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黄严忠:把核酸阴性当成“通行证”是错误的,抗体阳性才是

原题目:黄严忠:把核酸阴性当成“通行证”是错误的,抗体阳性才是

本刊记者/李明子

停止6月21日24时,北京延续11天累计新增236例新冠确诊患者,尚在医学考察的无症状熏染者22例,全市10个区的43个街道处于中高风险,占街道总数的1/3以上。

为防控疫情,北京正在开展一场规模空前的核酸检测。仅6月13日到20日的7天时间里,就已累计采样229.7万人,随着职员到位,日均采样量从8000人增进到了近50万人。

原创 黄严忠:把核酸阴性当成“通行证”是错误的,抗体阳性才是

(6月15日破晓1点,位于北京丰台区新发地周边的气概与林小区正在举行全体栖身职员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图/人民视觉)

除“中高风险街道州里常住住民”,北京市6类“应检尽检”人群包罗:新发地等涉疫市场、涉疫社区相关职员、医疗卫生机构从业职员、公共领域服务职员、已返校学生及教职员工、介入重点区域社区防控一线工作职员等。检测局限还在不断扩大。

北京现在超大规模的检测是否需要,性价比若何,会带来哪些影响?《中国新闻周刊》就相关问题专访了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

《中国新闻周刊》:6月16日,全国政协在上海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机制开展专题调研,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会上指出,“北京这场疫情很可能不是6月初、5月尾才泛起的,很可能要提前推一个月,这内里已经有许多若干无症状熏染或轻型病人,才使得环境里能有这么多的病毒。这是我们现在的推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这是否意味着这次北京疫情有许多潜在熏染者,因此要扩大核酸检测筛查局限?

黄严忠:北京的情形对照特殊,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位于北京的新发地批发市场更是辐射全北京,甚至北京之外的省市。

高福说“可能隐蔽了一个多月”,那么,从忧郁造成大暴发的角度,疾控部门快速反映,立即将病毒息灭在萌芽状态,这种想法是可想而知的。但不断扩大检测局限,实际上也是令我疑惑的地方,公共卫生决议需要凭据风险评估。

风险由两部分组成,一方面看可能造成的效果,首都北京对海内社会的稳固、经济苏醒有很大影响,而且国际上也有很大影响。再加上北京曾有被SARS袭击的影象,对新冠接纳严肃的防控手段是可以明白的,万一北京出了问题,中国整个抗疫故事将功亏一篑。

另一方面,还要评估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有多大、疫情到底有多严重。从北京现在防控手段来看,第二个方面的评估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

从疫情的严重水平来看,北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我以为可能性不是很大。现在采样近230万,累计报道了236例确诊患者,95%都是普通型、轻型或无症状,现在没有泛起殒命。

据我考察,现在,北京核酸检测的局限有扩大趋势。为防控疫情,前期对新发地接触者举行核酸检测,这个是有原理的,也是必须的,然则我无法明白扩大化的趋势,这内里事实是什么动力、念头在驱使?现在230万人中有若干是自愿去的,又有若干是由于在四周晃悠了一下、被大数据要求必须去的?

《中国新闻周刊》:凭据媒体报道,北京现在高速公路出口已经摆出了“无核酸检测克制出京”的字样。实际上,现在北京市民无论是不是来自中高风险区域,没有核酸检测阴性效果,都很难出京了。你对此怎么看?

重庆忠县一稻田雨后现巨型喷泉 一眨眼淹没数十亩水稻

当地村民称,上游一座水库已建设好,但泄洪管道还没铺装完毕。 原标题:重庆忠县一稻田雨后现巨型喷泉 一眨眼淹没数十亩水稻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

黄严忠:让老百姓发生“核酸检测阴性是通行证”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会让人对病毒掉以轻心。

原创 黄严忠:把核酸阴性当成“通行证”是错误的,抗体阳性才是

(6月17日,北京新发地市场相关重点区域和重点人群的应检职员在丰台区方庄体育公园接受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应检职员排队守候举行检测。摄影/本刊记者 贾天勇)

