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外卖小哥送外卖:一声“谢谢”,再累也值

  记者追随美团“外卖小哥”秦帅一起去送外卖

  一声“谢谢” 再累也值(消费视窗·体验新职业①)

  近年来,我国住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结构加速升级、消费领域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兴起,这些因素与新一代信息手艺加速生长相结合,催生了一大批新职业。日前,人社部团结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宣布了“互联网营销师”等9个新职业。

  新职业动员新就业,新就业蕴含新机遇。从事新职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新职业给人们的事情、生涯带来了哪些转变?从业者有怎样的感受和期盼?近期本报记者体验了网约配送员、互联网营销师、连锁谋划治理师等新职业,感受从业者的职业风貌。

  ——编 者

  不管是三伏天烈日当头,照样三九天起风下雪,陌头总有这么一群人:戴着头盔、穿着工服,骑着装有配送箱的电动车、摩托车,奔忙在取餐、送餐的路上。他们,往往被人们称为“外卖小哥”。今年2月宣布的国家职业分类目录中,“外卖小哥”被确定成为正式的新职业——“网约配送员”。

  随着互联网手艺与内陆生涯服务业的深度融合,外卖、药品、生鲜等即时配送需求迅速增进,网约配送员的就业规模也不断扩大。这个新职业天天的事情状态是怎样的?有哪些辛劳和快乐?他们为什么愿意选择这个在外人眼里颇为辛劳的事情?记者追随一名网约配送员展开了体验采访。

  “能早一分钟,绝不晚一分钟”

  在订单岑岭期,秦帅很少坐电梯,而是爬楼梯,一口吻爬上22楼都不以为太吃力

  三伏天的中午,气温跨越34摄氏度。记者和美团“外卖小哥”秦帅一起坐在北京市朝阳区常营地铁站外马路边的阴凉处,守候系统派单。

  “来了!”12点15分,听到“叮咚”一声响,秦帅迅速打开手机里的APP,点击“确认接单”。

  “咱们快点!不远,就在旁边的阛阓。”一边说着,秦帅一边起身,叫上记者一起小跑着赶往取餐的门店。

  取到餐后,秦帅看了一眼送餐地址,随口说了句:“运气不错!”

  “为什么?”记者看着订单上的地址,是四周一个写字楼的806房间,没看出什么稀奇的地方。

  “10楼以下都算运气好。”秦帅说,“咱们快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上车、启动、出发,对记者来说,想操作好这辆两轮电动车并不那么容易。一起上,迎面有些风,也是热的。顶着太阳骑了几分钟,身上就最先一直冒汗了。十几分钟后,我俩终于到了订餐者所在的写字楼,这时离外卖送达的最后时间还剩10分钟。记者以为时间还对照宽裕,停车后想喘口吻,而秦帅却在旁边大呼:“别停,快走!”

  又是一起小跑,到了写字楼一楼的电梯口,记者计划等电梯,而秦帅却说,“这个写字楼的电梯,总是需要排队。在订单岑岭期,为了准时送达,我很少坐电梯,而是爬楼梯,咱们快走吧!10层以下还对照省力。”

  12点42分,记者追随秦帅爬了8层楼,终于把餐品送到订餐消费者手中,这时离接单系统要求的最后送达时间只有3分钟了。“好险!”记者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就累得气喘吁吁地坐在楼梯台阶上了。

  从早晨6点上线接单,到晚上8点左右下线住手接单,秦帅从业一年多,累计骑行33674公里,天天都配送几十单,骑行100多公里。在当月的“骑手排行榜”中,秦帅的订单到达1179单,在片区所有骑手中排第一名,也就是人人口中的“单王”。

  “难怪人家是‘单王’,送餐时我们都是走,秦帅基本是跑。”在记者和秦帅等单时代,他的同事插话说。

  提及“跑”,秦帅确实有基础。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每逢学校运动会,100米、200米、1000米竞赛,秦帅拿了不少第一名。当了“外卖小哥”,他一口吻爬上22楼,都没以为太吃力。

  “能早一分钟,绝不晚一分钟。”送外卖关键是“快”,从业一年多来,秦帅不仅配送的订单多,准时率、好评率也高。前不久,国家宣布了新一批职业名单,“外卖小哥”有了尺度职业称谓——“网约配送员”,这让秦帅很欣慰,“这是国家对咱这群‘小哥’的正式认可,我要撸起袖子加油干,给更多人‘配送’便利。”

  “要想外卖送得快、送得多,除了靠腿,更要专心”

快递进村大有可为

推动快递进村可打通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末梢”,有利于提升农民生活质量、丰富城市居民餐桌,有利于畅通城乡经济循环、加快内需潜力释放  日前,国家邮政局宣布,在6个省份、15个市州启动快递进村试点,以打通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

