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业经营是金融市场大势所趋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首席研究员唐建伟

  近期在商业银行中选择试点发放券商牌照的新闻引发市场高度关注。此时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是为了顺应当前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形势,提升中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同时,混业谋划已是海内金融市场大趋势。从试点的模式来看,很可能是商业银行通过子公司来开展综合谋划的模式。随着中国金融业的不停对外开放,金融市场的竞争会越来越猛烈,未来金融机构谁能胜出,最终将取决于自身的焦点竞争力。

  顺应金融业对外开放形势

  笔者以为,此时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一是为了顺应当前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形势,提升中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2020年4月1日起,我国作废证券公司和基金治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现在已经有7家外资控股券商建立,未来还会有外商独资券商申请建立。最新宣布的2020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中,金融业对外资的所有股比限制所有作废。在金融业周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一方面由于外资金融机构大多是综合谋划的,铺开机构准入之后应该执行国民待遇,内外资机构一视同仁,此时允许商业银行获取券商牌照也是顺应这种形势。另一方面,由于海内券商整体实力与外资相比差距较大,比如在2018年中国境内所有130多家券商整体的营业收入及受托治理资产规模只与美国高盛团体一家公司相当。相比而言,中国大型商业银行按一级资源排名已经延续三年包揽全球银行前四名,以是铺开大型商业银行进入券商行业,打造“航母级”券商也是在开放靠山下提升中国金融机构市场竞争力的需要之举。

  二是混业谋划已是海内金融市场大趋势。一方面是由于西欧等经济体的金融机构都是混业谋划的态势;另一方面,金融机构混业谋划也是为知足客户日益增长的综合化金融服务需求。对投资者而言,一家金融机构开一个账户可以解决自己存款、贷款、理财、投资、保险等所有金融需求,既可以大幅降低投资成本,还可获得加倍便利的多元化金融产物和服务。同时,银行获准开展证券营业,可增加多元化的收入泉源,助推商业银行轻资源化转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三是生长多层次资源市场,改善融资结构。历久以来,我国金融市场一直是以银行为主导的间接融资模式。间接融资占比也远高于直接融资占比。这种融资模式在工业化阶段确实发挥了信贷支持固定资产投资,进而支持经济快速生长的优势。但随着经济转型,这种融资模式一是导致宏观杠杆率过高,债务风险持续上升;二是导致大量创新型科技企业无法从银行获得融资,整个经济的创新能力不足。为支持创新型企业的生长,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必须生长多层次资源市场,提高直接融资占比。而铺开银行的券商牌照,可以买通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壁垒,促进多层次资源市场的生长,更好支持和服务创新企业,提升中国经济的创新能力和全球竞争力。

跳出投资舒适圈 紧跟产业发展迭代

  □鹏华基金董事总经理、权益投资二部总经理  王宗合  基于基本面研究的价值投资都需要深度挖掘个股,需要在一个个行业、一家家公司里面扎根研究,这样对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消耗非常大,此时应该如何拓展能力圈?评价基金经理管理的维度非常多元,投资理

  需修订相关执法制度

  当前,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还存在一些障碍。一是执法上仍有障碍。2015年修订的《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划定:“商业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谋划营业,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者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但国家尚有划定的除外。”与此同时,在今年实行的新证券法总则第六条也有相关的划定:“证券业和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执行分业谋划、分业治理,证券公司与银行、信托、保险营业机构划分设立。国家尚有划定的除外。”不外“国家尚有划定的除外”这句表述已为商业银行获得券商牌照留下空间,大概率将是由国务院特许的方式批准试点商业银行获取券商牌照。后续若是要大规模推开仍需要修订相关执法。

  二是羁系上面临挑战。我国现在的羁系系统仍是分业羁系制度。若是举行混业谋划,羁系系统若何配合和完善?分业羁系模式若何从现在的机构羁系转向未来的功效羁系和行为羁系,仍有许多挑战。在羁系模式没有改变之前,预计商业银行试点证券营业也一定是延续现有的子公司模式,以制止对羁系系统形成太大的打击。

  三是民众对历史上混业谋划造成问题仍心有余悸。上世纪90年代中国金融业就是混业谋划的模式,那时商业银行普遍都开展证券、保险、信托、房地产、投资等营业,但由于那时金融羁系系统不健全,混业谋划导致银行将大量信贷资金违规流入了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由此产生了一系列金融乱象。虽然当前金融羁系系统相比昔时已经显著改善,资管新规等政策制度的完善也可以在银行资金与股票市场资金间建立起有用的防火墙。但在混业谋划过程中,若何有用提防内幕买卖、利益冲突、市场操作等问题仍是市场所忧郁的。

  金融市场竞争将日趋猛烈

  针对铺开商业银行的证券营业对行业的影响,短期要害看政策若何落地。若是是一次性对所有银行直接铺开证券营业,那可能会对整个行业形成较大打击。为稳妥起见,羁系部门一定是先选择几家银行举行试点,试点取得一定履历后才会逐步推开。另外,从试点的模式来看,直接给商业银行母行发券商牌照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延续现在海内商业银行通过子公司来开展综合谋划的模式。另有一种模式就是允许商业银行并购重组现有券商,对潜在的并购工具会形成一定水平的利好。

  历久来看,商业银行介入证券营业可以做大整个市场蛋糕。商业银行拥有大量公司、机构和小我私家客户,拿到券商牌照,相当于在公司营业上买通了商行与投行,在小我私家营业上买通了理财与资管的通道,在金融市场营业上买通了货币市场与资源市场的通道,在金融资产营业上买通了债券与权益产物的通道。此举直接拓宽了整个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对于所有的介入者都是好事。不外,随着中国金融业的周全对外开放,金融市场的竞争会越来越猛烈,各项营业的界限也会越来越模糊。未来外资金融机构、中资商业银行、中资券商之间在市场上群雄逐鹿,谁能胜出,靠的肯定是自身的焦点竞争力而非原始的身份。固然,笔者以为,中国金融市场如泛起“航母级”券商,大型商业银行的股东靠山照样最具潜力和可能性。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遇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20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