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抗疫患难见真情

  新华社伊斯兰堡6月17日电(记者刘天米斯巴)巴基斯坦北部的吉尔吉特-伯尔蒂斯坦区域深处内陆高原,喀喇昆仑山脉的奇峰峻岭让这里成为众多探险者憧憬的“秘境”之一。虽然这里相对封锁且人口稀疏,但也没能幸免于新冠疫情,加之这里缺医少药,疫情伸张给当地民众带来了不小的恐慌。

  艾尔沙德·阿尤布一家就住这里。今年3月初,阿尤布的父亲熏染了新冠肺炎,且病情日渐严重,需要借助呼吸机治疗,然则接治医院连一台呼吸机都无法调剂出来。

  “那时我们一家都处在伟大的痛苦和恐慌之中。医生不停地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尽一切可能为我父亲和其他重症患者放置呼吸机匹敌病魔。但问题是,若是医院找不到呼吸机怎么办?”阿尤布对新华社记者说。

  该区域政府发言人法伊祖拉·费拉克先容,这个区域有180万人口,总共只有不跨越7台呼吸机,而且缺乏口罩和防护服等医疗资源,当地政府也没有足够的检测试剂。

  正当阿尤布一家焦虑守候之时,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向巴基斯坦援助了一批抗疫医疗物资。回忆起筹备物资时的情景,新疆喀什区域卫生康健委员会副主任曾涛告诉记者,自3月24日收到巴方请求最先,他们协调当地多家医院,各个部门通力互助,仅用两天时间就筹集了这批包罗呼吸机、医用防护服、医用口罩等在内的防疫物资,并于27日在红其拉甫口岸举行了交接。

日本核心CPI连续第二个月同比下降

日本总务省19日发表的报告显示,5月日本剔除生鲜食品外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2%至101.6,连续第二个月同比下降。央行将维持2%的通胀目标,在日本经济随着复工复产逐步复苏后,物价将重回上升轨道。

  这批物资交接后,医院通知阿尤布,中国的援助抵达了,他的父亲可以用上呼吸机了。“这简直就是事业。”阿尤布说,“之后我父亲的病情逐渐稳定下来,现在已经治愈回家了。”

  自今年2月尾巴基斯坦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以来,确诊人数逐渐攀升。停止现在,巴累计确诊患者已跨越14万,殒命2000多例。在伟大防疫压力下,只管巴卫生部门和医院做了较为充实的准备,但包罗防护服、N95口罩等主要防疫物资缺口依旧很大,部门一线医护人员也不幸熏染。

  旁遮普省青年医生联合会主席萨勒曼·哈西卜说:“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去一线上班就像上战场一样。”

  巴基斯坦医学研究所是巴政府指定的新冠肺炎收治医院,这里的许多防疫物资都来自中国的援助。“不仅中国政府,而且在巴中国公司和小我私家也给我们捐赠了不少防疫物资。”研究所执行主任安塞尔·马克苏德说,“我们研究所医务人员所穿的防护服都来自中国政府的捐赠。这次疫情让我们见证了巴中友谊是何等慎密,中国是如何在巴基斯坦难题时伸出援手的。”

  巴基斯坦国家灾难治理局局长穆罕默德·阿夫扎尔说,疫情之初,是中国首先向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援助。“在疫情暴发后,巴基斯坦市场上连一个普通外科口罩都买不到了。这时,是我们的中国兄弟与我们站在一起,辅助我们组建了匹敌疫情的第一阵地。”

  6月16日,中国政府援助巴基斯坦的第六批抗疫物资举行交接,这是停止现在中国政府对巴最大的一批防疫物资援助。

  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姚敬示意,巴基斯坦是接受中国抗疫援助最多的国家,两国在难题时期同舟共济、同甘共苦,两国友谊在抗疫互助中不停深化。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16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