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国:市场的力量能够平息种族抗议吗?

  两个美国:

  市场的气力能够平息种族抗议吗?

  文/刘裘蒂

  发于2020.6.15总第951期《中国新闻周刊》

  6月初,愈演愈烈的陌头示威险些占有了所有美国主要都会,抗议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警员暴力执法的野蛮行为和种族主义,许多抗议流动演变成暴力行动甚至纵火掠夺,迫使包罗纽约在内的许多都会执行宵禁。

  与此同时,美国股市尺度普尔500指数迄今已从今年3月恐慌抛售的暴跌低点上涨了约43.8%,走入牛市行列。经济与股市之间的脱离和落差背后,标志着差别族群受到疫情的影响迥异。

  6月5日宣布的就业数据显示,美国5月的失业率意外地从4月的14.7%降低到13.3%,比经济学家展望的20%好得多,在4月份2070万个就业岗位消逝之后,5月份美国增加了250万个就业机会。虽然就业讲述可能由于“分类错误”使现实失业率比讲述的数字凌驾约3个百分点,但特朗普仍迫在眉睫地召开记者会,宣布他的经济政策大获全胜,称这份数据讲述“是对他执政时代所有事情的一定”。

  而这个令特朗普兴奋的数据背后的现实是,白人失业率从14.9%下降到12.4%,但黑人失业率却从4月份的16.7%上升到16.8%。

  在华尔街的资源市场不停冲向高点的同时,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第三区警员总部被焚;游行示威者封锁了洛杉矶的高速公路;他们在达拉斯与警员发生冲突,并损坏了亚特兰大的CNN总部;华盛顿的抗议者在白宫外高呼口号,撞倒路障,并对其他建筑物喷漆,一度迫使特勤局封锁白宫;奥克兰的路易·威登商铺被洗劫;纽约曼哈顿有四辆警车被纵火,示威者向一辆载着四名警官的警车里投掷汽油弹。

  在统一片土地上,并存着两个截然差别的美国。

  企业的响应

  在抗议示威流动连续12天之后,首都华盛顿主要街道的地面被“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黄色巨字占满,这是黑人平权运动的代表性口号。然而疫情下的警员暴力提醒人们,黑人的性命在资源市场的逻辑下不停“掉价”。

  在周末的陌头抗议行动后,好莱坞和美国音乐界6月2日发起了名为“星期二出走”的“企业暂停”流动,一些美国大型企业揭晓声明,支持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的行动,力争打破示威流动下“生意照常”的惯性。

  奈飞(Netflix)是最早就此揭晓声明的娱乐业巨头之一,该公司示意,保持沉默就等同于同谋,“我们有义务让我们的黑人员工、创作者和人才谈话。”其他揭晓支持抗议运动声明的媒体公司还包罗迪士尼、亚马逊、苹果、Hulu、HBO、和AMC电影院线等。

  由谷歌母公司拥有的YouTube答应提供100万美元以袭击社会和种族不公,而雅虎财经的母公司威瑞森通讯向包罗美国天下有色人种协会在内的黑人平权组织捐赠了1000万美元。美国第三大媒体公司维亚康姆整体则在6月1日晚间停播旗下的网络和有线电视频道8分46秒,这代表着弗洛伊德5月25日被警方拘留遭到白人警官用膝盖“跪杀”脖子窒息而死的时间。

  然则,这些慷慨义举并不能改变美国企业仍然存在种族歧视的现实:2019年尺度普尔500指数企业仅有6位黑人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中共有21名黑人主席和首席董事。37%的尺度普尔500强公司(187家)没有任何黑人董事会成员。

  最近特朗普和推特不停互怼,之前推特对特朗普的推文加上“需要核实”的标签。为此特朗普埋怨推特审查保守派言论,甚至搬出行政令对于社交媒体平台。特朗普发推称“当抢劫最先时,枪击就最先了”后,推特公司决议将总统的推文标记为“怂恿暴力”。

  而脸书CEO扎克伯格则盘算着不要惹恼特朗普。随着抗议流动在整个周末席卷全美,脸书的几名员工和高管训斥马克·扎克伯格纵容特朗普揭晓主张“以暴制暴”对于示威者的帖子。扎克伯格的选择引发了脸书员工的一场内部激辩,许多人呼吁扎克伯格效仿推特的行动。几天后,扎克伯格终于扛不住舆论和员工的压力,认可之前对特朗普暴力言论的决议“使许多人感应气忿、失望和危险”,示意脸书将检验关于国家使用武力、镇压选民和限制内容的平台政策。

  脸书和亚马逊等高科技公司都是疫情下经济“新常态”的沾恩者,它们的市值创下新高。身家1460亿美元的亚马逊首创人杰夫·贝佐斯现在是天下上最富有的人,疫情使亚马逊的营业风生水起,凭据最近一个财政展望的研究,他有望在2026年前成为天下上第一个万亿富豪。

  然而,4月间亚马逊开除了几名介入歇工的工人,导致高级工程师和副总裁告退。亚马逊还于最近住手了新冠疫情间给员工支付的每小时2美元的分外人为。美国媒体以为,若是这个天下上有任何人有能力提供珍爱员工康健的措施,而且提供更好的薪资,那就是贝佐斯。但贝佐斯看待员工的方式“值得训斥”。

  虽然特朗普经常和拥有《华盛顿邮报》的贝佐斯公然互怼,但两个人都同样淡化疫情的影响。

  疫情让种族差异展现

西甲打响重启后首战!塞维利亚2:0战胜皇家贝蒂斯

12日凌晨,西甲联赛迎来重启后的首场比赛,塞维利亚与皇家贝蒂斯展开德比大战。塞维利亚先下一城  易边再战,第55分钟,巴尔特拉禁区内冲撞吕克-德容犯规送点,奥坎波斯主罚点球命中。

