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时代变迁:从清一色麻花辫、小平头到发型“百花齐放”

  中新网广州8月6日电 题:广州时代变迁:从清一色麻花辫、小平头到发型“百花齐放”

  作者 蔡敏婕 陈治 骆怡

  时代的变迁,渗透到城乡各个角落,“洗面革心”的不只是都会街道、墟落、公园等,另有人们的衣着服装、发型。从清一色的麻花辫、小平头,到各式发型“百花齐放”。发型的更新换代和发廊的变迁,见证小康生涯下民众的“发样年华”。

  “操世上头等大事,理人世万缕青丝。虽只是毫末身手,却依然顶上功夫。”此句中所说的“头等大事”,就是剃头。

广州时代变迁:从清一色麻花辫、小平头到发型“百花齐放” 刮髯毛 罗素玲 摄

  在广州市从化区街口街西宁中路的一个巷子里,有一家剃头店,店的规模不大,生意却格外好。店老板是一对伉俪,40年前,他们最先从事剃头行业,通过这些年的起劲过上幸福生涯。只管店里的装潢与现在寻常店肆无异,然则师傅手中的需要手工操作的剃头工具,另有传承至今的老手艺,诉说着它的年月感。

  上世纪80年月,一些剃头师傅会背着工具箱走街串巷、进村入户,箱子里装着剃头刀、铰剪、梳子等,边上还悬挂着一条用来打磨剃头刀的宽布条。如果有村民需要剃头,师傅会直接去到村民家里。

  村民坐在自家凳子上,师傅摊开一张白布围在其脖子上,然后用绳子系紧,接着拿出工具最先梳头、剃头。有些师傅喜欢谈天,边剃边聊,剃一个头可能要花上1个多小时。

施耐德电气中国区总裁:应对疫情冲击 企业应利用数字化进行能源效率变革

当前中国经济仍蕴含着巨大潜力,数字化带来的能源利用效率变革,能很好地推动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促进中国经济潜能释放。通过数字化赋能能源变革,实现能源管理的高效化,对推动经济恢复更加可持续化、绿色化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广州时代变迁:从清一色麻花辫、小平头到发型“百花齐放” 陌头剃头 罗素玲 摄

  上世纪90年月,在镇上的剃头店剃头,经常要排长队。特别是邻近春节时,人人都想剃个“靓头”来过年,而那时镇上却只有两间剃头店。

  广州市民龙娴回忆,上世纪80年月初,那时候最先盛行烫发,她烫完卷发回到家后被母亲指责。越日,她只能把头发绑起来。

  现在的剃头店、发廊遍布城乡,洗剪吹、烫发、染发、头发照顾护士等服务项目繁多。剃头,已从单纯的修理头发,发展为一种生涯享受;从出于劳动、生涯等方面的需要,发展到小我私家时尚的需求。

  发型也可谓花样百出,男的有背头、飞机头、铲青、锡纸烫等,女的有梨花头、波波头、空气刘海等,且头发可染成金色、红色、巧克力色……甚至另有前卫的年轻人热衷将头发染成白色,不禁让人叹息时尚的包容性。

广州时代变迁:从清一色麻花辫、小平头到发型“百花齐放” 抹刮胡泡沫 罗素玲 摄

  由于生涯水平的提高,上世纪80年月剃头仅需几角钱(人民币,下同),现在动辄要40元到50元。设计发型,连染带烫,至少几百元,但服务体验恬静和造型效果悦目。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审美观念的转变,沿街商铺,已很难瞥见有传统剃头铺、剃头室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装修华美、装备先进的发型设计室和美发店。旧时的剃头师傅多为年长的人,而现在的发廊已是服装潮水、发型时尚的“Tony先生”的天下了。

  为了知足消费者的需求,这些新式发廊的剃头项目层出不穷。但与此同时,在都会的角落里,仍有几个剃头师傅仍在路边坚守着旧时的“行头”,以天地为剃头室,与自然风和都会喧嚣相伴,且剃头价钱只要10元,包罗剃头、刮髯毛的服务。这对于追求简捷快捷的男同胞来说,无疑是个“平靓正”的选择。(完)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7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