  订单岑岭期以外的时间自由,每月收入稳定在1万元出头

  记者发现,送外卖看似简朴,实在有不少学问。若何抢单、抢什么样的单,都有讲求。

  一次,接单手机“叮咚”一声,记者刚想帮着抢单,被秦帅一下子拦住了:“你看,这个单要求30分钟送达,而现在是下班岑岭,从咱这里出发,路上至少20分钟,其中有两个路口,红绿灯时间稀奇长。这单抢下来,若是不能定时送达,这活儿就白干了。最好让四周的‘小哥’去抢。”

  秦帅说,要想外卖送得快、送得多,除了靠腿,更要专心。

  “送外卖有不少窍门,也需要提前做足‘作业’。”秦帅说,在他经常服务的约5公里的配送半径范围内,险些所有小区的位置、楼号等情形,都已经刻在了他的脑子里。哪个路口的红绿灯守候时间长、哪几栋楼可以抄近道……“看到订单地址的第一时间,送餐路线图就已经在脑子里计划好了。”

  “天天这样,你不累吗?”记者问。

  “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但每次听到客户在收到外卖后说的一声‘谢谢’,再苦再累也以为值!”秦帅说。

  2015年,刚满18岁的秦帅,怀揣梦想,订了一张火车票,就从山东聊城老家来到北京,“那时没多想,就觉着北京机遇多,来见见世面。”

  秦帅先是在一家餐馆打工。从餐厅后厨配菜做起,做到后厨领班、店长助理再到外卖店长,靠着自己的起劲,秦帅的事情挺顺遂,收入也是一起增进,每个月能领到五六千元。

  2018年底,秦帅决议转行做“外卖小哥”。他的同伙有些不解:“好好的店长不做,干吗要去送外卖?”

  但秦帅有自己的想法。做店长一天忙到晚;而做网约配送员,忙得很有节奏。在订单岑岭期以外的时间,自己可以自由支配,可以看电影、听音乐,还可以看书充电,“这种事情节奏,我以为收获更大。”

  现在,秦帅一个月下来,收入稳定在1万元出头。去年春节前,秦帅和老家的怙恃商议好,春节假期留在北京继续干,等节后再回家探亲。春节时代,秦帅的订单量不少,有一天最多配送了快要100单。“晚上10点多回到宿舍,背一挨床就睡着了。”虽然累,但等到月尾发工资,看着1.4万多元的工资条,秦帅“很知足”。

  “过几年,想回老家和哥哥一起开超市”

  送外卖能接触到物流配送、互联网治理等许多知识,未来自己创业时更有底气

  记者在体验时发现,配送订单主要集中在中午和晚上的岑岭期,而在其他时间,基本上就是一些零星订单,可以好好喘口吻。对“外卖小哥”来说,思量最多的是职业远景。

  虽然收入不错,但秦帅也知道,送外卖毕竟是个体力活,随着岁数增进,未必能一直轻松地干下去。提早思量下一步的事情很有需要。

  “过几年,想回老家和哥哥一起开超市。”忙碌事后,记者和秦帅终于有时间坐下来,聊起未来的职业计划。

  秦帅说,“外卖小哥”实在也有不少生长方向。好比,有的人选择继续坚守外卖行业,虽然不做一线配送员,但可以到配送站点从事治理事情;也有人回到餐厅,从事饭馆治理。秦帅的哥哥在江苏南京市事情,两人经常在闲暇时通电话,一起探讨未来的计划。一起回家开超市,是秦帅的提议。

  “做了这么多年的餐饮,为什么不开餐厅?”记者有些好奇。

  “可能是兴趣缘故原由,也有家庭缘故原由。”秦帅说,自己很小的时刻,父亲就在老家乡镇上开了家超市。打小最先,他就随着父亲一起去给别人送货。现在自己长大了,就想“子承父业”,把超市做得更大。

  秦帅说,网约配送员这个新职业能接触到物流配送、互联网治理等许多方面知识,给未来开超市带来不少启发。

  “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拥抱互联网,未来开超市也不破例。”秦帅以为,即便是在老家开超市,可能也要走线下线上融合的新路子,甚至要开无人超市,才气跟别人不一样,让消费者以为新鲜,生意会更好。

  “拿开超市来说,现在不仅要做好门店谋划,还要开展抵家服务、送货上门,未来若是自己的超市开通抵家服务,凭着自己几年送外卖的履历,能更好地去治理订单、打开销路。”

  事情中积累履历,事情之余也在学习。打开手机APP,秦帅很快就找出“在线学习”的页面。在这个页面,有美团大学为网约配送员提供的课程,不仅包罗了关于配送的专业技能知识,另有治理等方面的培训课程,都可以免费学习。

  “未来要把这些系统地学习一遍,让自己创业时更有底气。”秦帅说。

【编辑:于晓】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5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