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女被闺蜜扮算命大师诈骗案”重审:警方同步录像丢失,被告人多份供述未作定案依据

原题目:“海归女被闺蜜扮算命大师诈骗案”重审:警方同步录像丢失,被告人多份供述未作定案依据

一对海归90后,她们七八年的闺蜜情绪,因“谣言被识破”引发一桩刑事案件。2016年3月28日,闺蜜二人反目,张某(假名)报警称被李安琪假扮算命大师诈骗150万元。

李安琪对被控诈骗一事当庭否认,但一审法院认定其组成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宣判后,李安琪上诉称,自己遭张某等人诬告陷害。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此案。

红星新闻曾报道的这起闺蜜反目案又有新进展。今年6月9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作出重审一审讯断,再次以诈骗罪判处李安琪有期徒刑10年。宣判后,李安琪再次提出上诉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西城区法院的讯断书中提到,李安琪在看守所接受多次讯问,那时接纳同步录音录像,但因警方电脑遭病毒入侵,同步录音录像无法提取。最终,李安琪在公安机关的多份供述,法院不将其作为定案依据。

“海归女被闺蜜扮算命大师诈骗案”重审:警方同步录像丢失,被告人多份供述未作定案依据

假借算命

骗闺蜜129万元

李安琪的辩护状师肖之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案发回重审后,检方起诉书的指控内容与之前并无转变。

据检方指控,李安琪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间,行使微信虚构“袁灏宇”(给张某先容的男友)、“盛灏琦”(男友的妹妹)等人与张某交流,取得张某的信托,同时谎称熟悉一名香港算命大师,行使微信虚构大师助理“sunnie何

命里

”,以购置并佩带水晶配饰、请算命大师做法事等方式,可以为张某及其怙恃、“袁灏宇”、“盛灏琦”及其怙恃消灾转运、保佑平安等为由,骗取张某129万余元。

西城区法院的重审一审讯断书显示,李安琪再次当庭对被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提出异议,辩称她在被羁押前,自己及支属给张某的钱,已跨越张某给她的钱;她在2016年3月24日给张某的59.5万元,是向张某给付的乞贷;她和张某间虽有频仍的资金往来,但其中并无诈骗所得;她在案发前有稳固的经济收入,不具备诈骗念头;自己在与张某来往时代,并无行使微信虚构身份与张某联系的行为。

“海归女被闺蜜扮算命大师诈骗案”重审:警方同步录像丢失,被告人多份供述未作定案依据

西城区法院重审一审判处李安琪有期徒刑10年

法院重审认定:

警方通报“女合伙人遭幼儿园园长泼硫酸”:嫌疑人在逃

7月1日,广东阳江。警方通报“女合伙人遭幼儿园园长苏某泼硫酸” ,双方分手后,苏某趁女方在驾校学习时行凶;经走访暂未发现苏某有猥亵儿童行为,正全力追缉苏某。…

组成诈骗罪,判刑10年

西城区法院审理认定,李安琪行使与被害人张某历久来往中得知张某的家庭情形、性格特点、小我私家需求等相关信息,接纳用手机陆续上岸多个微信账号的方式,先后使用虚构的“袁灏宇”、“大师助理sunnie何”、“盛灏琦”等多个身份,与被害人张某举行微信谈天。

西城区法院认定,在骗得被害人张某信托后,李安琪于2016年1月至3月间,以请“算命大师”为“袁灏宇”摆阵祛小人、以水晶摆阵的方式促使“袁灏宇”伤情好转、为被害人张某及“袁灏宇”的支属求康健、牢固“袁灏宇”与张某的婚姻磁场等事由为名,向被害人张某索要响应的用度,导致被害人张某本人或通过支属以银行转账、支付宝及微信的方式,陆续向李安琪支付款子累计达120余万元。

张某2016年3月24日觉察上当后,随即要求李安琪退还相关款子。李安琪于当日向张某退款59.5万元。李安琪于同年4月5日被抓获,李安琪家族在当月27日向张某还款80万元。

西城区法院以为,李安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的方式骗取他人钱款,累计数额伟大,侵犯了公民财富所有权,已组成诈骗罪。

法院鉴于李安琪支属已对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予以退赔,可对李安琪酌情从轻处罚。最终,再次以诈骗罪判处李安琪有期徒刑10年。

警方电脑遭病毒入侵,同步录音录像丢失

法院:多份被告人口供不作为定案依据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法院讯断中纪录,在庭审历程中,被告人李安琪及其辩护状师对李安琪的多份供述真实性及公安机关讯问程序合法性提出异议。

西城区法院称,针对李安琪在公安机关的多份供述,该院在对文字纪录所纪录内容举行审查后以为,李安琪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的头脑逻辑清晰、所陈述内容详尽,而且李安琪均在响应的讯问笔录上署名、捺指印,但鉴于李安琪在此后接受讯问历程中已将上述供述予以推翻,且公诉机关未能针对上述文字纪录出具相对应讯问历程的录音或录像,故对被告人李安琪的多份供述,不作为定案依据。

西城区法院的讯断书中,西城公安分局一位陈姓民警作证时形貌,他与同事在看守所内的讯问室对李安琪先后举行过多次讯问,那时讯问接纳过同步录音录像的技术措施,但由于病毒入侵公安机关电脑系统,导致现无法举行所有提取。

状师称已上诉:

无法清扫合理嫌疑

“案件疑点重重,无法清扫合理嫌疑地认定上诉人李安琪组成诈骗犯罪。”李安琪的辩护状师肖之娥先容,重审一审宣判后,李安琪已提出上诉。

“张某与袁灏宇相识不到2月,没有见过面、通过话,甚至没有语音视频聊过天,却2个月内,在张某自己都异常缺钱、需要补破绽的情形下,为他豪掷百万,不合常理,无法清扫合理嫌疑。希望二审法院能查清事实,还我清白。”李安琪的上诉状这样说。

李安琪的辩护状师则以为,公诉机关并无直接证据证实李安琪登录并使用了涉案的多个微信账号;被害人历久未将涉案手机交由公安机关扣押,致使该手机内的现有信息不具备客观真实性;现有证据不能清扫张某委托李安琪代购奢侈品的可能。

编辑 柴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19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