  纵然特朗普政府淡化种族抗议流动与新冠疫情之间的关系,但没人否认,疫情促使种族之间的重要水平到达发作的临界点。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剖析了反种族主义研究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天下死于新冠疫情的黑人比例比他们占人口的比例高快要两倍。在四个州中,黑人殒命比率是人口占比的三倍或更多。另一项观察效果表明,在42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拉丁裔在新冠确诊病例中所占的比例高于其在人口中的占比。新冠疫情造成的白人殒命人数比例,低于其在37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人口比例。

  而凭据明尼阿波利斯市宣布的官方尸检效果,被“跪杀”的弗洛伊德于4月初熏染了新冠病毒。

  没有医疗保险也造成新冠疫情对差别种族的打击。拉丁裔没有医疗保险的几率险些是白人的三倍,而黑人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靠近白人的两倍。在所有年龄段中,黑人都比白人更容易由于用度问题而无法就医。

  这些社会因素导致新冠疫情对黑人社区的分外打击。《财富》杂志5月20日至26日对4109名美国成年人举行的民意观察显示,24%的黑人成年人被开除或歇工,是白人成年人(11%)的两倍,拉丁裔工人则为20%,亚裔工人19%。

  凭据《金融时报》5月20日至26日举行的一项民意观察,由于新冠疫情的暴发,美国黑人的家庭收入削减的比例远高于白人选民,有74%的黑人选民受到财政袭击,而白人则为58%。

  在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的情况下举行示威游行,势必带来更多群聚性熏染的风险。明尼苏达州已经在6月2日发布命令,强制所有被发动的国民警卫队成员接受检测,由于现在他们当中已经有1个确诊、9个有疑似病例。美国经济仍然受新冠疫情封锁的影响,而大规模示威流动可能使已经分化的选民加倍涣散,这些示威流动可能使逐渐复工的商业再度受挫。

  然而,和特朗普一样,华尔街对此置若罔闻。

  股市没有良心?

  虽然股市通常具有经济的“风向标”意义,人们却又似乎认可“股市没有良心”的说法,然则民选的政治决策者不能忽视现实。若是股市历久与经济现实脱节,而当政者依据股市行情制订治理目标,或是作为国家治理“乐成”的衡量尺度,便会酿成大错。

  1968年这一年,美国履历了反越战运动和两次政治暗算,但股市仍然意兴风发。然而,若是没有适当的政府干预,任由市场动员,市场不会导致改造或重新分配社会资源。许多投资者不把抗议流动看成是经济问题,而更多的是道德和政治事件。投资者对新冠疫情危急的假设是最终会获得“靠近完善的”效果,包罗V字形苏醒、经济启封、低利率,良性通胀和……一张张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支票。

  6月3日,当明州检察官宣布起诉三个在弗洛伊德案中充当“帮凶”的警官时,带来抗议人潮的庆祝,但许多抗议人士坚持警员基于种族主义的暴力只是引火线,现在的抗议诉求重心是,黑人在经济上不平等的待遇。

  新冠疫情已经造成跨越10万美国人殒命,并因此而导致4000万人失业。在此形势下,普及全美的抗议流动变得尤为庞大。民主党以为,大多数人以和平的形式介入示威,然则有“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州外怂恿者”推动暴力,也有攻其不备的人伺机举行损坏和掠夺,甚至纵火。而对于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来说,抗议流动是“由无政府主义和极左翼极端主义整体”谋划、组织和推动。”凭据推特观察的效果,有部门右翼白人至上主义者反串左翼分子发推怂恿暴力,从而把罪名转嫁在左翼身上。

  纵然股市对有色族群的灾难置若罔闻,问题并不会从社会消逝。有人希望美国社会从以股东为中央的资源主义,转向以包罗工人在内的权益相关者为中央的资源主义。

  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6月3日揭晓说话严肃的声明:“特朗普是我一生中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不冒充实验。相反地,他试图盘据我们。”

  特朗普把自己定性为“执法和秩序的总统”,并誓言若是不平息暴乱,将立纵然用军队镇压。国民警卫队和联邦执法部门驻扎在首都华盛顿四周,联邦执法人员甚至在6月1日强制打断和平抗议流动,以便特朗普在抗议者群集的拉斐特广场劈面的一座教堂眼前摆姿势照相,取悦他的基本盘。

  对特朗普来说,只要股市连续上扬,天下就依然完善。他6月3日在推特上说:“我越来越信赖我们的经济正处于恢复强劲的初期……明年将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现在就看看股市!”当吹嘘5月低于预期的失业率时,特朗普强调,强劲的经济是“对种族关系可能发生的最棒的事情”。纵然现在每七个美国就业人口中有一个失业,然则特朗普仍坚持“以股市治国”。

  《金融时报》最新民意观察发现,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有36%的美国人示意自己的状态更好,相比之下,有29%的美国人示意自己的状态更糟。白人选民比黑人选民更有可能以为生涯改善,与黑人选民的12%相比,白人选民中的41%示意自己的状态更好。

  ABC电视网的最新民调发现,只有32%的美国人赞成特朗普对于弗洛伊德之死的反映,而约莫三分之二的人否决。黑人的否决率为90%,白人为59%,拉丁裔为74%。

  企业的主要任务是营利,而政府的主要任务不应该是为企业营利。纵然企业给“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捐再多的钱,充其量也不过是买个“赎罪劵”。依赖资源和商业行为并不能消除“两个美国”之间的鸿沟。

  (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耶鲁大学文学硕士,曾为华尔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15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