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管理公司的办法,你可以管理好家庭吗?

穿过的更值钱,二手足球衣市场会成为下个风口么?

随着爱好者的不断累积,收集经典老款球衣正越来越成为一个有着广阔前景的产业。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高效透明的运转模式、及时有效的沟通,明确的分工和明确的期待,等等。不管是对家庭还是公司来说,我们都有着上述的期待。既然如此,为何不用管理公司的方法来经营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呢?记者通过采访几对采取公司管理法来管理家庭的夫妻,为读者展现这种新型家庭关系。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Jennifer Miller,原文标题“Family Life Is Chaotic. Could Office Sofeware Help ?”。

划重点:

  1. 通过使用企业效率软件,夫妻可以记录家庭重大项目的进展,并实现良好沟通。

  2. 一些夫妻在结婚之初就接受了“我的婚姻就像一个初创公司”这样的概念,并在生活中实践。

  3. 哈佛大学社会学家艾莉森·达明格表示,这种模式可以让软性的认知劳动量化,并明确夫妻双方的责任,女性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放。

  4. 这种管理模式需要公平分配,需要双方共同投入,并且在沟通时将“自我”搁置在一边,对部分夫妻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大到选择住址,小到会员续费,全部在工作表中完成

在疫情之前,米歇尔·彭恰克(Michelle Penczak)和她的丈夫马恩·肖恩·彭恰克(Mean Sean Penczak)本来要从夏威夷搬到亚特兰大,因为丈夫在SkyWest航空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五月入职。这样一个需要跨越大半个美国的搬家计划可不容易实现,尤其是他们还要带着两个不满五岁的儿子一起。

紧接着疫情就来了,肖恩的工作也暂停了。

这对33岁的夫妻不得不留在弗吉尼亚州,他们准备在弗吉尼亚海滩附近暂居。随后,夫妻俩就需要考虑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要选哪一个社区?哪一栋房子?给孩子选哪一个学校?每一个决定都需要他们调整家庭预算。他们还需要考虑更加琐碎的问题:还要不要买保险?还要不要续订Netflix的会员?

搬家这件事本身也有太多需要考虑的地方:他们需要哪些防护装备?什么样子的儿童车可以保证他们的儿子不会碰到外面的脏东西?他们需要隔多久洗一次手?

为了更好地梳理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这家人决定使用Airtable软件,这是一款可以多人协作、共同管理项目的云平台,很多公司都在用它管理大型项目。在这个平台上,肖恩一家人将预算、婴儿车类别、托儿所信息都放在上面一起管理。

使用这一平台是这家人多年来的习惯,它实际上是将公司管理项目的策略应用于管理家庭事务。比如他们会专门列一栏“周末聚会”,在里面处理相关事务,在“存储”一栏列出登机的各类信息。他们还会使用Trello这个平台,这是一个类似于看板笔记的平台,可以在上面列出要完成的事情的清单及进度。

米歇尔一直在经营一家叫Squared Away的公司,这家公司致力于训练军人的配偶,让她们有资质担任行政长官助理这样的工作。米歇尔说:“我的工作就是教人们如何管理自己的生活,我的哲学就是:如果一件事情你要做不止一次,你最好能掌握它的进度。”

此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对夫妻的生活都是得过且过,很多事情都是走一步看一步。这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夫妻双方关系紧张。自从他们开始使用HR的管理方式来管理家庭事务,他们的关系明显得到改善。现在在美国疫情期间,米歇尔更是把家庭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去经营。

她说:“专注于我们可以掌控的事情,而非那些不可控因素。我把一切都组织得井井有条,对此我感到宽心。”

“My Relationship Is a Start Up”

并非所有的夫妻都像米歇尔和肖恩那样完全用管理企业的方式管理自己的家庭。但是这种非常规的管理模式,确实能在非常规的时刻给人安慰。

39岁的梅根·阿莎(Meghan Asha)和38岁的列夫·布里(Lev Brie)长期以来都接受这样的观点:他们俩的关系就像一个初创公司,即MRS模式(“My Relationship Is a Start Up”)。在这种观点的驱使下,他们开始经营自己的婚姻生活。

阿莎表示:“养孩子和经营家庭就像管理公司一样,你需要考虑这个家庭的主要任务是什么,个体需要如何管理自己,如何创造出可以相互信任、透明的关系,面对矛盾如何进行高效的沟通。”

几周前,他们一家在康涅狄格州隔离。这时候阿莎发现自己怀孕了。但这对夫妻的生活负担本身已经很重了,阿莎是FounderMade公司的CEO,这家公司致力于为消费者熟悉的品牌举办零售会。

为了避免破产,她不得不解雇一半的员工,然后和剩下一半员工用邮件远程沟通。布里是一家新闻搜索平台的创始人,疫情期间他也靠邮件和11名员工沟通。

他评价道:“我们已经说好了,无论如何今年都会要一个孩子,我不觉得这会是一场‘世界末日’级的事件。”

从引进来到走出去,腾讯游戏投资的变化

过去的投资已经成为腾讯走出去的重要砝码。

为了管理好双方的生活,阿莎和布里决定使用Clickup。这是一款可以提升工作效率的APP,可以用来追踪年度、季度和每周的任务完成情况。他们在这款APP中设置了周计划。

一般情况下,这个周计划涵盖的项目包括约会筹备和育儿策略。现在他们还额外分出了“疫情板块”,在这个板块里他们会讨论很多重大问题,包括“刚出生的小孩子在哪里生活最安全”,以及很多时效性强的问题,包括“如何让玛莎放松下来”。他们会定期讨论这些问题,相互给对方回报,然后写下反馈。

