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绿水中的藏寨

  青山绿水中的藏寨

印尼当红歌星MV点击量破千万 成都艺术家杨春是“幕后推手”

幼年随艺术大家朱佩君学画北漂当过“电影从业者”  杨春的家庭背景和艺术之路颇为复杂。大学时,杨春就读四川美院计算机设计专业,主要学习制作三维动画,在此期间,杨春并未放弃传统绘画。

□ 卫锋

  从成都出发,到达黑水县后,连绵不绝的山峦间,一座座藏家旧寨遗址悄悄映入我们的眼帘。
  蓝天白云下,那些碉楼旧寨,与周围高峻的山峰、险峭的崖石,碧绿的植物浑然天成,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当我以一种瞻仰的姿态凝望这些石头修建时,却被它毋庸置疑的威仪所惊到。那被薄雾缭绕的碉楼旧寨似乎正逐步脱离地面,悬浮在空中,从历史的岁月里,穿过刀光血影,徐徐向我们飘过来。
  碉楼,是古代历史的遗存,是动荡和战争的影象,它存留在时光的深处。
  史料纪录,乾隆年间,朝廷仅仅征服巨细金川的土司就用了七年多,耗资高达7000万两白银。山高路远自然是其中缘故原由,还由于寨子那些大巨细小、每家每户都有的碉楼。
  今天我们看到的碉楼,大部分是清朝乾隆年间朝廷和土司之间的战争遗址,另有民寨旧址。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错过了色尔古藏寨。色尔古是藏语,意为“盛产黄金的地方”。有人称之为“东方的古堡”、“川西北的小布达拉宫”。
  正当我们惋惜之时,汽车把我们带到了羊茸·哈德藏寨。当地人称之为“冬巴嘎”,意为仙人栖身的地方。羊茸·哈德藏寨依山势,傍猛河而建,为碉楼式新寨。碉楼新寨用片石和黄泥调浆砌墙,一样平常为三层,饰以红、黄、白三色藏式修饰。每户人家的门捐上方都镶嵌着一块1—2米长的方形石板,刻绘着色彩鲜艳的图腾及文字。
  连绵不绝的青山,与绿树成荫的藏寨相偎相依,显得别致又清新。阳光下,一座座藏家小楼明亮温暖。清新的气息承载着一种清闲祥和。
  我走进一户藏民的家里。客厅地板、墙壁和天花板全是用桑拉板装成。电视墙上镌刻庞大的柜子和周围摆放的藏绣沙发,透着浓浓的藏家气概,其他地方的装饰已经加入许多现代元素。
  寨子主人、50多岁的卓玛告诉我,这样装修是为了生长旅游业。
  随着黑水县对旅游开发力度的加大,藏家传统的生活方式正不断地发生着转变:政府把以往涣散谋划的藏家乐,群集在一起,所有实现标准化治理,还设计打造了民俗体验、特色美食、土特产超市等一系列旅游服务。
  晚上,我们就在藏家乐享受晚餐。藏家的暖锅,醇香的青稞砸酒,独具风味的酸菜面块、荞面烧馍、洋芋糍粑,大块的牛肉……都是难忘的鲜味。

青山绿水中的藏寨

【编辑:卞立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7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