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大堤,我就已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走上大堤,我就已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记陆军第七十二集团军某旅排长冒小驰

  【防汛抢险先进典型】

  4次肺泡灌洗手术、呼吸机辅助呼吸、多轮抗感染治疗……8月7日上午,在重症监护病房内经由16天的救治,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排长冒小驰终于脱离生命危险,病情趋于平稳,转至通俗病房举行治疗。

“走上大堤,我就已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短短10多天,冒小驰整个人瘦了一圈,体重减轻了快5公斤。”自从冒小驰住进ICU病房,连指导员光启龙就一直守护在病房外。光启龙告诉记者,医生从冒小驰的肺泡中吸出大量污水和水草。

  转危为安,冒小驰躺在病床上,神色略显苍白,嘴角因插管和干枯导致的伤口尚未愈合,看到战友们手捧鲜花送来体贴与祝福,他面露微笑、眼含泪花。回想起自己在洪水中转移群众落水负伤的经由,冒小驰坚定地说:“走上大堤,我就已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再危险也要救”

  受连续强降雨影响,7月22日上午,安徽省庐江县同大镇白石天河石大圩段突发决堤险情,高差近7米的洪流沿着决口倾注而下。

  “快用挖掘机堵决口!”情形危急,正在四周加固堤坝的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120名官兵与地方工作职员一起实验举行封堵,多台数十吨重的挖掘机被推入决口却被瞬间冲走。

  封堵失败,情形万分危急。决口连续扩大,事发地下游有7个行政村,洪水连续灌入乡村。“趁着水势尚浅,必须争分夺秒转移群众!”营长范金鑫武断下令,迅速组成28人党员突击队,担任值班员的排长冒小驰是其中的一员。

  短短数分钟,圩内农田、池塘等低洼地域就连成一片汪洋,通向平安地域的门路多处被淹,冒小驰和战友们武断拉起救援绳,以身筑墙护送村民涉水通过。

  就在党员突击队员向着平安地域转移时,溘然死后传来求救声,两名群众在撤离时再次被洪水围困。然而此时,决口越来越大,水势愈涨愈猛。

农家汉子历时近一年走完长征路 走烂8双鞋瘦30公斤

跨过大渡河,走过安顺场,姜正雄于2019年11月赶到了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站在当年红军翻越的第一座雪山——夹金山的山脚下。当时,姜正雄到达唐克镇后,天尚未黑,他想到距离若尔盖县城还有64公里,一天时间根本无法赶到,沿途又没有歇脚的地方。

  “群众尚未撤离,再危险也要救!”容不得片晌犹豫,冒小驰与战友们马上折返,再次拉起绳子筑起人墙,珍爱两名群众蹚水前进。

  “站在最危险的位置”

  洪流滚滚,乡村的多间房舍垮塌,通往外界平安地域的门路所有被洪水截断,突击队员们脚下站立的地方即将成为孤岛。

  “往高处去!”危急关头,营长范金鑫当机立断,但通往高地的路上,有一段长约40米的受阻门路,水流较急较深。当官兵们护送两名群众赶到这里时,洪水已经跨越膝盖。形势刻不容缓,连长季洪炜牵着绳索一端率先冲过洪水路段,营长范金鑫卖力断后拉紧绳索,值班员冒小驰则放置队员们组建人墙。

  “我是值班员,必须站在最危险的位置。”被淹门路两头相对较高,中心阵势最低、水势最急,在放置职员顺序时,冒小驰自动将自己排在了最靠中心,也就是最危险的位置。

  由于决口连续扩大,洪水快速没过大腿,夹杂着大量木桩和树枝,不停打击着人墙,原本近似直线的人墙已成弧形。就在最后两名群众拽着绳索平安抵达对岸时,急流之中的冒小驰溘然被洪水冲倒。

  “救我!”生命瞬间可能被吞噬,冒小驰一声呼救。“捉住!捉住!捉住!”身边战友发出呼唤,试图通过绳索将他拉回队伍之中。无奈门路旁边就是深沟,洪水急流直下形成漩涡,纵使战友们拼尽满身气力也无济于事,冒小驰照样被凶猛的洪水卷入下游漩涡中。

  “都知道抗洪有危险,可真当那一刻来临,依旧很揪心。”回忆起那生死一刻,光启龙已是热泪盈眶。

  “人人都没事吧”

  “快救冒小驰!”范金鑫武断率领7名突击队员顺着洪流偏向睁开营救,他们从两侧水流较缓处跳入水中,并乐成在下游20多米处将冒小驰截住。那时,冒小驰已经在漩涡急流中呛水挣扎近5分钟,呼吸住手、失去意识,周围一片汪洋,等到上岸营救已来不及。

  紧要关头,战友们在洪水中将冒小驰协力托起,用拳头鼎力击打他胸口举行心肺苏醒。突然,冒小驰吐出一大口污水,呼吸逐渐恢复。短暂一瞬间,冒小驰有了一丝意识,他用微弱的声音问的第一句话是“人人都没事吧?”“没事,没事,人人都平安!”还没等到战友回完话,冒小驰再次陷入昏厥。为了防止冒小驰昏睡,官兵们不停呼唤他的名字,并立即将他送往医院。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把灾难和漆黑挡在死后”“你也是爸妈的心肝宝贝,一定不要有事”……冒小驰遇险的新闻传出后,牵动着亿万群众的心,数百万条暖心的网络留言为他加油鼓劲。

  (本报记者 章 文 本报通讯员 童祖静 黄远辉)

【编辑:黄钰涵】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7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