阿莎说:“MRS模式让我们像讨论工作一样讨论很多棘手的问题。以前,我们经常会陷到一些矛盾里里,比如谁没洗碗,或者对方是不是一直在忽略自己。这些小事会让我们陷入争吵。但是现在我们有这样一个空间,可以很直观地看到我们是如何对待对方的。”

这种模式本质上是将认知劳动量化

不过,想要让这种模式起作用,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参与才可以。比如第一对夫妻里的肖恩一开始并不想用这些APP。米歇尔回忆道:“他一开始并不熟悉怎么操作那些平台,他觉得不习惯,”但在肖恩最终加入之后,米歇尔说:“我们再也没有类似‘啊,我不记得你告诉过我这件事’的对话了。在结婚七年之后,可以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哈佛大学社会学家和博士候选人艾莉森·达明格(Allison Daminger)同意上述观点,并表示这种用经营公司的方法经营婚姻,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会“过于麻烦”,但她同时认为用这种方式管理家庭非常高效。

去年,她在《美国社会学评论》上发表了一项关于认知劳动(cognitive labor)的研究,所谓认知劳动就是家务劳动和家务管理的认知层面。换句话说,如何制定家务的参与流程、如何做规划、如何监督家务这些软性的工作,都属于“认知劳动”。当夫妻之间缺乏明确的计划时,他们会倾向于去重复目前的状态,这间接导致了女性会做更多的家务。“但是当夫妻用比较正式的方式记录下来他们的计划,他们就能明白自己真的想要什么。”

婚姻check-in清单

帕莱普(Palepu)是一家初创的制药公司的CEO,是天使投资人,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很多女性一味地付出,然后期待身边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说‘让我来帮你吧’,但是这个人通常不会出现。”

35岁的帕莱普在2018年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那时候她刚怀了第二个孩子,她患上了抑郁症,她的工作和生活看起来完全无法掌控。然后她看见了朋友在ins上发布的“婚姻check-in清单”,就和丈夫商量着尝试一下这种模式。

现在每一周,她和丈夫都快速核对一些“项目”“:你感觉怎么样,我感觉怎么样,我们对这段婚姻感觉怎么样”,一旦其中一个人有消极情绪,他们就会商讨要如何应对。最开始这种形式并不顺利,“我们都感到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在这种对话中要把‘自我’放在一边。我们需要练习。”

一年之后,他们在一本名叫《公平游戏》的书,并根据这本书建立了一套家庭管理体系。帕莱普还给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父母买了一套,因为他们之间也有同样的问题。“我请我的父母坐下来聊,告诉他们每个人要怎么做,大家才能在同一个屋檐下和谐相处。”

“公平游戏”需要公平

《公平游戏》的作者夏娃·罗德斯基(Eve Rodsky)表示:“你对待你的家,就应该像对待一个重要的组织一样”。她认为长期以来,人们都希望自己工作的组织能高效运转,希望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任务,希望大家都能坦诚布公地讲出自己的期待。但是在传统观念里,我们不应该用同样的方式管理家庭。

罗德斯基今年43岁,经营一家家庭咨询管理公司。提到写《公平游戏》的初衷,她表示自己不是想要让每一对夫妻从此把家务五五分,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真正承担起来自己应该负的责任。不管你的工作是洗碗还是赚钱补贴家用,你都应该在做好这些任务,包括制定计划和完善后勤保障。

在写《公平游戏》之前,罗德斯基说她的丈夫要管理当地的体育活动,这就意味着他丈夫有时候要参加地区联赛。对罗德斯基来说,她也增加了很多后勤类的工作,包括交医疗表,领取制服,订购防滑钉(如果订的不合适也是由她来退),整理孩子的防晒霜和水瓶,安排游泳池场地等。

现在他们开始用“公平游戏”的管理模式,结果让罗德斯基很开心:“我不用再管那些后勤类的事情了,这种感觉太自由了,我好像一下子每周就多出了6个小时。”

但罗德斯基也警告说,如果家庭管理模式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那么这种模式会很难维持下去,任何一种APP都无法解决不公平的问题。

在休斯顿,35岁的莫·雷格夫(Mor Regev)和33岁的埃里克·斯威尼(Eric Sweeney)就没能成功建立这样一套模式。

在疫情隔离的第一周,全家都不知所措。雷格夫是一个社工,斯威尼是一个老师,他们在家里手忙脚乱地照顾自己的6个月大的女儿杰姬。在阅读《公平游戏》一书后,他们决定也开一个表格,记录疫情期间夫妻的分工和家庭事务。但是很快,这种模式就出了问题。

雷格夫回忆道:“我们俩都剑拔弩张,然后该讨论的事情就像从缝隙溜走了一样。”在斯威尼发现他在本该照顾女儿的时候接工作电话时,这种矛盾到达了顶点。

斯威尼说:“我在努力了解杰姬,在和她互动,我一直在努力,你也应该和我做同样的事!”雷格夫则反驳说他们的计划表里没有提要在疫情期间一起和女儿互动这些事。

面对潜在的矛盾,他们决定好好重视每周六上午的“汇报”。雷格夫说:“我们之间确实有矛盾,也很难接受这种管理模式,但是我相信如果没有这种管理模式,我们可能会有更大的冲突。”

译者:Michiko

拳打健身房,脚踢理发厅,银行办卡推销套路多

办一张银行卡有多麻烦?

原创文章,作者:28x29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29.com/archives/15008.html