首先,核酸检测自己就有至少20%的假阴性,存在漏检问题,比举行血清抗体检测获得的熏染率低。武汉5月到6月对全市990多万常住人口举行核酸检测,检出无症状熏染者300名,检出率为0.303/万。在这之前,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在武汉启动了住民新冠病毒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抽样人次达1.1万,有媒体报道,该抽样调查有5~6%的取样者泛起抗体阳性。

这是另一个让我疑惑的地方,为什么推核酸检测,而不是血清抗体,可能由于血清抗体检测需要采血,手艺上不便于大局限、周全筛查。此外,从武汉的“十天大会战”效果来看,可能更多的是想让老百姓吃个定心丸,若是测出5~6%抗体阳性,则意味着50~60万人被熏染过,老百姓不清楚其中缘由,可能被吓到,不利于社会稳固,不利于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北京市医疗保障局宣布的京津冀新型冠状病毒相关检测试剂团结采购挂网成交效果,这次中标团结采购挂网成交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有11种,抗体检测试剂有19种,共涉及到的公司有24家,其中上市公司10家。另外,124家检测机构中也有第三方盈利机构的身影,核酸检测手艺门槛并不高,随着检丈量不断扩大,边际成本会越来越低,利润空间大。核酸检测已经形成一个新兴产业。

其次,核酸检测的有用期只有几天,只能证实当下没有被熏染,检查效果阴性又怎么样呢?出去照样要戴口罩,照样会忧郁被别人熏染,到时候怎么办?再筛查一次吗?若是真的把核算检测阴性当做通行证,就不会稀奇小心,在预防上不重视,某种水平上会激励病毒的流传。

根据科学的头脑模式,应该是抗体检测阳性是通行证,这说明熏染者已经好了,且不会感染给别人。我有一个护士同伙,之前在新泽西抗疫前线时,她自己没有稀奇的感受。疫情稳固后,她回家办公,检测出抗体阳性,我们都恭喜她,可以横着走了,由于抗体阳性、核酸阴性,就不会感染给别人。但海内现在把核酸检测阴性效果当成了通行证,这是科学教育泛起了误差。

第三,凭据之前武汉“十天大会战”的效果,核酸阳性的检出率为0.303/万,而且据报道,没有发现这300名无症状熏染者感染他人,熏染率不高、感染性极低,这样的筛查行为没有太多公共卫生防控意义,其目的是证实手段准确,现在北京扩大检测局限也与之类似。不外,北京的政策更为天真,不是一刀切,有重点、有分化,逐步检测,但现在有扩大的趋势,这个苗头应当值得小心。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北京扩大检测局限,其经济成本该若何盘算?

黄严忠:这笔账很难算清楚。

第一,检测的直接投入,要发动医务职员、警员、社区工作者,另有前来检测的人所破费的时间,试剂自己的成本以及后续检测成本。

第二,检测自己对经济造成的损失,包罗老百姓不敢出来消费,正常的外地职员进京做事受到影响,在京职员出行受限等等。

第三,可能更多的是全国性的影响,要控制疫情,要求零病例,北京丰台区副区长因疫情防控失职失责被免职,下面加倍小心,怎么保持零病例呢?若是为了这样的目的而保持严酷的防控措施,那么复工复产可能就会被摆在第二位。

第四,会不会有其他地方效仿北京的做法呢?发现熏染病例,过分反映,全市筛查,群体效仿的模式也会对经济有损害。

公卫决议可以思量政策延续性,也需要事后评估,不要有其他因素的滋扰,不要让利益牵涉其中,要让真正的学者、科学家做评估。这个决议历程,要集结前政府官员、相关领域顶尖学者、科学家、医生等等,一起写一份讲述,针对新冠疫情的措施是否有用、若何有用,或者无效、为什么没有用果,有哪些应对新冠的做法是欠妥的、暴露了哪些问题,下一步应该接纳什么对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17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