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8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